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雲嬉星    訪問:雲嬉星,咩


林偉聰(Alex)就讀傳統名校,會考6A拔尖,升讀科大的Global Business(1)。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沒有如其他同學一樣入投資銀行,入跨國企業賺大錢。相反,他畢業後去了中大讀MA傳理,後來還投身記者這個出名工時長、人工低的行業。現在已經成為壹週刊時事版記者一年多。究竟是甚麼原因令一個傳統的精英大學生捨棄未來的大好前途呢?是挫折?還是他失心瘋了?《中大學生報》日前與他進行了一個專訪,希望可以追溯他的心路歷程。

JUPAS無選擇?

有別於成績好、選擇就多的印象,Alex 說其實當時沒有甚麼選擇。他就讀的中學,競爭氣氛十分濃厚,大家都會覺得一定要爭最好的。所以同學不是讀醫就是讀G-Bus,有些可能會選擇純理科目,連BBA其實都不太會考慮。如果成績好,但最後選擇讀社工,大家一定會以為他瘋了。「我當時已經對做記者有興趣,可是父母想我讀一些專業、賺到錢的科目,所以就勸退左我,講的都係商科唔鍾意都可以轉返去做記者,讀完傳理唔做記者都唔知做咩的說法。最後我都同意了,所以最後都係入了G-Bus」


精英的科大生活

「其實我唔特別抗拒讀G-Bus,有幾科我讀落都覺得幾有趣。最初其實仲會有小小憧憬,究竟自己會唔會真係可以在這一行有發展呢?」Alex形容Global business的所有課程都是預備同學在全球的商界競爭,入面的人亦好有精英的意識,自覺未來就是meant to be幹一番大事。所以第一年,他們的話題已經是圍繞他們未來的職業Perfect Path……「聽落好好,但日日都講就會令我心諗,唔係次次都講GPA吧!人生不是應該有更多的追求嗎?」

封閉的大學

「果時比我一個好強烈的感覺,大學只是將來份工的踏腳石, 而不是一處大家真係會想去的地方。大學難道唔應該有佢本身的價值,就算唔係領導住社會走,至少不應該成為職業訓練學校吧!」科大的學生好似咩都唔關心,社會發生的事從來都唔覺科大學生有表態。他覺得這同科大得理、工、商科好有關係。而校園內這種封閉的氣氛在頭一年半確實有些困擾他,覺得無理由係咁。


轉捩點

G-bus的同學第二年要去exchange, Alex就去了法國。因為當時知道好快就是Year3,要找工作了,所以會帶著好多對前途的疑問去exchange。他在法國遇到好多思想的衝擊,例如遇到一個對他影響好大的商科老師,會以左翼(2)學者自居、以自己從未食過麥當奴自豪。「我在香港連左翼這個字都未聽過,佢講的好多新自由主義的弊病,之前十幾年我都無思考過,但係這些東西每日就係你身邊發生。」「香港太信奉自由市場為最高價值,好似大企業maximizing profit、做好多壞事都係天經地道。在UST讀商科,其實唔會理會商業社會有咩問題,只會一味教你點樣賺多些錢。」問佢點解關心政治?「那時亦適逢法國總統大選,有老師會上堂好詳細地分析整個制度,各候選人的差異。那時整個氣氛是好好的,上堂聽的東西,即刻可以對比返第二日的新聞,令我覺得好有趣,亦可以話令我更明白政治有幾重要。」即使返到香港,Alex亦多思考了新聞的內容,而唔係睇完就算,將自己由business school 單一和封閉的氣氛中釋放出來。


我要忠於自己

經過法國那半年的衝擊,回到香港的Alex 就發現其實在商業社會工作,幫人賺錢並不是他想做的東西。再睇返香港的情況,他會覺得香港最需要的是公義,於是就重新燃起他做記者的興趣。「其實最尾一年在科大是有些辛苦的,因為會發覺自己的想法同身邊的人唔同,又唔係次次都有機會比自己voice out」當Alex身邊的同學不停地搵工,Alex一份都無搵過,直接去了中大讀MA傳理。最後更放棄大好錢途,當了記者。「那時是出奇地決斷,我都同父母解釋,每個人想做的東西都不同,D人鍾意做I-Bank(3),佢地咪做I-Bank 囉! 我對傳媒有興趣,點解唔做自己喜歡做的東西。」


