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飆尿 我隨手 這是個殘酷的喜劇

 ──P-at-Riot80後六四文化

 

文:方舟

 

 國的八零後還在飆尿

按官方資料,這連串以藝術行為紀念/重提六四的活動,可讀做 PatriotP-at- RiotPee at Riot。似乎意圖以一字涵蓋這群人對六四的感覺、記憶、態度, 以及自己的身份。而相信最後的講法 Pee at Riot 對整場運動並無貶義,反而活活演繹「還未懂事」的人的「六四時代」──在某些場景下完全無助的人民的回應,只可以充份表現無助的「嚇到飆尿」。

我咩事?

觀乎籌委小組名單,成員出生於19811985年。如果出生年份在此系列行動中被視為指標,則籌委成員僵持在有記憶和無記憶之間--計年份計畫面,六四還在等待著他們,他們很可能已見證得到;至於甚麼是記憶和時代經歷,是否憑早於1989.6.4就可印證?我們要如何回答。或問:既然出生年份在此系列行動中被視為指標,為何沒有1986-1989出生的熱血青年擔當籌委?--那怕是湊數也好?

真係知當時發生咩事咩?

回到過去,有人問:你真係知當時發生咩事咩?P-at-Riot成員沒說自己知道當年甚麼「真相」,而活動的意義,更著重指向今天的我們(當然其目標對象是八零後)。「六四」有其實情,但其標誌著的,是愛國而不仰權的精神、運動可令改變臨到的啟迪,以及最親密的掌權者亦不可輕信的鑒戒。《頭條新聞》嚴肅地指斥的「將焦點模糊」,不僅指向一個個人,而是指出本末倒置者的態度:「『六四』是『八九年六月四日那天』;甚至是『那天很大鑊,所有事都在那天發生, 一日內某大粒佬身亡,漫天飛彈,全城瘋狂,簡直是荷里活悲壯電影;劇情咁慘,我怎會忘記。』」。P-at-Riot成員明確指出「六四沒有過去」的意思,正是我們八零後談無力談的紀念,講沒有記憶的記憶以外的,最大焦點。

當領導人宣稱中國人需要更多民主後,被用作「殺人示警」的只留下血漬和編號(還能被辨認的話)、其家人受牽連到今時今日、消息封鎖、對被外國記者扑咪的平民判以十年監禁,數不盡。誰還真正知道發生甚麼事?今天「所有人」就只得到:「歷史自有公論」。「歷史」在這句話中意義,不比你的底裙和鼻垢實在。或者你如某個他,坐席在《天安門》放映會看著銀幕,然後忍不住笑,再像純真小孩把好東西藏起一樣,不告訴我們歡笑的秘密。今天他只是一個,後來的人全部都是他。

網絡動──完

從反基右大遊行,到各大報章都摷 Net Forum 的料造新聞,或者原文照登就算, 我們被告知:虛實世界在互動,誰被誰牽著鼻子甚至有轉移之勢。所以,網上動員,網上運動有其價值,無容置疑。P-at-RiotFB Group、製作Blogger,亦如是。

不過,當坐你鄰座大眼港同都擁有 Facebook Group 潮拜會,會員百幾人(而疑似生命熱線的 Group 只有八個會員);與其迷信 FB Blogger 內捲起的風潮等同硬橋硬馬的忠誠熱血,何不省回食指「just a click away」的距離,兜口兜面用手指指著撒謊者的屎面來罵,讓他無從漠視,甚至可能知一知恥。這樣做遠不代表你激進,只是他們的毛孔太麻木,眼睛太盲,逼得你太緊--循循善誘他們吧?成功之前,你已被手起刀落和諧掉。

就此,P-at-riot有去做身體力行的一步。其所講要走的另類,就似乎主打官能刺激--行為藝術,讓你眼前一亮(附圖),(期望你會因而被)吸引作進一步探索。至於直接訊息,參照其 Blogger,則屬老調重提,左援右引--在香港安全而零風險。而你同我呢就--繼續對住#890604 FB photo,你tag下佢,我又tag 下你,一齊紀念下六四,支持下民主yeah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