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東郭先生



約十年前,泳池旁的范克廉樓裝修後騰出了小小的空間設立小賣店,中大為小賣店服務對外招標。當時學生會認為不一定要選7-11之類的便利店經營模式,因此聯絡了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組織了一群失業婦女,草擬招標計劃書,成功於中大成立「女工同心合作社」,為同學提供小賣店服務。


早、午、晚、宵夜全天候服務
該店早上七時半便開門,比其他餐廳還要早,同學就算番「八半」 都有早餐吃。粢飯、腸粉自然不少得,午膳時同學可以試試大大碟的「混醬」炒麵同糯米雞,分別只售七元和十元,下午茶就有燒賣、魚蛋、雞脾、汽水、零食等,晚上就更加精彩,有落足料煲的美味糖水,每日都轉款,包你唔會悶;女工們也會關心經常熬夜的同學,她們自製的茶葉蛋是加入藥材所煮成,非常健康同入味!其實所有食品都係冇分時段出售,不過種類真係多到fit哂一日三餐嘅需求,店舖仲會做到凌晨一時半先關門,夜晚想坐喺泳池邊傾計談情都唔怕餓親啦。除了滿足同學的口腹之慾,女工們為了支持公平貿易,店內也會售賣內地婦女手織的布袋,或者其他第三世界工人所造的公平貿易產品,並且不會從中收取任何利潤。還有很多種食物、貨品未能盡錄,有待同學們自己探索一下。

政治之外的民主──經濟民主
對於「女工同心合作社」這個名宇,同學固然明白「女工」是指婦女勞工,不過整個店舖最大的特色其實是它依隨「合作社」模式運作,而這一點也是同學們經常忽略的。「合作社」的理念是想實現經濟民主,強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平等,消除一般僱傭制度中「剝削與被剝削」、「壓迫與被壓迫」的勞動關係,即每位合作社社員都有同等的權利和義務,沒有「老闆」的概念;同時也讓社員共同參與決策,包括決定所有業務運作等,連何時上班也可以自己決定,體現工人自主。這種自主是重要的,現在一般的僱傭關係下,老闆可以叫你做些極不願意的工作,你不敢得罪老闆,僅僅是因為他控制著你的經濟收入。如果人沒有自主的話,我們憑甚麼講理想、希望?一切的理念、價值我們都無從講起,更莫說你是活著自己的人生。



擴闊視野,關心社會
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其實都是來自社會上的弱勢社群,一是基層,二是婦女,常被歧視及遭到不公平對待。與其他打工仔一樣,由於薪金少、工時長,沒有太多時間對自身的社會位置作出反思,而合作社模式便有助這群社會上缺乏權力、資源和資訊的弱勢社群,掌握自身的力量去改變處境、掌握自己的人生及方向。

譬如,曾經有段時間她們每次開會後都會跟中大同學一同看報紙,用半小時以上討論政治、生活、教育等議題,她們絕不是不問世事只顧看劇的「師奶」,這一點一點的啟蒙累積下來,便成為對資本主義社會問題的分析和反思。在這一點上,社員也幫到大學生關心社會。店內還會擺放關注社會、世界議題的刊物供學生廣傳閱讀,例如樂施會出版的中文刊物《無窮》,可說是大學生與女工「互相啟蒙」。



風雨同路九年情
合作社的理念雖好,現實中卻要且面對不斷續約、重新投標的壓力,過程中自然遇到不少風雨,不過一做便做了九年多。其中一位社員阿蔥指出,能夠在中大這個社區(community)內工作了九個年頭,她們的目標不單是搵錢、維持合作社的經營,更希望可以在「買」同「賣」的利益關係外更進一步建立互助合作的關係,因此合作社會幫同學代訂報紙及有機蔬菜,亦與學生會合辦留影服務,不會從中收取任何利潤。


特更點少得你?
同學亦認同要實踐社區內相助合作的精神,例如合作社於數年前續約時,應校方要求延長營業到十一時後,但「基層關注組」 的同學都明白社員們在家庭崗位上都有角色,她們都有子女要照顧,故此便為合作社義務開設特更時段,即逢星期一至四的晚上十一時至一時半。聽說做過特更的同學於平日到合作社買東西時,社員都會偷偷地送多兩粒燒賣,開學後同學也不妨與社員聯絡,來試做特更吧,這份人情味、心意,加上女工真摰的笑容,絕非一般的便利店職員所能比擬。



「百佳平啲喎,點解唔去百佳?」
曾經有同學抱怨合作社賣的飲料和食物其實不算便宜,紙包飲品要$4一包,倒不如過隔離惠顧百佳。不過,合作社近年加價的舉動並非要向同學謀取暴利。近年食物的來貨價都貴了,令經營成本上升。百佳及一般的店舖/餐廳的做法,自然是向打工仔開刀,削減人手兼減人工,以維持商品的低價,保持客源;合作社的做法則不然,基於對工人勞動的尊重,她們不願剝削員工,不想將成本轉嫁到工人身上,所以才會加價,雖然價格稍高一些,不過利潤始終是落到工人手上,而非為大財團累積資本。我們相信社會上是有美好的理念值得我們堅持,小小的付出正表示我們支持勞工有平等的待遇和合理的工資。



跳出中大,目標不止於香港
女工同心合作社中每月都會抽起部分利潤作為基金,支持其他同類合作社創業之用,我們或者會驚訝「為何她們要這樣慷慨?」因為社員明白「女工同心合作社」其實不僅是一間小賣店,對於一般資本主義社會下固有的經營模式,她們所運作的合作社模式本身就是一場運動、一種突破。

前兩天跟一眾合作社社員去內地旅遊,在酒店房間傾談中問起她們最想去的地方是何地,她們都大聲疾呼「如果未來有足夠資金的話,一定會飛到南韓,與當地的合作社交流、連結!」這句說話令我從今以後都不敢小看師奶,尤其她們是很有想法的師奶。大學生進入社會就業後,為了賺錢養家,很容易忘記自己的理想;但女工失業後建立的合作社反而為她們找到理想,她們希望在全世界建立更多合作社,培育更多有理念、有想法的民眾,讓更多人(包括畢業後的我們)都可以有重談理想的機會、參與這種平等的勞動關係,實現自主的人生。


(特更義工聯絡人電話:李晶瑩 6433 619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7 × = twenty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