城市論壇

【前言】新移民綜援專題

上月法庭判決,新移民來港一年後就可以領取綜援,過去七年門檻是違憲政策。網上意見一面倒反對降低門檻,沸騰的怨言漩渦裡,竟然無一絲隙縫可容理性討論,凡有不同意見,都馬上掩沒謾罵聲中。事態如此,你會安於不問世事,或同在FB私下抱怨幾句?還是,你會保持清明,以批判的目光檢視來龍去脈各方意見,然後加入討論說服他人?先於一切立場,編委希望各位不要忽視討論的可能。討論需要基於事實。我們不可在對法庭判決理據一無所知的情況,評論事件。〈判詞摘錄〉一文摘取判詞重點,回應誤解,務求提供堅實的討論基礎。早前學生報於FB登出邀稿廣告收集同學意見。投稿數量叫人失望,僅有寥寥幾篇文章,實與網上的轟動情景有雲泥之別。投稿已於網上版全數刊登,此處亦有文章節錄,縱使無法一如設想促成討論,或至少可讓各位稍稍了解不同意見。編委社論〈泛評放寬綜援限制事件──可以如此,應該如此〉明確同意放寬限制,文中會逐一回應網上搜來的反方觀點及投稿文章部份意見,並批評網上惡劣的討論風氣。讀者如有意見回應,務必提出。另,判決後幹事會發出聲明表示歡迎,雖然內容不見得進取,亦同樣引發爭議,幾百名學生聯署反對聲明,有人不同意聲明內容,有人認為幹事會做法魯莽。編委訪問提出聯署的劉同學及學生會主席,並加入其他同學的正反意見。
中大同學

同學訪問

就幹事會發出聲明,三位受訪者有不同看法:有明確支持或反對者,亦有人尚未想清楚,但他們的意見未必能夠完全被聲明或聯署信所涵蓋。單單注視兩大陣營的表述就會忽略了這些未被歸納的聲音。本報以為,三個訪問雖不代表甚麼,卻可透視今次論爭之中遺留的不同意見。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問題: . 1. 你支持法院判決嗎?基於甚麼理由? . 2. 你認為中大幹事會就判決聲明支持,做法是否恰當?聲明 有否背離中大學生的意願? . 3. 你對「反對學生會聲明」的行動有何看法?
本土學社

紮這樣的根,會長出什麼樣的草?──訪中大本土學社

文:吳彥俊 . 12月尾facebook上出現一個聯署活動,反對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就今次法庭裁決所作的聲明,並要求「學生會秉持港人優先理念,正確反映中大學生意見」。活動旋即收集到四百多個聯署,專頁聚集了大量關於移民政策、資源分配、學生會代表性的爭論。未幾,該活動召集人劉穎匡(下稱劉)以「本土意識,紮根中大」為口號創立「中大本土學社」,稱正策劃抗衡中大學生會的活動。 . 坦白說,聯署信中稱香港福利不應套用於新移民的觀點,筆者實在難以苟同。但與其隔空地各自陳述或嘲諷,不如實實在在的了解一下其想法及理據。
中大學生會

幹事會不代表我?

文:鍾穎 . 風波裏幾道漩渦,「反對中大學生會聲明」的聯署者齊道「中大學生會不代表我」,有的甚至質疑「學生會的理智思維還在嗎?」[1]。該行動要求幹事會撤回聲明,惟聯署發起至今,仍久未見幹事會回應民意。而且,反彈該是意料中事,排拒新移民的浪潮愈演愈烈,逆潮而上,應預好捱罵,為甚麼他們要發表聲明呢?種種疑問下,我們相約幹事會會長鍾耀華(Eason)作訪問。 . 反覆細讀聲明,當中要點有三:1)政府設限理據不足;2)增加支出微不足道和3)家庭團聚為人權,缺乏經濟保障(綜援)的人權並無實際意義。
SomethingWeCanDo430

泛評放寬綜援限制事件──可以如此,應該如此

文:中大學生報 . 截稿前的投稿量不多,反對放寬限制的文章量,比較網上留言的熱熾更是不成比例。如果單就投稿回應,實無法呈現討論完整的圖象,編委決定自「中大生聯署反對中大學生會聲明 要求秉持港人優先理念」的Facebook event上摘錄反方的重要觀點,嘗試組織網上零碎的意見,並逐一回應,展示編委立場。文內亦會引用投稿的部份觀點。
article placeholder

社工學生看新移民綜緩案

陳雋熙 崇基社會工作學系三年級 . 大家都知道,新移民綜援案是一燙手山芋。網上罵戰處處,互相指責。數據你來我往,以各種各樣的解讀辯護自己的觀點…… . 這也是難免的,畢竟這官司包括「新移民」「綜援戶」兩個群體。兩者都帶著太多已有的印象和標籤。正如學生報十一月號編者所言「或者稍為關心社會的人,都容易覺得自己理直,不怕抱持信念,勇往直前。」 . 然而,我認為下一句同樣重要︰「……我們卻不時被提醒真實世界的複雜性。」就我個人理解,這案件牽涉「綜援」、「新移民」、「福利政策」、「人口政策」等多個層面。若僅以單一印象下定論,例如「好多人濫用綜援」「香港就快陸沉」,未免太過武斷,且極不公允。
終審法院

新移民綜援專題-判詞拾遺

文:鍾穎 . 剛過去的十二月,最教各位印象深刻的新聞,想必是終審法庭裁定領取綜援須居港滿七年的規定違憲,日後新移民只要居港一年便符合資格(下稱孔允明案)。判決出爐當日,面書上群眾嘩然,人人留名睇香港陸沉,但實際上法官說了甚麼呢?似乎很少人清楚。案件判詞雖長,塞滿英文的五十幾頁紙,光聽就嚇退一部分人。但這很可惜,內容其實頗有意思。下文分別摘錄判詞要點,希望有助同學思考事件。
article placeholder

