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案現場:突然發難 斬到一頸血 藝發局尋仇 兩文化雜誌重傷

文:Melody

文化界最近接連發生兩宗兇案,文學雜誌《字花》與藝術評論雜誌《文化現場》相繼被斬到一頸血,暫時未知有無性命危險。
說的是藝術發展局最近公布的資助結果,宣佈向《字花》削資十萬元,以及不再資助《文化現場》出版。
《字花》傷勢不輕,被削資後連唯一的行政人員和半職編輯也無法保全,而《文化現場》則更嚴重,如未能找到足夠贊助,或可能在二月停刊。

年輕文化刊物 初出茅廬一鳴驚人

《字花》與《文化現場》同是本土受歡迎的文化/文學雜誌。一改文化人自說自話,兩刊同時著重與讀者溝通:《字花》發行做到三聯也有得賣,《文化現場》則每月新鮮發放,「山卡啦」如中大的范克廉樓下也有得攞。《字花》創立四年,每期都能賣千多本,是近二十年來文學雜誌的最高銷量,09年19期還賣斷市,單一期處理的投稿也多達22萬字,而且各類廣告、文學活動一籮籮,可見有價有市。《文化現場》08年創刊、免費派發,也是一鳴驚人,封面專題每每針對香港文化政策缺失,時而呈上外國成功例子作參考,時而報導本地團體的默默耕耘,紛陳又不失深度地展現文化各界的努力和掙扎。一如其題要「打造文化新香港」之餘,也和《字花》一樣專注傳承:兩刊都設有投稿版位以及專業評言,讓新手有機會嘗試。

做得好又斬 打壓批評

《字花》與《文化現場》同時被削甚至取消資助,自然向當局問個究竟。原來藝發局中的藝評小組亦不覺得兩刊辦得差。主席陳清僑還說,針對《文化現場》,小組早已經多番討論,最後雖然不同意批准雜誌想要的三年撥款,但是也向上頭的大會提出批款兩年。而字花更獲得「評審小組認同雜誌的成績,申請團體的運作日趨成熟,值得繼續支持」的評語。但是陳清僑卻說,藝評小組專業領導的討論結果沒有得到大會採納,「兇手」藝發局不顧專家意見,仍然決定不批款。

由於藝發局不肯公開會議記錄,兩刊「被斬」真正原因不明。但根據《文化現場》收風,因為刊物曾批評當局的文化藝術政策,及發表過不滿「LV包起藝術館」的文章,當局便報復式的抽起廣告,甚至不再資助刊物。出版人區惠蓮對此極為不滿,認為藝發局既有保障藝術自由的宗旨,實不應缺乏氣度,以行政為藉口打壓批判言論。區惠蓮感慨,二十年前《打開》雜誌也因同樣原因停刊,二十年來香港絲毫沒有進步,意識形態的管制更形嚴重。

兩刊都感到受是次削資不是個別事件,而是整個文化政策以致藝發局的運作出現了結構問題。制度不透明及外行人領導內行人等等,令兩本知名度甚廣,也辦得出色的文化刊物在營運上難以繼續,這又豈是我們所願見到?目前《文化現場》已開始將讀者打氣語刊在書上。《字花》與《文化現場》有不少大學生讀者,各位同學支持兩刊,請掏錢買書之餘,也請將心中支持打氣的話電郵給兩刊。文學園地的發展靠大家互濟努力,當言論自由已再敲警號,我們必須一同守護。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