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伴侶婚姻草案

文:毛 - 於上年九月,台灣的//別組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下稱「伴侶盟」)發動了一個名為「多元成家,我支持!」的聯署行動,嘗試將伴侶盟所制訂的民法修正草案送進台灣的立法院審議。 - 草案簡介 - 制訂草案的最主要目的,是要擴闊在法律之下「多元成家」的可能性。

性/別對談:多元關係

對談的起始,或要推及至我於早前,看過活地阿倫導演的《情迷巴塞隆拿》,電影中一男兩女,三人互相愛上對方,任憑其中一角缺席,愛情便隨之瓦解。回想自小談過的戀愛,專一是雙方間不可僭越的共識,任再牢固的愛情,都抵受不了第三者的介入,戀愛只能以一對一的方式維繫。《情》片開啟的,正是對多元關係(相對於一對一愛情)的想像,多於二人的愛情,或不但非洪水猛獸,更有可能是未知的桃源。

【交換經驗—走光】春光乍洩

春光乍洩,從來只是女人的專利;我一個男人老狗,只有看人走光的本事。 我第一次意識到看見別人走光,是小學五年班一次「驚鴻一瞥」。那時是熱辣辣的夏日,我和同學到超市買東西,準備到石澳同陽光玩遊戲。我推著車,在一列貨架轉角處,是一個女同學側身站著,她身穿小背心,沒有內衣,恰好在袖口處有條縫隙,讓我有意無意之間窺見她的整個胸部。這就是我的第一次。

【交換經驗—走光】走光了?哦。

多喝了幾杯酒,就令我感到暈眩,眼前雪花紛飛。步履蹣跚地步入港鐵車廂,雖非繁忙時間,但環顧四周,找不到半個空位。我只好倚著靠窗的扶手,垂下頭,連帶身體微向前傾,稍作歇息。恰巧仰起頭,便瞥見在不遠處,有位年紀相約的女生在對我說話。正當我以為他要施予援手,卻聽到他重覆說道:「你走光喇!」 我走光了。 哦。

性別友善宿舍有無得諗?

文:林君穎 學期初申請住宿,我和友人一起揀選宿舍,又一起遞交表格。由於我倆互相了解,有共同喜好,生活作息接近,因此希望一同part 房。可惜按目前的宿舍規定,這絕對是mission impossible。無他,只因朋友是異性。「唔可以同異性同房,好正常o 者!」這看似理所當然的道理,其實反映了狹隘的性別觀念,忽略了單性宿舍及同宿不同層的男女混宿以外的第三選擇── 性別友善宿舍。在國外,性別友善宿舍並不罕見,著名學府如哈佛、史丹福皆有推行。適逢新書院在中大興建宿舍, 不知能否藉此契機,把性別友善宿舍議題「推出水面」,開展另類宿舍規劃的討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