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堂後感想

姓名:劉捷恆(歷史三)
修讀課程:HIS 5501A明太祖及其時代

有人說:「歷史是很沉悶的」,甚麼功侯將相,之乎者也,盡與現實生活無關。然而,這些人有否接觸過歷史研究有趣的地方?對前人的意見有無新的認識、看法?這個學期修了朱鴻林教授的明太祖及其時代,令我在史學方法上收穫甚豐。

研究歷史的一個重點,就是做到「同情的理解」。我們身處在與古人不同的時空中,難免會以現代社會的理論、價值去分析過去的人與事,往往會滲入主觀價值判斷,以今非古。朱教授強調,在理解明太祖的想法和做法時,應該要追問,他面對的是甚麼時空人情?如果你是他,你會如何去解決眼前問題,制定治國方略?朱教授認為若要有較客觀之分析,必須參證不同的史料,對他人之成說,因其所言而獻疑,檢其所據而復視,從而佐證之,否定之,擴充之,推衍之,做到無證不信、孤證不立、旁證證之。

今日社會充斥著不滿與批評,而缺乏了一種抽離與冷靜的態度,作出公正的評價。明太祖的治國理想為何未能達成?是理想過高?還是客觀環境的限制?朱教授留下了這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反觀香港之政治生態,何嘗不是充滿批評與責難,然而口誅筆戈的人卻少有想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道理。這個課程的最大得著,就是學會以一顆冷靜的心,去觀察身邊的事物,避免偏信偏聽,就可以得到更接近真實的答案。

UGC2203當代社會的性別與性
文:Agnes

這個 course 今年第一次開,上了一個 sem 與性別有關的課程。聽到不少理論,然而看到的更多是不同國家中,性少眾或弱勢社群如少數族裔如何受到歧視,過著各種不合理的生活。由於導師要求同學多反省多講自己感受,現時對身邊的人的說話變得敏感,不習慣別人理所當然地講女人或男人應點點點,對受不公平對待的性小眾的了解也較從前深刻,其中所學的絕不止性別和性!

課程:書院、大學與社會 (GEJ0112)
文:馬基

上個學期我take了一個名為「書院、大學與社會」的書院通識課程,課程總共有十二課,在學期末亦設有考試。而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那古怪的考試。

考試滿分定為120分,涵蓋教授過的十二個課題,並平均分佈,每個課題佔十分。然而,課題之間的出題形式卻有天淵之別。

以其中一個名為「Ancient Greek Culture」的課題為例,試題要求考生就「Ancient Greek Culture」寫一篇約三百字的短文。而另一個題目則是四條選擇題,其中三條問題大意如下:「以下哪一選項是導師在課堂上說過的?」、「以下哪一選項是導師在課堂上沒有說過的?」、「以下哪一選項是導師在課堂上曾經批評的?」。只有第四條才稍為make sense。

簡而言之,不同課題之間的考核形式、難度、要求、所需花費的時間等方面都存在極大的差距。當然各個課題由負責的教授自行出題,要求有所差別是在所難免。但這一科存在已久,校方竟然完全沒有請出題的教授互相協調難度,則未免太過。

課程感想:IE Minor
文:惜君

今個學期修畢IEG4180網絡軟件之程序設計,如無意外(例如肥佬)的話筆者便完成了訊息工程的副修。訊息工程的副修分為兩個專修範圍:「通訊」和「計算機網絡」,筆者修讀的是後者。

這個副修課程之中有兩個必修科目(CSC1110和CSC2100)在數個工程學院主修課程要求中都是必修科,因此不少副修訊息工程的同學都來自工程學院,尤其是CS(計算機科學)和CE(計算機工程)的同學。而筆者大概是副修生中少數中的少數──來自文學院。

大概系方亦沒有預料到會有來自其他學院的同學修讀,筆者在副修的過程中遇過不少的笑話。例如,有數個科目都要求學生通過學系的電子作業收集箱提交作業,卻只能讓工程學院的同學登入,以致筆者需向系方申請臨時的帳戶。

又有一次,另一個科目的某些編程作業需要指定的編程軟件,導師稱系方卻只能向本系的主修生提供,其他學系的同學則需向自己學系的實驗室技術人員求助。當筆者向導師解釋自己來自文學院,學系沒有實驗室更沒有技術人員時,導師亦只能啞口無言。(結果筆者以甚麼方法自行取得該套軟件,自不待言。)

據筆者的經驗,訊息工程的科目難度和工作量其實都不算很大(當然,只供主修同學修讀的實驗科目筆者無法論斷),考試亦未算嚴苛。最使筆者困窘的該只有編程作業,因為經驗不足,主修工程的同學花一兩天便能完成的作業筆者往往需要花兩三倍的時間。幸而最後筆者亦能取得中規中矩的成績。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