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placeholder

【心湖淬筆】 校長的生育經濟學

某間厲行「戀禁」的中學近日被指當眾公佈拍拖學生名單,輿論譁然,斥曰侵犯私隱。手段容或過激,規訓背後的思想卻尋常而老土,該校校長自稱年少時有同窗因戀成孕,早為人父,放棄升學做基層工作賺錢養家,結果無暇看顧孩子成長,家庭破碎。
article placeholder

【如是我聞】 割裂型知識

這時若你給予微笑、點頭之類,就等於同意以下這句話:「什麼都不重要,我就只想要標準答案!」因此,通常我都反過來示以質疑:「真的嗎?哪裡聽來的?關你咩事啊?」不一定成功,至少先打開可能性。
福利

其實有冇諗過,點解會有福利?

在上一期《中大學生報》,我們探討了有關香港終審法院的問題,指出了她歷來不見得怎麼保護低下階層,也不見得真正會保護所謂的「基本福利」。然而,因篇幅所限,我們並沒有怎麼分析該次判決的內容,以及回應因之而起的各方論爭。新移民要有七年限期才能拿綜援,是否合理? 在這個問題上,大家似乎都有非常清晰的立場。靠近右翼,或自詡本土之人,自然認為這判決並不合理,保護「香港人」的利益,實是理所當然;另一邊廂,傾向左翼,扶持弱勢的朋友,也想當然的歡迎判決:新移民作為香港社會最底層的勞動者,沒有理由還要等待七年,才可以拿取最基本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