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股神

 

 文:吳驚咩

 

匯豐跌到三十三蚊的時候,女工合作社社員煥英直言:「好似末日咁!」末日是因為她的強積金裡面也包括了匯豐。她說,靠信仰支持,總算覺得平靜。電視上見各位財經專家講股太多,今期女工訪問,請來煥英講經濟、談她的股票,看看目前的金融環境,對基層有什麼影響。

 

煥英與普通師奶一樣,不時買賣股票。金融海嘯之下,基金和強積金有所損失,2000年起買的強積金,下跌了三分一。會不會影響到退休計劃?煥英說:「而家無得諗退休!」現在每次拆銀行來的信都要等有心情的日子,有了心理準備才去拆信。

 

煥英經歷過八七年的大跌市,已經十足警覺,因此看到市況熱到三萬點便心驚,覺得花無百日紅。但是,「睇啱市都要輸錢!」,即使煥英購買的是「理財顧問」推薦的低風險基金,仍然難免損失。到底在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底下,普通小股民真的可以公平參與嗎?提到造市,煥英說市場其實十分黑暗,並不如經濟學課本講得自由,但是四面八方都是投資廣告、銀行兜售,還有強積金,根本不可能不參與。「銀行sell掛勾的票據,還說,匯豐無可能跌穿一百蚊既,到時先要接貨啫。點知三十幾蚊都有。」「三萬點那時還在奇怪,個個都贏錢,邊度有咁多錢出來?而家就知喇。」

 

 問煥英如何看未來一年半年的經濟,煥英沒有專家用的詞彙,卻驚人地精準:「D後生搵唔到野做!曾蔭權要D土地繼續貴,D租唔會平;物價咁貴,唔會好似以前咁。將來呢一輩只會愈來愈慘。」果然政府就推出了「大學生做四千蚊工的計劃」幫助大家就業,顧主有了藉口,政策實質反而壓低了各行各業的工資。煥英替各位不值;「讀左咁多年書,就算二萬幾蚊人工都唔係真係多錢啫,但而家邊有咁多幾萬蚊既工呀?」不論大學生是否一定比女工值得領更高工資,煥英指出香港最好的時間已經過去,勞動市場不會再出現以前的情況,往後下去,即使是大學生,被剝削的情況只有更加嚴重。

 

煥英因為信仰,覺得錢財身外物。心情雖然平安,但生活是困難而真實。基層市民工資不高,不少人參與股市投資,雖然心知可能有大戶操控,仍抱著分一杯羹的想法,在「市場」的波浪之中小心計劃,為對抗通脹、個人退休、子女讀書使用籌謀打算。在這個人人幾乎不得不參與競投的世代,遊戲卻不是為你我而設。為著令「市場」變得更有「競爭力」,寬鬆的監管近乎必要;資訊流動更快,更易為有資本的人掌握;市場更波動;賭具愈多。而小投資者在這場設計中,利益不受保障。基層市民不但工資微薄,即使投資自保亦只可以參與不公平的競技。

 

煥英訪問後仍趕回小賣店工作。一天做八個小時,她非常勤快,適才訪問提起錢財的損失渾忘腦後。小記幻想,有幾多香港人和煥英一樣,努力謀生卻又不住在既定的制度中損失,復又回歸工作崗位。難道,一個合理的世界就是這樣的嗎?

分享至:

迴響

  1. […] 原文原載於〈中大學生報〉09年4月號 http://cusp.hk/?p=10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