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星島日報》,1996年3月4日

安娜琪

香港學生運動沉寂了。明報《教育視窗》日前訪問了幾位
「學生領袖」,又引述一位研究學運「火紅年代」的學者
,然後斬釘截鐵地作出了段首的結論,但學生運動真的沉
寂了麼?

甚麼是學運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了解甚麼是「學生運動」。

學運是社會運動的一種,而社會運動的一般社會學定義是
一群人透過集體的行動去嘗試改變現存的社會關係。因此
,學運所關注的議題可以是多重多面的,它包括焚燒基本
法、支援中國民運等等關於中港政治民主化的宏觀政治議
題,但假如將學運困囿於這些所謂「震撼性事件」,那只
是對學運一個非常狹窄的定義。各種各樣的社會關係都充
滿著權力政治,作為社運中的一員,學運所要關心的也包
括其他微觀的,日常生活的政治課題。

事實上,近20年來歐美的新興社會運動,例如女性主義運
動,環保運動,同性戀平權運動等,所關注的也不是傳統
所理解的狹義政治(例如政制民主化等),社會學的社運
研究理論近年也以「新社會運動」學派為重心,集中探討
這些意圖改變微觀社會關係的集體嘗試。

所以,要分析香港學運是否已經沉寂,我們不能只聚焦在
所謂的「重大」政治議題中的學生「動員」,相反,只有
跳出這種狹隘的框框,我們才能看到更接近真實的圖像。

怎麼樣的學運

可見的(visible)街頭抗爭減少了,這是事實;院校學生
會缺莊率上升,這也是事實,但這兩個現象就等於學運沉
寂了嗎?89年後學運的所謂「迴光反照」,包括「學生領
袖」所緬懷的街頭抗爭,筆者也算經歷過,例如連續多年
在新華社門前對警權的挑戰,雖然我至今仍然相信那幾次
同學自發的反警權抗爭,是繼承八九民運抗爭精神的最直
接表現(不要忘記當時學聯那些「學生領袖」對此並不持
正面態度,甚至多番責罵那些「不受指揮」的同學),但
正如80年代末期學運所關心的政制民主化一樣,這些宏觀
的政治議題在香港這個特殊的時空下很難使原覺抽離無力
的同學活躍起來,幾年過後,學運並沒有因此而容讓更多
的同學參與,相反傳統學生組織卻日趨官僚化,有開不盡
的會,守不完的章,做不清的行政瑣事。長此下去,學運
只會在這部官僚大機器中被絞死。

筆者所認識的學運活躍份子,很多也因此而拒絕(再)上
莊,一方面嘗試在既存學生組織以外開拓實踐的空間,另
方面也希望將學運的關懷帶回同學日常生活中的社會關係

經過幾年來很多同學的默默耕耘,學運的發展已逐漸遠離
舊日由「學生領袖」帶領的群眾運動模式,強調民主,自
主參與,非層級化和非建制化的活躍組織一個接著一個的
出現,例如由多所院校在學及剛畢業同學組成的、強調基
層路線的環境前線;多所院校各自的兩性問題讀書組或研
集社,一個跨院校的女研社亦在醞釀之中;至於校政方面
,去年底中大也出現了反代議模式的同學自主力量;以上
已不包括那些地下或半地下的活動,尤其是地下小報。而
且這些傳統學生組織系統以外的學運活躍份子,在一些議
題下也會聯合參與,去年兩次的天台屋抗爭就是其中的例
子。

假如說學運沉寂,那頂多只是「學生領袖」所定義下的學
運沉寂了。

為何仍說「學運沉寂」?

既然如此,為甚麼那些「學生領袖」仍然慨嘆學運已死呢
?雖然那些「另類」學運尚不算非常蓬勃,但任何關注學
運前途的人,只要肯停下來看一看這些日積月累的抗爭實
踐,「學運沉寂」恐怕是個言之過早的結論。而且,過去
一兩年,在學界一直有內部的批評和討論,例如在金輪天
台屋事件中,多所院校的同學便聯署聲明,批評學聯的「
學生領袖」對於發生在自己會所天台的居民抗爭漠不關心
,又如去年六四周年時,亦有同學出版小報批評學聯只因
循地使紀念成為徒具形武的空洞示威。「學生領袖」強說
「學運沉寂」,是聽不到同學的批評?看不到同學突破困
局的努力?還是故步自封,戀棧「學生領袖」的精英身分

事實上,去年學聯常委會幾乎每月開會兩三次,但舉行過
的活動卻又少之又少。當我們的「學生領袖」花在開會,
處理行政繁冗事宜的時間多於投入具體實踐時;當既有模
式卡於瓶頸後,我們的「領袖」還一味指摘同學自私冷漠
,而不自我反省、尋索出路時;當我們的「領袖」高姿態
地在傳媒宣稱「學運沉寂」、建構自己先天下之憂而憂的
道德形象時,我們的運動怎可能不「沉寂」下去?

領袖不死、學運不來

假如說學運「青黃不接」,那只是因為學生組織官僚化而
使活躍份子拒而不接,那只是因為終日夢想高高在上,領
導群眾的「學生領袖」太多而非太少!當學生組織和「領
袖」是問題的一部分而非答案時,不去揚棄「領袖」的精
英心態,同學默默卻實在的學運實踐,只會繼續在自戀緬
懷和指摘同學的霸權論述中被隱形消音:不去跨越舊有的
學運框架,「領袖」所執迷的「學運」是永不會正視它所
定義以外的具體抗爭。

假如「學運」只是「領袖」專利的空想等待,「學運」永
不可能涵蓋同學具體生活中的學運實踐,最後只會淪為有
學運之名而無學運之實的「學運」。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