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樆

常常說要選擇自己想走的路,要諗清楚才好揀,好像所有選擇都是預先鋪好的,在你面前展開,然後你站在分岔路口,慢慢睇慢慢揀。但已有的很可能只是「比較合適」,很多時更要把自己的某些想法和理念放下,以求「fit番入去」。如果在已有的路徑上找不到真正想要的,何不試試自己另外開拓新方向?

下面將會介紹一些團體,它們可能是你熟識,或是完全未聽過的。它們有的關心基層,有的監察城市發展,有的以農業實驗來回應城市發展,有的以文學或藝術去發聲,有的關心性小眾。它們所關注的問題,你可能常常接觸,卻未必和他們有一樣的觀點和看法。他們選擇了自行開闢小徑,去推動自己相信的理念,他們不被「已有的路」所限,堅持「最想走的路」,而非「比較合適」的選擇。

自治八樓

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由於位處會址的八樓,簡稱八樓,為了可以傳承社會運動資源同經驗而成立。學聯於06年修改會章,將資源中心收歸秘書處轄下。八樓不滿學聯將資源中心降格成秘書處下的委員會,加上雙方一直亦有不少分歧,於是八樓於會議上同時宣佈自治,作為一種由下而上的民主自決的實踐。自治後的八樓推出了憲章,清楚列明任何人士均可成為會員共同參與,傳承社運經驗。八樓每年均舉辦社會電影節,又積極地回應社會各種議題與事件,舉行音樂會、發表文章、舉行講座,並發起不同行動。

http://www.smrc8a.org/

基層大學

基大,長年介入基層議題,包括勞工、婦女、合作社運動、反全球化等,舉辦交流、實習、工作坊等。基大把自己定位為「網絡」而非「組織」,搞的活動,大多是與其他基層團體合作,或邀請社會人士參與,而各界人士與組織對「基層」自有其定義,但基大雖然用了「基層」作名稱,同時拒絕為此名詞下定義,使各種可能的定義透過基大的網絡相接,可能是融合,可能是互相排斥,辯論與爭奪便由此發生。定義是流動的,才可長期開放辯論,鼓勵更多的可能性。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關注組由一班居民與社會人士自行組織。由於政府開始發展新界東北,並採取公私合營的方法,引來發展商以各種手段收地,包括瘋狂加租、鎖家門,甚至打爛被收回的屋,使村落形同廢墟,恆基地產更被揭發拆屋時,把對身體有害的石棉瓦胡亂棄置,污染水源。以地產主導、官商勾結、缺乏真正諮詢的發展模式,正正是香港城市發展的主流,關注組積極舉辦導賞團、發表文章向公眾解釋他們的行動與理念,與居民組織反抗行動,試圖改變公眾及政府對於「城市發展」的概念。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306874081123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

協會為了南湧可持續發展而成立並於2007年以八萬元租了南湧魚塘,在那裡實驗永續(sustainable)農業,種瓜菜、稻米,使魚塘成了濕地,供雀鳥棲息,同時也舉辦耕種活動、分享會、發展社區經濟,使人與自然可以並存。在網頁可讀到食譜及介紹各種時令瓜菜植物的文章。他們除了專注於濕地與耕種,更落力向外推動本地漁農業,嘗試展現本地農業與城市人的重要關係,從飲食、消費方面鼓勵大家思考我們與生態的關係。他們曾舉辦天然肥皂製作,分享有機午餐。他們每年都舉行籌款,希望可以繼續承租魚塘,繼續實驗,繼續展示城市與農業之間的密切關係。

http://hksaa.wordpress.com/

活化廳

一班強調社區與藝術的關係的藝術家,去年突然「空降」至小社區,在上海街一個小空間,試圖透過展覽與活動,將藝術家與社區、市民與社區、市民與藝術家重新連接。例如打頭炮的「少少賞,多多獎」活動向社區內不同老店頒發獎項,當中獲獎原因包括:「伯伯開檔六十年,有氣有力,敬業樂業」、「問老闆什麼都識,貨品齊全,而且工作之餘,好開心」……之後舉辦了多個與民間技藝有關的展覽與活動,不單把花牌、打銅、紙紮作為藝術品展出,更邀請市民參與,與師傅們一齊落手落腳製作。除了社區與藝術的關係,他們都強調以藝術介入社會議題,例如今年於六四前後,舉辦「六十四件事」,邀請年輕藝術家與曾經歷事件的藝術家,以座談會、展覽來回應事件與當下的關係。

