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無疆界劇場」,2003年5月27日 http://www.ilc.cuhk.edu.hk/chinese/drama030527.html  《奧利安娜的迷惑》(節錄) 張秉權  (編按:這齣由前進進劇場製作的話劇,內容講述一名教 授和學生的矛盾和衝突,藉此批判現存的教育制度。女學 生Carol因成績低落,請求教授John幫忙,但教授卻因買新 屋的瑣事忽略了學生的要求。話劇想說的不單是女學生, 對大學的教育制度也可說是騙局。)  戲中教授John困於自己的婚姻、終身教職的評審,以及搬 遷的瑣務;而學生Carol則困於功課追不上,完全不明白John 的著作與講解。兩個各懷心事的人,在John的辦公室裏來 一場困獸鬥!三場戲完成了一個關係的逆轉,起先是Carol 無助地來討教,然後是Carol指控John性騷擾,最後,是Carol 穩操勝券,John面臨革職厄運,終於憤而動武……。  這充滿憤怒的《奧》劇,其指涉的,絕不是一家大學,絕 不只是學術機構,而是普遍人的社會關係。我們活在社會 組織之中,為重重的權力授受關係所制約,無由擺脫。我 們習以為常的安排、請求、吩咐、受命、游說、答應、拒 絕、判斷、拖延、妥協……,莫不或多或少、或隱或顯地 跟權力的施展有關。劇中人固然是「濫用了」權力,然而 ,面對這叫人興奮、予人安全、逗人依戀的東西,誰真的 能永遠把它處置得恰如其份?更何況,即使你想推開它以 獨善其身,它卻還客觀存在於人際關係之中(甚至家庭中 也不可免),叫你常常用得習焉不察,渾然不覺?  劇中的John自以為是個對制度(在戲中情節來說當然是「 教育制度」)抱質疑態度的、較先進的知識分子。然而, 他對教育制度的批判,在Carol眼中卻成了徹頭徹尾的虛偽 ,只是既得利益者自欺欺人的讕言!John間或可能對自己 在不完美社會中的高薪厚職有「脆弱的罪咎感」(劇中語) ,但在止於言文層面的批判之餘,他仍然跟絕大多數教授 一樣,臣服於制度之下,為改善生活,搬遷花園洋房而費 神,更為是否得到終身教職而忐忑。在Carol眼中,John這 種「在制度中取得利益後,倒過來踐踏制度」(劇中語, 大致如此)的人,可能比完全膜拜制度的人更可惡,因為 他們既在「私德上」不知感恩,更在「公德上」殘酷地要 戳破後來者的美夢 (John說他的工作是要激怒Carol), 讓未得利益者在無所憑恃的弱勢中不知何去何從!  劇本當然還接觸到教育問題、溝通問題、語言問題、女性 主義問題、政治正確問題……,不同的觀眾可以各自從中 演繹出不同的輕重,也推衍出自己的看法。就舞台上所見 ,John當然「沒有」對Carol性騷擾,但你能完全否定處於 較卑弱位置的Carol的感覺?她當然是把真實的情況誇大得 厲害,然而,若我們接受她是另一受害人的「現實」,在 暗場的推崇「政治正確」的「小組」鼓勵下,她的指證( 誣陷?),又似乎是勢所必至了。所以,全劇的結語輕輕 道來,是很有力的。在一場激烈的暴力戲後,John喃喃地 自語:「我做了些什麼?」Carol說:「就是這樣了。」一 切彷彿不得不如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