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樹

陽光或漸或離  或虧或盈
滿溢成為養份  穿透身體
我們的頭頂就開滿了花

把樹帶進鬧市
倏忽就成了叢林
我們宛如流水迤邐
流過之地都染成綠的
或碧或翠
在公路與廣廈的中央跳起豐收的舞
「我們不必背上背包就可以上路
步入村莊
歌唱勞動者」
真正勞動的人走在最前邊
一次又一次  彎身撫摸大地
撫摸大地的起伏與哀樂

如今我們也用腳掌
承接大地的重量
讓陽光灑落我們滿臉
縫補未來 縫補將要紕損的大地
如今我們也俯身低頭
聽大地與我們耳語  呢呢喃喃
如葉脈的走向

我們會如樹
根連著根
成為樹林就無以移動
連在一起像是  
百年以前就種下的巨樹
終生長成千人的重量

 

【足下 】凝,然寫一些壞詩,更多時候發呆和喝酒。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