打泥漿摔角 不如切實解決問題

劉頴匡 善衡中文三 中大本土學社召集人 . 綜援案的判決已經是既定事實。現在,來港一年的新移民只要符合資格也可以申領綜援。很多人可能會對此感到不滿、憂慮、疑惑,甚至憤怒。這些感情是出於我們對香港永久居民這個身分的自我認同,是絕對可以理解的。然而,事實已經是事實,法庭的判決是按照《基本法》作出的,我們必須接受。我們沒有可能推翻法庭的判決,惟有實實在在地想辦法解決問題。社會上已經有太多左左右右互相打稻草人的泥漿摔角。政治是解決問題的藝術,既然再吵下去沒有意思,不如坐下來談方案、講現實。
article placeholder

鄰人還是仇敵?

張立邦 新亞哲學三 . 我身為一個大學生,在這件事上面,其實沒甚麼好說的。像我這樣一個人,沒有家累,沒有經濟負擔,沒有與家人離合而思念,亦沒有搶醫院搶奶粉搶學位的怨念。假如比喻真的能說明的話,我會說我離地離到上火星。我期望這會是一個優點;畢竟有些話雖然人人可說,但身在其中卻很難去抽離於自己的處境。
article placeholder

撤限模糊公民界線 同時損害雙方權益

(標題為編輯所加) . 黃澤榕 新亞中文三 . 有人討厭每個大陸新移民,認為他們全是蝗蟲;有人並不討厭個別新移民,認為品行良好、自力更生者便非蝗蟲。我是後者,故或會被視為包容膠。不過無論是否排斥個別新移民,相信港人普遍認為新移民整體上確為社會帶來不少問題;相信港人普遍同意,歸根究柢,問題源於制度。對此,「限制」才是治本的之策。政府無法在新移民入境前加以限制,故只能在他們入境後加以限制。但現在限制非但未有收緊,更放寬至新移民毋須居港七年便可申請綜援,這豈非進一步擴大制度問題?
徵稿

中大學生報特別邀稿:新移民綜援撤限案

近來綜援案嘅判決鬧得熱烘烘,或者大家係網上食花生食得唔少,有人覺得中大學生會左膠到不得了,剩係識講大愛;都有人話法官咁判單案好合理,七年限制根本唔人道。就咁睇落,好似火花處處。可惜,眼見係網上部分人流於情緒宣洩,或者只顧簡單展示立場、自說自話,其實往往無點冷靜落嚟思考。 為咗促進認真嘅理性討論,家陣《中大學生報》就向中大人誠意邀稿,投稿準則是咁的: 1) 字數:750字以上,2500字以內。話到明認真討論,無理由做到好似Facebook啲零散留言咁掛? 2) 建議主題:對判詞嘅睇法、新移民拎福利嘅問題,連帶嘅問題如稅收、整體福利制度、審批權亦可討論; 3) 完全冇理據,只係扣人帽子嘅,sor,我哋係唔會登出嚟嘅。 4)收返嚟嘅投稿,將會完整咁放去網站公開,實體學生報亦會有各位文章嘅重點節錄。放心,學生報唔會因為立場唔同就唔俾出街。 5) 為免節錄嘅時候誤解各位原意,我哋會send返個節錄版本俾作者,兩日後如作者冇其他意見,就當作默許刊登。 6)唔接受公開發表咗嘅作品(包括網上發表),請勿一稿兩投 7)來稿附返真實姓名、院系級、聯絡電話、通訊地址或電郵地址,寄去 cusp@cusp.hk 或中文大學范克廉樓307室,《中大學生報》編輯部收;deadline係2013年12月30號中午12點 堅守價值,嚴謹認真,正正係學生報認同嘅討論方式。如果,你哋相信觀點嘅交鋒需要舖陳同整理;相信自己堅持嘅價值可以說服大家,咁就唔好等啦,投稿嚟啦!讀緊又好,校友又好,我哋都歡迎噶!
article placeholder

判決有法理基礎 應聚焦討論單程證審批權

黎銘澤 逸夫政政四 . 在聽到新聞講終審法院判決申領綜援需要居港滿七年的做法違反基本法,再看過法院的判詞,同很多人一樣,我也感受到震驚。震驚的不是法院的判決,震驚的是為何上訊至終審法院才宣告這個做法違憲。基本法的條文已經寫得十分清楚,香港居民享有基本社會福利,而今次爭論的綜援又是旨在提供最基本的社會保障,申請者需要證明他的收入和資產無法在香港這個社會支持其最基本的生活,才能獲取綜援,而綜援的金額亦只能支撐申請者得到基本的生活需要,絕對稱不上優越。從法理上,是難以論證將新移民(法理上的香港居民)劃出社會基本保障網。... . 無論我們喜歡與否,從大陸來港的新移民,在法理上已經成為「香港居民」,當然不能將他們排除在外。不過這個句子應該同很多香港人的感覺不符,問題的核心在於在很多香港人眼中,新移民根本就不是同我們一伙,我們並不認同他們是香港居民的一份子。這個落差建基於新移民移民香港的制度並沒有得到我們的授權,我們並不信服這個制度,當然不認同這個制度下移民香港的「香港居民」。我們根本需要做的,是要收回單程證的審批權,並且將單程證制度置於香港社會的討論,討論我們需要什麼的接收移民制度、香港未來需要幾多移民、社會需要什麼樣的新移民等,只有將這些問題交給社會討論,並在一個真正民主的制度下,將民意化作政策,我們才能從根本解決對新移民的反惑和質疑,從而真正接受在此獲得 我們授權的制度下移民的新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