「其實都有人會話我可以放棄高薪厚職去做記者是因為我無家庭經濟負擔。我最初聽到會唔開心,而家諗清楚,就覺得正正係因為自己無咩經濟壓力,更應該做自己認為對的東西。」「其實我地出來那一年是金融海嘯,有同學出來做BIG4(4)都係萬一蚊一個月,又唔係真係差好遠。當然佢之後升得好快啦!現在我的錢唔係多,但係都勉強夠生活。」

放棄了好多?

「好多人都會話我痴線的。朋友、中學同學、大學同學。屋企都會有些阻力,父母會覺得我浪費了三年,不過我認為如果唔好將大學當成進入大公司的預備,而是一些經驗。我都幾肯定自己覺得這三年學到的東西會有用,例如而家做傳媒都有好多地方用商業方式運作。而且其實我好清楚自己唔鍾意做business, 已經將個opportunity cost 大大減低了。」問到為什麼唔考慮做幾年商界,試下先。他話其實有考慮過,不過發覺會返唔到轉頭。當一個人做緊大公司、習慣月薪5,6萬的生活時,好難重新接受一份八千月薪的記者工。所以他寧願在自己有想做的東西時,立刻就做,不要空想日後先做。


為自己創造可能

Alex每年都會跟身邊畢業的人講:「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要把握當下,唔係當事業上了軌道、結埋婚、生埋仔,咁就一世。」他覺得他們這一代人特別難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尢其是他中學的圈子是十分中產的,他見到好多人都係因為父母的壓力而放棄自己想做的東西。問心,邊有咁多人想做會計, 咁佢地原本的理想呢?就係因為好多不同的原因放棄左。當Alex決定走記者這條路的時候,他形容真係唔知下一步會係點,有好多uncertainty。不過剛剛踏出第一步時,是好興奮的。因為明明社會規定你前面得一條路,當你跳過欄杆,咩事都有可能發生。那時候所有的規範已經不適用,當身邊的人尚在擔心自己GPA,煩Aptitude test(5), Alex 話已經唔需要理會這些了。


未來?

現在當了壹週刊的時事版記者一年多,Alex十分喜歡自己現在的工作。他形容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新嘗試,見識到好多不同的東西。「例如,有一次親眼見到警察用濕布弄壞長毛的喇叭。好憤怒,因為完全估唔到同唔明佢地點解要咁做。」見到社會好多的不公,佢話更覺得做記者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其實這一年,有好多有意義的報導都因為唔夠吸引而出唔到街,不過我都唔會奢想一年就可以做到曬我想做到的東西,我知道現在尚在好多東西要學習。而家都開始掌握如何將一些有意義的東西,用一些JUICY的方法去表達,從而成功接觸到讀者。」「未來,我不敢肯定。我不會話自己十年後仍在做記者,可是現在我的確在做我想做的事。」

(1)比醫科收得還高的科目,科大每年收約15人
(2)左翼認為政府應該擔當財富再分配的角色,維持社會的公義
(3)投資銀行,無咩生產力,卻年年賺大錢,員工分花紅都分到手軟的機構
(4)四大會計師樓,是透過非人生活鍛鍊意志力的好地方
(5)能力傾向測驗,大公司請人最愛,透過選擇題將人分門別類

分享至:

25 Responses

  1. rstitan

    另外我不認同投資銀行沒有「生產力」。
    投資銀行的確沒有直接如工廠一樣「生產」實質產品,但卻會發行金融產品,協助企業集資和個人投資,擔當中介人的角色,減低企業成本節省時間,這就是當中的生產力。
    其實何謂「公義」,也是值得討論。對自由經濟學者來說,經濟、貨幣、選擇的自由,與政治、言論、集會的自由一樣,都是天賦的、理所當然的,為何前者不能存在,但後者可以?對他們來說,破壞前者,才是對公義和人權的破壞呢。

