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總是哀求媽媽帶我去吃脆卜卜的麥記薯條,又或者為了儲齊一套snoopy公仔,每星期都去吃幾餐,不時又聽到「軟雪糕係雞油做架!」的城市傳聞。記得中五grad din後,唱完k,地鐵未開,唯有去廿四小時麥記,開NDS對打孖寶賽車,或者齋坐吹水kill time。中六七就逢星期六日總會在STARBUCKS或PACIFIC溫書,一杯咖啡坐足全日。跨國大企業之恐怖或可愛,正是他們神出鬼沒,但消失了又好似周身唔聚財。總之,我們一定有部份的回憶與經驗與之相連,成為了或多或少的共謀。

如身邊人或自己曾在麥記返工,〈收買人命的 McJob〉可能令你更明白那些日日放學趕去麥記開工的同學,面對的工作環境與保障有幾差。抑或,你都曾經差點被炸薯條的油炸埋隻手指?作者會帶你看看,跨國的除了大企業,反抗行動也可以跨越國界,對抗共同的敵人。

高考前,因為總係唔知醒,趕唔切去自修室霸位,每天流連STARBUCKS溫書。咁啱成街都係STARBUCKS又唔覺眼有其他可以溫書的地方。〈星巴克的吞食習慣〉正好指出這種現象非偶然,而是各地星巴克透過龐大財力與議價能力快速擴張,同時把小型咖啡店迫死。

望著又難食、又成日加價唔出聲的麥記同埋因為不敢白佔座位而買的三十幾蚊星記咖啡,你可能有一天都決定不再幫襯。因為就好像〈當節儉成為罪惡——Starbucks如何無恥〉的作者一樣,從自身經驗說起,說明昂貴與否,好吃與否,都不能成為拒絕這些產品的唯一理由。因為你不能逃避產品生產過程的不義與罪惡,因為你付錢的一刻就跨進了這一個龐大的系統。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