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笑嬉希

談到人生或職業上的規劃,我不得不承認我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完了大學的第一年,偶爾或會有一絲青春易逝的感歎。所以談Career Planning,實在見不得有甚麼可以傳授予新入學的同學,只想談一談心中勾起過去一年的幾個片段,以混亂的感覺替代慎密的分析去講未來。

(1) 我第一次進入職業選擇的想像,應該是學系的講座,偌大的演講廳坐滿了商科的新同學,大家跟身邊的人互不相識,但又想與身邊未來的同學打開話匣子,於是就瀰漫著一種奇異的氣氛。台上一個標準辦公室女強人裝扮的課程主任開始了她的演講,她稱讚我們在座每一個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精英,一定要善用三年的時間,好好去替自己增值,訓練多D soft skills,打造一件「彩虹戰衣」。大家眼中不其然閃過一絲的自豪,緊接著的是望向身邊的人,一股如臨大敵的感覺。

(2) 相似的片段,可是站在台上的變了一男一女,是BBA的師兄師姐,他們用自身的經驗,苦口婆心地說三年時間真的很短、很短,一定要把握時間打造一份靚CV。出人意料地當時的細節我竟然還歷歷在目,可能是直至今天,我還驚訝他們計劃的周密吧!「成功的CV有六樣元素,GPA,Internship,Exchange,Case Competition,上莊,獎學金,缺一不可。今年我已經做左五樣野,再加埋下個sem 去埋exchange 就做齊啦。嗱,你上咩莊就代表左你係咩人……」

(3) 剛開學,當時真的自以為自己尚有無限時間,於是十分無私地當了學系的Orientation Day Helper, 很巧合地被分配做了那個課程主任的私人助理,先知佢叫Melina……我跟了她一整天,喜出望外地獲得了她在其他同事面前的稱讚。其後在另一個空閒下來的時間,當她問起我未來會讀甚麼精修,有甚麼計劃時。我 答她我尚未想清楚,想試多d野先,或者可能會take 下Social Science 的course。「你呢D 人,就係我成日講,最後讀完三年都唔知自己做過咩,出去一事無成果D」 映入眼簾的除了是她撅起嘴角的不屑外,還有眼中的一絲可惜。

(4) 回到課堂,想起當我拿住一份表格叫相熟的同學幫我填寫,推薦我參選學生報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嚇親,反覆向我確認會唔會有咩後果,最後才勉為其難簽左名。當時我心諗,咩事呀你,簽過名可以有幾大件事。後來在為反對校方以中立為名反對擺放民主 女神像一事問各系會、屬會是否聯署聲明時,才得悉商學院系會的會章有別於其他,寫明要內閣「政治中立」。此時我才意識到一不小心,就會影響未來……

(5) 有些迷糊,只記得是一個教人點申請獎學金,又如何從中脫穎而出的講座。明明記得開了兩三場,但我去的這一 場依然坐爆了整個MMW Lecture Hall。「獎學金除了真金白銀外,亦十分影響你的CV。大家一開始可以攞多D小型獎學金,攞得多就會有助你再去攞一些比較堅、較有認受性的獎學金,畢竟人地都會信你多D啦!」他的說話不其然令我想起當校方回應點解要頒榮譽法學博士予唐英年時,答的卻是其他大專院校都有頒……

(6) 最後一個片段是一場面見Mentor的High Table Dinner,整整二十多檯的商界精英和學生在閒話家常,一名嘉賓徐徐走到咪前,笑著問台下的各位八十後,有 無參與反高鐡的集會,有的請舉手。有參加的我本該大方承認,可是想到滿場人將會投過來的目光,我剛要舉起的手不知為何僵硬了。看到無人舉手,嘉賓自嗚得意地補充了一句:「我都知你地唔會搞D咁既野,在座的大家都是乖學生」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偶爾或會想起剛進大學的時候的躊躇滿志,覺得未來甚麼也有可能。入學不久,就覺眼前的路愈來愈窄。也許我Career Planning 的失敗在於我不願意放棄眾多的可能,花光了一年時間探索自己的人生,也許其實我比較樂於做一個快樂的失敗者。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