    回覆
  2. Bebe

    Prefect path?風紀路?同學,學寫稿前,請先學sub稿。唔怪得你唔係做Varsity啦。

    回覆
  3. admin

    @Bebe
    我是本文的作者,抱歉出現校對的失誤,亦感謝這位同學的指正。

    請留意現在網上版已經由prefect改回perfect。

    回覆
  4. G

    Varsity is invested heavily (compared with the student press) by the JLM department.
    With limited human resources, the editors are themselves also reporters, designer, clerk, computer technician and everything else. I can’t consider a typo to be a big mistake. Why so harsh?

    回覆
  5. 雲嬉星

    再用個人身份回一下兩個關於投行有無生產力的意見。

    用最簡單的說法,投資銀行的「生產力」在於令資金能夠用在最賺到錢的地方,亦即令市場充滿競爭,從而(根據新自由主義的想法)令資金都可以用得其所。

    即使不處理:資金能夠用在最賺到錢的地方=最有價值的問題,我們都可以反問我們是否需要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去製造這個充滿競爭的市場。如果有些資本(被浪費)用來投資在有意義的社會企業或NGO,又是否真的比用來賺更多的錢更不堪。自由經濟的體系強調的效率又是否應該比更公義等的價值更重要。

    再退後一萬步說,投資銀行有一大部份的收入來自製造迷債等的金融產品,這些「生產力」是否真的可以幫助個人或公司集資實在存疑。

    回覆
  6. 綿花羊

    @G

    個人認為,學生報同學錯字就錯字,打就企定,無野架。
    不過,比起學生報錯字,Varsity或者大學線,更多時候係錯point、錯觀點、錯分析喎。我覺得後者遠遠嚴重D。希望Bebe君也去大力鞭策一下Varsity。互勉

    回覆
  7. 綿花羊

    @rstitan

    //明明他的取向左翼,為何會去主張維護自由經濟的壹週刊集團工作?//
    請問香港有邊間左翼傳媒?

    回覆
  8. 笨人

    @rstitan
    //其實何謂「公義」,也是值得討論。對自由經濟學者來說,經濟、貨幣、選擇的自由,與政治、言論、集會的自由一樣,都是天賦的//

    在你的框架下作小小批評.
    1. 「貨幣」不是天賦的,, it is man-made.
    2. 沒有人不想要自由, 包括你所說的政治、言論自由,,, 這部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得到共識
    可是對某些經濟學者所抱持的「放任自由」卻是值得質疑.

    因此正義/公義是否包含「自由經濟」的元素? 這才是值得討論的地方.
    而我並不認為經濟上的絕對自由可以納入正義之內
    因為自由經濟的思想下容易因商忘德
    你不會認同買賣人類器官, 因為你仍覺得有道德價值要講,

    放到投資公司的例子裡, 它的「生產」又是否道德?
    「冇咩生產力」呢個判斷係相對於投資公司所得o既利潤o既多少
    好簡化咁講, 投資市場已經係一場賭博遊戲
    所謂o既「生產」即係幫老闆出手去賭o者

    ———————————-
    @bebe

    你將 Varsity 跟 CUSP 對立起來, 好像不太恰當吧
    不恰當在於……
    1./本是同根生, 無意將之對立,強分高下
    2./如果要執意分高下, bebe 你仔細想想
    Varsity有一大部分都是學生的功課
    我不禁會問, 該期刊出版的目的僅是為了刊登優異的功課?
    這個目標未免太低了吧,
    很想有新傳的同學解答一下這本書的理念是什麼

    對, 我很主觀地覺得 CUSP 做得好
    因為佢擺明係左翼立場,,,
    <>一語道破了現實
    //至於學生報與《大學線》,則為「分析 vs 採訪」,及「政治左翼 vs 右派扮中立」的分別。//
    暫且將「大學線」換上「 Varsity」吧
    同樣有 feel

