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

【十月號】編者的話

九月開學,校園人頭湧湧的程度幾乎可以用「令人惶恐」來形容。 . 暑假沒有長期待在校園的同學大概不能明白,但一眾編輯都表示了相同的感受。足足一個暑期在中大﹝或者更精準地說是范記﹞追趕出版進度,我們已經習慣了通頂一夜工作晨光初露時,了無人煙如身處曠野的校園。與之相比,現在的校園可說是人滿為患,校巴擠得要死;coffee con外的人龍竟可以打上兩個蛇餅。
強積金

出左半斤力,攞得嗰半両 當強積金沖上遣散費/長服金

文:言 . 近日有報導指政府將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帶頭剝削打工仔的利益。截至去年六月,多個政府部門均以強積金供款,抵銷須向非公務員合約制員工(NCSC)支付的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當中教育局於零九至一零年度支付的一百萬元遣散費及長服金中,約九十六萬元利用了強積金供款對沖,實際支付不足四萬元。
甘馬

馬丁路德金,甘地,激進的無名氏們

文:韓冬昇 . 由於佔中不斷強調非暴力的重要,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的行為經常被援引。固然他們是很了不起的領導者,但是非暴力的作用還是不能被過份誇大。在兩宗歷史事件中,其實是有不同形式的行動令運動成功。但是,現今似乎都沒有文章詳細闡述過。所以,以下將會花點筆墨說說兩個人物,亦讓一些以激進手法作抗爭的人不再以無名氏的身份被遺忘。
租管1

長策會拒絕租務管制 反映政府房屋思維

文:來 . 上月,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發表未來十年房屋策略的諮詢文件,以房屋供應為重心;與此同時,長策會公開拒絕了民間有關重新實施租務管制的訴求。在現今租金瘋狂上升之際,政府只集中研究未來供應,拒絕討論直接針對租金的政策,是遠水不能救近火也。筆者希望向同學介紹租務管制是甚麼,然後探視政府在租務問題上的思維,共同思考這個與你我息息相關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