http://wooferten.blogspot.com/

字花

字花除了內容與題材上力求生活化,如以「食」、「買」、「色」、「水著」等為題邀稿,打破文學與生活脫節的假象,從生活入手,以文學連結其與社會事務。編輯們更著力在視覺上加強與內容的關係,從而更好地把文字內容傳遞予讀者。去年年尾傳出字花被藝發局削資六分一,但同時藝發局卻在報告中認同字花的成績,並值得支持。這種講一套做一套的作風,剛好吻合了當年字花發刊的原因:「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需要文學,因為我們看到,愈來愈多平板虛偽、似是而非、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的生命……而文學,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學的介入。」字花編輯們一直努力與政府交涉,仍繼續堅持雜誌的方向,積極地介入更多不同議題。

http://fleursdeslettres.com/

獨立媒體網
於03年七一遊行後成立,由多名編輯獨立運作的網上平台,強調文責自負。編輯成員包括朱凱迪、葉蔭聰、梁寶山等人,他們一直在自己的崗位上積極介入不同議題,包括反世貿、清拆天星皇后,反高鐵等。在反高鐵運動期間,網站每日點擊率曾達二萬次。獨立媒體運作倚靠讀者捐款,不接受政黨或商業機構資助,以確保言論自由不受干擾。而使用開放的平台,使公眾可以透過自己的立場與觀點去評論或講述自己的故事,從而反抗媒體普遍只引述有權力人士的觀點與角度,使言論交流更為多元。獨立媒體鼓勵讀者與作者對話、辯論,從而建立公民對社會未來發展的期望。

http://www.inmediahk.net/

影行者

影行者,不需要那些萬萬聲的貴價機器,也不認同藝術就是高高在上的形式。他們高呼「把藝術還給人民」,舉辦工作坊與街坊一起實地拍攝,左鄰右裡就是放映場地,建立舊區更新電視台,讓街坊都有得出聲。同時紀錄主流媒體忽略了的聲音和歷史,例如紮鐵工友罷工的紀錄、皇后清場事件等。亦會每年根據社會形勢,決定不同主題作特擊報導,例如今年便推出了有關高鐵與菜園村的影片《鐵怒沿線》。

http://vartivist.wordpress.com/

FM101

觀塘社區電台一大個。因過時的廣播條例,除三個商業電台擁有牌照外,極少申請獲得通過,所以他們以非法廣告來公民抗命。FM101使用大氣電波作資源,去組織地區居民參與社區,亦會與其他團體聯合起來搞行動。FM101的節目從講觀塘社區生活,亦有關於社運、文藝、甚至係有中學生清談節目!唔住晌觀塘,上網都聽得番!

http://fm101hk.org/

Elements同志義工組

同志在香港社會一直面對不同程度的歧視和壓迫,即使公開了性傾向,亦可能要承受家庭的壓力。Elements提供家長互助小組,嘗試釋除家長對子女性取向的誤解和疑惑,亦鼓勵雙方溝通,互相瞭解。小組亦提供保密的愛滋病快速測試、舉辦社區聯誼活動以及到訪學校,與同志一起宣揚正確的同志形象以及建立社區網絡。

http://elements.org.hk/

紫藤

性工作者亦只是一份工作,但他們卻要面對社會的歧視,即使受到客人的虐待,中間人的剝削,都只會被視為「活該」。紫藤由關注婦女權益的各方人士組成,除了與性工作者一起爭取他們應有的權利,提供24小時傳呼服務、法律支援外,更以書藉、影片、展覽等方式來向外界展示他們的真實一面,同時令社會更明白他們的處境。

http://ziteng.org.hk/

左翼21

香港受到地產商、資本家的壟斷、剝削、影響政策,影響的正是每一個市民的日常生活:樓價高昂,供一世都未供完的蝸居;領匯佔領的屋邨商場,加租趕絕小商戶;連大浪西灣都要變成富人的俱樂部。左翼廿一便是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嘗試透過左翼思想,對香港現況作出分析與提出主張,撰寫文章、舉辦論壇、讀書組等。最近便曾舉辦有關最低工資、中國工人等題目的講座。以推動一個更民主、更平等、更進步的社會。

http://left21.hk/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