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三改四改乜野?》

文:法吾德

大學原本是四年制的,為了跟隨英制而被改成三年制。在數年後,大學基本修學年期會回歸成四年。在這個轉變下,大學的課程設計必須要重新審視。中大校方正著手制定一個新的課程及準備相關的配套。就這幾方面的問題,學生報訪問了楊綱凱教授。

制度大幅度改變

大學最低畢業學分將由九十九分,提升至一百二十三分,每個學期最高修讀學分由二十一分,減至十八分,學系只能要求學生最多修讀七十二個主修學分(但同學仍有自由去修讀多於這個數額的主修科),並增設「基礎核心課程」,當中包括中文、英文、資訊科技的課程和基礎通識科,而在最後一學年,學系會有一個整合課程,總結所學的技能及知識。

中、英文課程獨立小組設計

兩個中文課程和三個英文課程是新學制新生必要修讀的,每個語文的第二個課程會是有學院面向的,即是以協助主修學科為目的,譬如因應論文寫作的要求而有所差異,明顯的例子是社會科學院的論文寫作和物理學的論文寫作是大相逕庭。而課程的內容是由中文系及英文教學單元去制定,大致包括演講技巧、寫作技巧等。課程的運作無論學院還是學系都沒有權去干涉,例如學生能否豁免該課程必須由中文系或英語教學單位去決定。

資訊科技重概念學習?

至於資訊科技學習方面,則是新增一學分的課程,並取消現有的「資訊科技能力測試」。楊教授稱該課程的內容主要是資訊科技方面的概念,如網絡保安,更有效地搜尋學術上的資訊,而不會再僅僅著重軟件上的操作及運用。然而課程的意念是非常不清晰,被問到會否向同學介紹非微軟Windows的作業系統時,楊教授顯得有所保留,指蘋果公司作業系統都是差不多,而Linux系統則是專家使用的,不必教授。對此回應令人感到驚訝,教授一方面聲稱要同學學得要有廣度,但對於展示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的電腦操作系統時,卻有所難處。相信很多同學完全不知道OpenOffice可以合法地免費使用作文書、試算表的用途;Ubuntu Linux 有著比Windows更漂亮的介面,更高安全性。介紹「使用開放原始碼軟件」、「共享創意」等概念是資訊科技學習重要的一環。原因是既然課程會談及資訊倫理,提倡尊重知識產權,杜絕盜版軟件,為何不向正在使用盜版軟件的同學提供替代選擇?這樣不全面的課程,令人質疑改善教學質素的決心。

將會新增學院課程

在新的四年制下,每位新入學的同學除了要修讀以上新增的課程外,也將必須修讀合共九學分的學院課程。那些課程由學院自行設計,而課程內容大多是學院內不同學系的基礎。九個學分的分佈為三個三學分的課程,學生需於一籃子的課程內選取其中三個,而最多只可以選取一個為三個學分主修科課程,意謂學生應當廣泛地學習相近的科目,不應只是專注在主修科上,可以獲得其他學科的學習經歷。其次是給與學生更大的彈性,可以選擇合適自己的主修科。學生轉至同一學院的另一個學系的時候,可以把已修讀的學分計算於主修科內。例如:化學系學生第一學年修讀了一些物理系同樣必修的學院課程,那麼在第二學年轉至物理系時便不需由零開始。實際上,具體的設計仍可能會有微調的地方。

共同招生擴展至更多學院

相較現時學系獨立收生,未來的收生方法將趨向以學院為本的共同收生。情形就像現時商學院及本年度新增之理學院的生命科學組別的安排,學生在第一學年修讀特定的基礎課程。這樣使還未拿下主意入讀哪一個學系的學生可以在第一學年尾的時候,才選擇合適自己的主修科。
共同收生的機制下,課程設計上有一大弊端,就是會出現大批同學擠在一個室內空間上課。此種窘態正出現在生命科學的一個基礎課程上,二百多人一同上課,甚麼師生互動都摸不著邊。

與新高中銜接 課程有待謂整

大學恢復四年制是與新高中學制相配合的。新高中只有三年,即是中六學生便要準備公開文憑試,考入大專院校。換句話說,相對現時大部分學生需要讀兩年高中及兩年預科,是早一年入讀大學。因此,大學的課程是有必要調整。課程實際深淺程度會就考評局中學文憑試的課程指引來釐定。楊教授認為大學有些科目在中學階段是完全沒有接觸過,如政治與行政學、哲學等,所以不存在銜接上的問題。但對於其他學科,如醫學對化學、工程學對數學要求甚高,因此第一學年的課程將會有所遷就。

收生準則仍以成績為主要因素

新高中會強調課堂外的學習經歷,如義工服務、校外參觀採訪等,並且對其參與程度作評分。惟中大在新學制收生時,仍以中學公開文憑試的成績為主要的基準,除非該學生的表現非常特出,例如代表香港或代表國家出賽才會作特別考慮。似乎大學收生準則與新高中的評分方式仍要時間磨合。

教學及評核模式的趨勢

在新的學制下,「學習成果為本」是大方向。「學習成果」是指預期學生在修讀該課程後,應該懂得的知識、技能或能力。但在一些科目,像哲學的課程,定義「學習成果」是非常困難的,其模稜兩可的陳述,更是會使學生以至老師摸不著頭。
現時校方並未有對教學及評核模式作出任何指示,主要以學系為單位去制定教學的形式和評核的方法,大體上以學生自發學習為中心主旨。因此,小組學習方式仍有望在中大校園內實現。至於評核方法上,楊教授相信以紙筆形式考試仍會是主要的方法。他強調,形式不是最重要的部分,而在「學習成果為本」的大前題下,其他評核方法,如專題報告、做實驗等,漸漸會取代紙筆考試。可是,紙筆考試只要存在,學習的目的不多不少就是為了通過評核,爭取好成績,一切都似乎沒有大改變。

結語

大學三改四是場大變革,制度上的更新,是顯然易見的。訪問中,楊教授多次強調不應只著重「制度」上的轉變,不過就以上幾個方面看,在「非制度」上的領域,不論是課程內容、學習模式和評核方法,都是一如以往,只是在這牢不可破的框架下,增添一些點綴。幸而,在新學制來臨之時仍有一、兩年的時間,希望中大校方可以及時意識到教學真正需要的是從根本上的改變,不要延續以往過時的那一套。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