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背後

 

近期,無綫新聞由於沒有將六四事件放在頭條,在現場直播新聞時有人高舉「無綫新聞,是是旦旦」的橫額抗議。不過問題是,是否無綫新聞將六四事件放在頭條來報,我們便覺得心滿意足,便覺得再沒問題了?

 

似乎,無論我們批評現時媒體有甚麼問題時,都無法迴避一個核心問題──怎樣才沒問題?

 

對於理想的媒體,我們第一個想法也許是必須客觀、中立、全面。一般說客觀、中立、全面,其實是相對主觀、偏頗、片面而言。任何媒體限於篇幅,都必須剪裁取捨。這種篩選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選擇什麼題材,另一類是報導這個題材用什麼角度。兩者多由編輯拍板, 而無論他們怎樣選擇,都必然是主觀的選擇,有所偏頗的,以及片面的。

 

此外,這理想媒體是不會作自我審查的。自我審查可以基於許多原因,如文章的質素、題材的合時性等等。而一般最令人感到不安的審查原因是對掌權者(無論是政治上或財力上)的顧忌。這種不安源於失落,一種對媒體想像或功能的失落。

 

我們一般認為,媒體可以監察政府、大財團的運作,令他們不能恃權為所欲為,對權力作某程度的制衡,而這亦正是新聞自由的可貴之處。若媒體在發放資訊時需要對掌權者的顧忌,正正代表著媒體這種監察、制衡權力的功能的失落,我們的不安既源於失落,亦源於對權力失去制衡的恐懼。

 

最後,媒體無疑有意識滲透的功能,理想的媒體不應忽視其對所傳播的意識形態對大眾的影響,因為某些意識形態的廣泛滲透,往往令我們對某些階層或小眾產生不必要誤解。 而媒體向大眾滲透意識的途徑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是發放資訊,讓讀者和觀眾得知各地發生的大小事情。

 

透過重複發放某些經過過濾的資訊,能夠塑造或改變我們對某些事情的印象和想法,不同的意識形態亦由此而生。 〈無線新聞 選擇關心〉一文將詳細探討現時視像媒體報導新聞的手法,向我們滲透怎麼樣的意識形態,以及隨之而來的問題。

 

二是娛樂大眾,供人發笑或滿足好奇心之用。幽默搞鬼的娛樂節目, 我們是否真能一笑,然後置之?娛樂節目往往利用我們某些既有的主流觀念或想像。娛樂節目廣利用主流觀念的同時,其實是在不斷鞏固這些觀念在社會上的主流地位,結果往往是使之趨向單一,最終對個人或小眾均構成巨大的生活壓力和精神負擔。<借廚房之名凝視美女>一文將詳細討論這些單一的主流觀念形成的過程,以及其對我們的利弊。

 

至於茶餘飯後的電視劇,我們是否真的看過便算?電視劇所塑造的人物形象、生活模式等如何投映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之中。〈畫面的雪花〉一文將詳細分析當中的過程。希望讀者在日後看電視時,能注視到畫面背後的制度的服務對像究竟是誰。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