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得「新」書院,唔憂無宿住

現時中大每間書院都有其住宿的安排,透過計算宿分的方法來分配求過於供的宿位。因此,同一位同學如果落入不同書院的住宿制度之下,都會得到不一樣的宿分,因而改變了其住宿機會。雖然四所舊書院的住宿機制均有不同,但主要是以學生住所的距離、家庭人數、財政狀況等等來權衡各同學的住宿需要。而對於一些先天性不大可能入宿的同學,如居住太近等,有些書院仍有「三年一宿制」來確保同學不失體驗宿舍生活的機會。

可是,五間新書院中的住宿政策就打破了現時四所書院住宿機會的平衡。晨興、善衡和敬文書院將會實行「全宿共膳」制,即是指所有該書院的學生都會被分派宿位,而且書院有膳食計劃提供。不論學生住在天水圍還是馬鞍山,只要他們是該三間新書院的同學都必定可以得到宿位,亦即是說這些書院將沒有走讀生。

雖然每間書院有其獨立的住宿制度,各自按其準則為其學生提供宿舍,但原有的四間書院與伍宜孫及和聲兩個書院書的宿舍都大致有一半的入宿率,考慮的因素亦以學生對宿位的需要為主。但面對三間「全宿共膳」的新書院,新同學在入學選擇書院時不得不考慮書院的住宿機會,為免失去精彩的宿舍生活,相信有不少同學都會因而選擇「全宿共膳」的新書院。面對百分之百的住宿機會,難道會有同學依然因那「別具意義」的院訓而作志願?五所新書院,就不過是五幢新宿舍而已。

程副校長指,居住城區與中大的距離不是新同學進入「全宿共膳」的新書院的主要考慮因素,而是要考慮學生對書院的投入程度和其自願性,以優化書院制度和培養書院理念,具體挑選學生的要求,會由新書院自行決定。這聽來似乎合理,但是前車可鑑,宿位和獎學金都較其他書院多的崇基學院,卻是基本上以學生的入學成績來作為收納學生的準則。可以預見的是,將來成績較好的學生,不少學生都會以「全宿共膳」的新書院為目標。如此一來,入學成績便會很大程度上決定學生住宿的可能性,產生畸型的宿位分配結果。

究竟中大的書院精神是由學生發揚光大還是由學生建立出來的呢?新書院的「全宿共膳」制將吸引到不少渴望住宿心切的同學入讀,未來新書院的特色會否就是這個具體放在眼前的百分百住宿機會?中大的書院制度阻礙了宿位分配的公平性,似乎乃一大漏洞。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