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咩  訪問:雲嬉星,咩

星屑醫生,原名歐陽英傑,就讀男拔萃中學,後於港大讀醫,現職家庭醫生。組織「維園行動」活化城市論壇,新搞作「社運醫療小隊」,以和平不合作方式,在示威現場希望以醫權制衡警權。問到身邊有沒有人反對星屑醫生歐陽英傑(Jeff) 搞「維園行動」、做「社運醫療隊」? Jeff 想想,說無。小記再追問:「同行的醫生呢?港大師兄?西醫公會?病人?老婆呢?唔反對?!」星屑想一陣:「真係無喎……至多係老婆囉,會驚我沈迷社運……」

醫生動起來
可能困擾住好多大學生嘅問題係,如果要做專業人士,似乎要有個專業形象:穩穩陣陣、斯斯文文、立場相對保守或者無乜意見……同星屑好唔似喎:在維園與講者爭辯,示威現場肉緊地呼喝警察要先救人……以為星屑醫生做咁多「出位野」,一定會有同事反對或施壓,星屑反而覺得有好多支持者。「其實一開初我係搞反對校園驗毒。遞意見上西醫公會,估唔到18 個醫生17 個都簽名反對政府的計劃,原來都覺得計劃有問題,後來精神科呀、兒科呀都一起出聲反對。」。

星屑醫生自反高鐵後確定自己要「做啲野」,在公共政治場合相當活躍。明明係一個忙碌嘅中產:有自已啲診所、返教會、亦相當享受消費生活,甚至被報章稱為時裝精「男模上身」,點解佢會發展出咁多興趣?

「不斷跳舞,你只會變成一個舞孃」
星屑對問題愕然:「你唔講我都無諗過……啲知識都係自己睇書睇番來,至於大學……專科訓練只會教到你識得一個器官囉……有啲換肝手術嘅大國手,都唔識醫糖尿病……我可能係潛意識覺得自己要做一個通才,就好似玩《美少女夢工場》,你唔可以不斷咁跳舞,咁樣你只會成為一個舞孃;如果你要嫁比皇子,就樣樣都要高分。」

無權的特權階級
醫生有兩票,在立法會有功能組別代表,係「特權階級」,星屑點睇?「但係個議員根本係唔會做到野。」年前領匯加租,好多屋村西醫捱不住貴租,紛紛抗議但不果,被迫離開自己一直服務嘅社區。去到真正利害關頭,這批有兩票的所謂「特權份子」,還是鬥不過真正的資本家與壟斷企業。反高鐵運動後星屑對社會問題有更多想法,今年七一他運用自己的facebook 網絡組織了「社運醫療小隊」,聯同一群醫生護士支援示威集會人士。患上癌病的麥女士,被警方打橫抬出時她的頸被手袋等物纏住、在缺氧情況下全身痙攣,星屑醫生企圖協助時反而被警方抬走。警方暴露出草菅人命的行動哲學,對星屑好大衝擊:「之後唔開心左兩日!……的起心肝想維權」。沮喪的情緒化成行動,他舉行記招公開麥
女士的遭遇,呼籲社會關心警察濫權的問題。

星屑講到未來,計劃將社運醫療小隊略為制度化,令更多有心既醫護同行可以加入,發揮效果,希望以醫權制衡警權。

星屑醫生 blog: http://singsit01.mysinablog.com/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