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六月

你是父母的子女、你是他人的朋友、你是那人的愛人、你是大學生、你是粉嶺的居民、你是香港的公民、你是中國人的同胞……

我們有不同的身份。

單是「自己」呢?有著自己也難懂的疑問、情感?視哲學、藝術等為生存的必要的探尋?摸索著人與人的關係那流動的質感……

我們有著各種的性情、願景、「自己」的歷史座標、「自己」的關係網絡,混合起來成為了「我」這個人,而究竟是那些,得出「畢業後是一份全職」的結論呢?

大學畢業了,別人總是問起你在做甚麼?「大學畢業生,不再是天之嬌子。」人們一般都期待你找到一份8-12k 的全職工作。如果你說尚在找工作,不要緊,別人可以接受,「現在搵食艱難嘛,慢慢搵多幾個月……」若同樣的問題,你說,你在做散工( 或者是freelance job),無論是由細到大在升降機碰到樓上樓下的「斯拉」、朋友、大學同學,那些一句半句問與答,便尷尬地無法繼續。他們對大學生做散工完全沒有想像,無法將你在社會中定位,沒有一份全職,便彷似在社會沒有位置,然後我明白到綜援戶的痛苦和壓力。閒日白天的街上,你成了城市的漫遊人,你不屬於甚麼,然而你可以發掘到旺角花墟、旺角街市的趣味和美麗。

在地的Gap Year?
大學快將畢業時,我想好用一年的時間,去找我想做甚麼,同時,我也自覺我需要一年的時間去安頓自己。這個似乎是gap year 的概念,但地點不在外地,而是我身處的城市。

首先,我需要搬離家建立自己的生活。然而這對於生在一個相當傳統的家庭的女性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另一方面,你也要等志同道合的朋友,因為大家各自也有自己掙扎,需要處理的時間。於是處理搬家,已用去了幾個月。

搬了到旺角後,便開始了各種認識社區的活動,這些活動也不過是「周圍行」,先是旺角、然後行到旺角旁邊的大角咀、深水步等地方。這些舊區充滿驚喜,例如旺角的幾間舊衣物店,以五、十、二十的價錢,銷售著八、九十年代的衣服,也不一定古版,反而近於偏鋒,自己也可以試著改裝;在半夜的深水步有3 蚊一隻的vcd,間中,可以找到一些冷門的舊電影、2 蚊店、5 蚊店提供了生活日用品……我對這些舊區的小商店實在心存感激,他們努力經營,我們才有廉價生活的可能。

在新地方住了個多月,我便參與了反高鐵運動。興建高鐵的不公義多不勝數,不單侵害多個地區的居民的住所、而且赤裸地顯示政治的特權、社會財富分配如何傾斜,知道了,便想盡力讓更多的人知道,一同阻止不公義的發生,這樣便全力投入了兩個月。

就這樣時間過了快將一年,容許自己探身接觸而發展開來的經歷,成為了下定決心的力量,就是對自己確認了展開散工的生活。後來,當我透過一位朋友接到一份的關於六四的工作時,真的很開心,大概因為感受到自己和他人的、和地區、和關心的題目交織出來的網絡吧,有一種整全的感覺。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的關心的網絡找到散工的工作機會後,空閒的時間可做一大堆想學想試的東西,然後再生出其他的可能性。那我真的不想寄自己的cv 到一個陌生的機構,在10 多分鐘內裝出自己可以生產各種各樣東西的模樣。我想,本來就有一大堆果西是先於工作,若果工作是為了活著,活著是為了些甚麼?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
案,重要的在那些答案吧。

**************************************************************

零九年畢業後,做過的散工有逐件計的文字輸入工作、中學畫班模特、攝影助手、製作專題展板和powerpoint、寫文章及自製醬料出售。工作時間不定,有工開時一個星期可以做4、5 日,有時一個星期1、2 日,大概一個月實際工作時間是2 個星期。大多工作只需在時限內完成,日常生活可自行調配。某些工作則需要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出現,如私房菜助手,但每個星期只是一至兩日。餘下的時間是耕作、空白、學習、開會、空白、搵朋友……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