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中大學生報》,2001年11月  一而再,再而三的偷窺事件  逸夫書院的第一學生宿舍在兩個星期內,發生了三宗女生 沐浴時被偷窺的事件。由於三次偷窺的手法十分相似,所 以被認為是同一人所為,至於犯案人是否宿生,則未能肯 定。在這三次偷窺事件中,受害人都未能認出犯案人的樣 貌,至今仍未將其繩之以法。偷窺事件的發生,引起不少 宿生對宿舍保安及校園風化案的關注。  早在1999年,當時書院學生會已向有關方面爭取於女洗手 間安裝密碼鎖,以加強宿舍保安,但書院的宿舍管理委員 會(宿管會)一直漠視學生會提出的建議。及至今年暑假 ,宿管會終於同意加高淋浴間板,但遲遲未有動工,直到 十月初物業管理處才開始為工程進行量度工作。  就這一連串偷窺事件,書院處理的手法及應變措施為不少 宿生詬病。發生第二次偷窺後,書院才聯同宿生會、書院 學生會、大學保安組及大學物業管理處開會,尋求對策, 並提出三項建議,其中包括在宿舍內安裝閉路電視、加高 淋浴間板及於女洗手間安裝密碼鎖。建議中的後兩項獲通 過後,書院並未立即進行有關工程。直到十月十三日,發 生第三次偷窺事件後,書院才於當日安裝密碼鎖。事後有 同學質疑,是否因該次受害者主動報警,才引起書院作相 應的補救措施。因此有宿生指責書院所進行的補救措施亦 只屬「亡羊補牢」。  宿舍頻頻發生偷窺事件,犯案人的無恥行為,當然令人髮 指。但書院對宿舍保安、對宿生安全掉以輕心,亦令人失 望。書院的署理院務主任左冠輝先生,對「亡羊補牢」指 責的回應是:「羊欄不是木造就是竹建,若要存心破壞, 易如反掌,『欄破了』,馬上補好,不是很好嗎?」「欄 」是否已經「補好」,尚未能斷定。若書院只想扮演「修 補」的角色,待問題發生了才做補救,而不是主動防範, 如此消極的處事態度,豈能取得同學對書院的信任?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