    真的無意將 Varsity 跟CUSP 對立
    如有得罪, 多多包涵

    說了堆狗屎,
    如有不認同, 可繼續討論, 這才是古代希哲的辯論精神。

    回覆
  9. 雲嬉星

    @痴線,@rstitan, @笨人

    //其實何謂「公義」,也是值得討論。對自由經濟學者來說,經濟、貨幣、選擇的自由,與政治、言論、集會的自由一樣,都是天賦的//

    自由對立的往往是另外一些自由。言論自由對立的是管治者控制人民的自由。那自由經濟學者提倡的那種消費自由,又會令我們失去甚麼?這我們真的要想清楚。

    我相信在剛剛提倡自由經濟時,很多人都是真心相信經濟的自由,往往會伴隨著其他的自由,這能為人類解決當時最大的問題:極權的政體。可是現在眾多的跨國企業不是變成了另外一隻怪獸嗎?年收入跟國家無疑,大大地影響我們的生活,卻以賺更多的錢為目的,不受國家的控制(威脅不在該國投資)...

    於是我們發現這種經濟自由往往會令資本更集中,帶來更大的貧富懸殊,犧牲貧苦的大眾。於是我們就可以再問自己:不同的「自由」是否真的不能分高下,這種的經濟自由我們是否一定要擁抱?

    回覆
  10. 留言

    我心裡覺得十分奇怪, 三大的學生, 就一篇文章的討論, 竟然只在一個typo或者一隻註腳的討論‧

    究竟是作者文章論點太平凡而不值討論, 抑或是作者的論點完美而沒法討論呢? haa

    回覆
  11. JanK

    No need to be that serious guys… So different way of life each of us choose for ourselves. In fact we should be glad that Alex decided not to go for I bank… leaving one more valuable vacancy for whoever was or is still interested in the job isn’t it?

    For typo… well… depends on how you are looking at this piece of writing… shouldn’t be a mix of chinese & english if it is meant to be that formal isn’t it? a paper with a mix of languages, to me, really doesn’t sound that formal and I think one typo… is very minor…

    回覆
  12. SB

    「其實都有人會話我可以放棄高薪厚職去做記者是因為我無家庭經濟負擔。」Exactly! 林生你屋企有本事, 自己心知就得, 咪撚係度哂命

    回覆
  13. Benzon

    @SB
    有人實現夢想的代價少一點,有人實現夢想的代價大一點。

    你看文中林同學家中富貴沒有金錢煩惱,但他要應付家族期望,自己生活圈子中的閒言閒語,身邊朋友都不理解他等等的心理壓力又有誰知道。

    如果有夢想,一起去追吧。毎個人的起跑線也不同,但只要達到目標,就沒有所謂了。互勉。

    回覆
  14. JanK

    Benzon: do agree with your point mate…

    @SD: Yes I do agree that Alex is bit lucky to be able to make such a decision, but you know what, no one can tell what are the stress each of us are going through. Try not to be too mean mate…

