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奕

保健處位於五旬節會樓附近,為同學提供免費門診,及有限度的牙科服務。不過,保健處除了出名「醫你唔死,但醫你唔好」外,過去更是劣績斑斑。唔信,你睇下咪知!

華連堂事件
82年2月某夜,一名女工於華連堂之浴室昏倒,舍監致電保健處,當值護士拒絕到場。舍監遂電召救護車,宿生會主席再向保健處求助,該護士再度拒絕。女工於凌晨終告不治。

宿生會遂發出公開信,連同超過三百個同學聯署之大字報,要求保健處作出交代。保健處後指來電者資料不詳,當值護士無法即時解決,並以「事後回憶導致偏差」拒絕公開有關護士的報告。二千多名同學遂聯署舉行「聲討保健處群眾大會」。校方不予理會,事件不了了之。

「A同學事件」
88年10月,一名女同學(A)扭傷腰部到保健處求診,林碧足醫生斷診說其無大礙,拒發醫生紙。A在教練指示下出席於兩天後的游泳比賽,結果情況惡化,終生不能彎腰或拿重物,懷孕亦受影響,被逼停學兩年。A去信新亞輔導處求助,輾轉獲當時保健處管理委員會主席梁秉中教授作有條件診治,而條件之一就是不可把事情鬧大。A父亦有去信書院輔導長梁偉賢,要求校方徹查及賠償。

石沉大海一年後,中大學生報揭發此事。梁偉賢自稱已無權徹查,A父的信竟落在保健處手上。學生會及醫學院院會成立關注小組,要求校方成立調查小組不果,於是兩度向高錕校長發出公開信,並發動校內同學聯署。事件曝光以後,校方在媒體的壓力下終於成立調查小組,惟成員均為校方的決策階層。最後,小組並沒有公開報告,A也得不到任何賠償。

「第N宗事件」
92年2月,一名女助教摔倒於PK梯,到保健處求診,由保健處主任鄧秉鈞診治。鄧只作簡單檢查就斷稱其傷勢無礙。及後女助教自行召救傷車前往威院,醫生斷其傷勢嚴重,要休養四至六個星期。

翌日,女助教的朋友發表「保健處事件第N宗」大字報,而學生組織所設的「保健處投訴郵簡」也收到多宗投訴,均針對鄧醫生對病人的態度,故要交鄧醫生交代。3月,近二百名同學遊行至保健處,要求與鄧對話但被拒。

「第N+1宗事件」
96年10月,一名女研究生在進餐時,不慎哽下雞骨,於是到保健處求醫。醫生檢查後指看不見有異物。三日後,學生覆診時要求照X光,結果發現雞骨,且已下移,需做手術取出。同學向學生報投訴,編輯就此聯絡醫生及保健處委員,再遭拒絕。

醫生做傳銷事件
發生「A同學事件」後17年後,林碧足醫生再度登場。05年6月,一名同學到保健處求診,林問她有沒有興趣學護膚,並抄下一商廈地址。結果,同學出席講座時才知那是一傳銷公司,講座主題為產品介紹。由於在場有不少中大同學,細問後發現全是林以各種理由吸引而至的,例如有藥物贈送。林當日亦在場,不斷向同學介紹不同的人以及派卡片,更要求同學在公司招牌下合照。事後,林亦多次致電同學邀她出席其他課程。

有人會話,事隔十幾廿年,主事者已去,保健處近來也無發生大事,重提也無謂。但問題正正在於,雖隔多年,這些牽涉中大員生的性命安危的事情到今日仍未得到校方的正面回應,而這極端的黑箱作業事件正正提醒我們,校政的黑暗可以相當貼身,更可以威脅我們的生命。

——————–

交唔交條命俾保健處,就由大家自己決定啦。但保健處都有提供一d唔會死人又方便大家的服務,有機會就用盡佢啦:

免費門診服務
如患感冒傷風等小病或只想要病假紙,都可以考慮到保健處的門診。門診可在網上預約(http://www.uhs.cuhk.edu.hk/Internet-Booking/Intro),walk in的話大約要等一個鐘頭。

牙醫服務
如超過一年或以上無做過牙齒檢查,就可以預約檢查服務(預約電話:2609 6412,但首次預約必須親身到牙科部預約),洗牙的話最多排半年就可以排到,收費三十大元。不過,如有牙痛之類,除非勁嚴重,否則可能排極都未排到你。

復康車服務
跌斷手腳或行動不便的同學,可向保護處借輪椅,及book接送上課的「復康小巴」。(查詢:2609 6422、預約:2609 6439)

保健處門診時間:
星期一至四:8:45a.m. – 1:00p.m. , 2:00a.m. – 5:30p.m.
星期五:8:45a.m. – 1:00p.m. , 2:00a.m. – 5:45p.m.
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敬贈文一郡

與文一郡論中大診所事件,余謂將以罡風烈火焚盡腐惡,彼此搖首,噫!一群豈血性之人哉!姑以打油一聯戲而謔之。余於對聯但知左平仄右仄左平而已,大雅君子幸勿見笑:

中大出官僚,高高興興,陰陰濕濕。挑——媽亦何妨。

叉亦何妨?!總之軟蝟甲、太極拳、閹人從未見血。猶勝千年蔘,保我身。掂!

學生爭代表,戰戰兢兢,戇戇居居。頂——有都係咁。

冇都係咁!其實簽名書,師生會,革命幾時成功。不如一把火,燒他鳥。?!
(輯錄於《中大三十年》)

分享至:

迴響

  1. […] [1]:詳情可參閱《2010迎新特刊》的〈黑箱之極致:保健處攞命驚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