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中大學生》118期,2001年10月

 

迎新營啊迎新營啊的第一百種相同聲音

大組長

不懂說話的說話

懂得說話的叫人說話

懂得叫人說話的沒有說過甚麼話

辯證的人事運作

舉校無親的女孩新鮮好美

一如那金色的生力啤

近乎解喝與求醉

在7-11隨意拿一枝

然後走到對面四號馬路蹲下

近乎但求一洩

既然你是宿生會主席

所以我要給你icq 號碼

希望可以建立星星威望

和你細說︰

「我同阿邊個都不知幾熟」

等待燎原

有一群人充滿智慧

進行最快和最後的審判

詮釋加上過度詮釋

要為你掛上迷人標籤

有的被界定為禿頭

有的被誤讀為鬥雞

有的被理解為淫蕩

有的被判別為腳毛密布

大審判官高高在上

似乎耳聰目明

遊戲十分奮發人心

所以不會要求稍為理性嚴謹

及有意義

因你未免過分認真

所以罰你行程結束時加句短評

組爸組媽頂瓜瓜

而此概括所有意義

從而可是建設另一種後設或稱為第二序的意義

亦即是超越「爸媽」稱謂與血緣的必然攀索

以中國人某種講法即所謂親娘

不及養娘大

愛我錫我含辛茹苦供書教學的是我老母

讓我能有殘廢體驗卻是

大我一年半戴的老豆老母

基本上我這種講法的形式甚為學術

其實內裡蘊含某種市井元素

這是大學回饋社會的前瞻性做法

頂你個肺什麼獨立思考語理分析

一如畢業禮走上台演講的畢業生

行程結束時會突然真心

「我愛母校」    23/8/2001 1:45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