    回覆
  15. shallwetalk

    投資銀行最大既生產力就係吹大D bubble 賺錢. 由Junk bond/LBO, 到Internet, 到mortgage/credit, Hedge fund, 到油, 到而家係美國國債. 係資本主義, 錢就代表資源同權力. 所以管一個國家官商一定要有好多合作, 政府要利用商家配合政策收取資源同再重新分配. 香港既官商勾結主要係地產商同政府, 政府賣地俾地產商賺錢, 地產商賣樓俾市民幫政府賺錢, 變相係從有剩餘資源既市民既手上收返D資源返去政府. 中國都有土地財政問題, 不過而家嘗試緊去改. 美國主要係政府同銀行,投行同油公司既關係. 政府要利用銀行同投行調控經濟周期, 配合國家國際戰略, 要打仗就要吹起經濟泡沬, 增加利潤, 多收稅, 係市民同企業手上回收資源. 要選舉亦都要搞旺經濟. 好似克林頓寸過老布殊咁講, it’s the economy, stupid. 油價又會嚴重影響經濟, 國家亦都要用油公司佔領其他地方既油田採油. 投行又可以幫助影響匯率, 幫助調控經濟. 呢D企業可以賺咁多錢, 係因為佢地可以幫政府調配資源, 佢地有能力拎到一大份俾自己政府就自然會隻眼開隻眼閉. 奧巴馬而家向呢兩個行業開刀, 希望佢唔會好似甘奶廸咁下場整死自己, 而家望落好似佢雖然有D正義感, 但係都似係有分寸既聰明人, 應該都唔會玩得太寸. 不過最少美國比發展中國家進步. 投行同油公司賺到錢所有員工股東都會分到. 發展中國家公司賺到錢就去晒個老細度, 好似老嘉誠, carlo slim, abani 呢D咁.. 生產力睇你點定義, 最少有兩種, 一種係可以幫到消費者既生產力, 另一種就係可以幫到政府既生產力. 可樂, 蘋果, 車廠呢D係前者. 香港地產佬, 投行, 油公司呢D就係後者比重較高. 政府本身既生產力係分配資源同維持秩序, 所以又視乎你覺得幫政府偷,搶,騙係唔係生產. 呢個問題又係視乎個政府分贓分得勻唔勻.

    回覆
  16. 雲嬉星

    @hypocrite, @Benzon, @SB

    在學生報幫手了一年多,接觸到好多人嘗試過佢地心目中一些有意義的生活,
    當中有不同家境、年齡、職業...際遇亦各有不同
    今期近新特刊都費了不少篇幅在講這些人的故事,本來還曾經考慮過訪問一位辭去教職,全心投身社運的老師的故事,有興趣的朋友Search 一下<如何辭掉教書這份工作?>吧!也許可以給你們一些啟發~

    最近再一次看了龍應台的《親愛的安德烈》。每次看都令我對自己的人生有一些新的想法,特別想跟大家分享一小段:(http://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7186)
    「而你们这一代,安德烈,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网络让你们拥有广泛的知识,富裕使你们精通物质的享受
    …………
    你们这一代简直就是大海里鲜艳多姿的热带鱼啊。但是我思索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你们这一代“定锚”的价值是什么?终极的关怀是什么?你,和那个甘肃来的疲惫不堪的少女之间,有没有一种关连?我的安德烈,你认为美丽的热带鱼游泳也要在乎方向吗?或者,你要挑衅地说,这是一个无谓的问题,因为热带鱼只为自己而活? 」

    回覆
  17. rstitan

    在你的框架下作小小批評.
    1. 「貨幣」不是天賦的,, it is man-made.
    2. 沒有人不想要自由, 包括你所說的政治、言論自由,,, 這部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得到共識
    可是對某些經濟學者所抱持的「放任自由」卻是值得質疑.

    因此正義/公義是否包含「自由經濟」的元素? 這才是值得討論的地方.
    而我並不認為經濟上的絕對自由可以納入正義之內
    因為自由經濟的思想下容易因商忘德

    貨幣的確不是天賦,但什麼是「天賦」?
    政治制度、集會、言論,哪一樣不是人為呢?難道民主制度是天父創造出來的嗎
    我強調的是經濟、選擇的自由

    另外,你應該知道這個世上沒有絕對自由的經濟
    從來沒有經濟學家主張絕對自由的經濟制度
    自由經濟學家相信的只是「相對擁有較多自由」的經濟
    沒有任何思想是完美的,會有缺點很正常

    你試試轉個角度想,你主張經濟自由不能納入正義
    是否代表你認為,要達到正義,就必須奪去社會上的人的某些自由?
    我不是說你錯,但你想想這個說法背後可能隱藏怎樣的危險性?

    回覆
  18. Halu

    每個城市, 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獨特的環境因素, 人文因素以致形成該地方的主流價值觀, 而社會的遊戲規則便在這種主流價值觀下漸漸孕育而成. 我不反對故事中的主角忠於自己,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客觀條件是允許他那麼去做的). 但只是覺得應該外國的環境, 遊戲規則更加適合Alex… Wish him all the best in future!!

    回覆

Leave a Reply to G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