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啟舜

每當提到「大學生」呢一個身份嘅時候,通常所指嘅除咗係呢一班人每年畀四萬銀出黎讀緊個學位之外,亦都會有好多不同嘅想像套上去。其中一類係大部份人對「大學生應該係點」嘅想像,譬如話要對社會不公義發聲之餘又唔可以做啲好「激進」嘅野,最好就係發嚇聲明遊行完遞封信就和平散去就最完美喇。

除咗要好似古代讀書人咁動口不動手之外,大學生重要道德超人,要不煙不酒心如止水唔搞男女私情,最好額頭鑿埋道德兩個字。每當大學生唔似「大學生」時,主流媒體往往就會話世風日下道德淪亡,好似大學生唔係聖人,個社會就會玩完咁。

雖然話呢個「大學生」印象深入民心,不過實際上呢個印象又係點黎嘅呢?呢個印象到咗依家又係唔係重適用呢?

「大學生應有道德」唔係自有永有

「大學生係社會精英」呢個印象,雖然話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代「讀書人知書識禮」嘅想像,不過就近代香港嘅情況黎講,可以話係從戰後香港百廢待興嘅五六十年代開始。喺果個年代大部份香港人都係走難落黎手空空無一物,一個個「香港故事」喺屋企或山寨廠穿膠花賺錢。

相比之下,只佔香港適齡人士幾個巴仙嘅大學生就顯得相當矜貴喇。當時戴住四方帽出黎,基本上打跛腳唔駛憂咁濟不特止,而且部份人更有望成為華人管治團隊嘅一份子,可以話係香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由呢點著手,現時大部份對「大學生」嘅想像就主要來自呢兩個面向。

普羅大眾大多都視大學生係社會未來棟樑,只等畢業就一腳踩入社會精英嘅圈子之中,頂四方帽一下變成光環,令大學生受萬民敬仰。除咗大學生一般黎講比較有錢,學識可能會豐富過大部份人以外,古代流傳落黎嘅「內聖外王」思想,亦令到大部份人認為大學生高人一等係因為,又或者應該要有比我哋呢啲草民更高嘅道德水平,咁先有資格去領導呢個社會。上文提到嘅唔講得粗口、不煙不酒唔去嫖賭飲吹,最好有一個美滿(即係一夫一妻可能再加一子一女)家庭,呢啲全部都係人民認為應該模仿嘅「美德」,而大學生作為被模仿者當然就要有呢啲特點。

另一方面,當時嘅大學生出到嚟,好多時候都係會擔任一啲中高層嘅管理職位,即係話雖然仍然受到最高層果啲人(如政府高層又或者大老闆)管,不過自己本身亦都管住好多人(如上文提到嘅平民百姓)。所以本身作為一個被管治者,另一套「勞動道德」亦自然被管治者所要求,例如話可以對社會不公發聲,但係最多遊完行遞完信就好走,唔好再「搞搞震」,唔好「激進」等等。當呢啲接受呢套道德價值嘅大學生終於「上到位」,成為真正嘅管治者之後,原本佢哋所在嘅中高層位置自然由另一批大學生填補。可能為咗方便管理,或者自己已經將呢套道德內化咗而真心相信,呢啲新嘅管治者亦自然將同一套「勞動道德」加諸落去,形成一個循環。

不過自從高等教育普及化,大學同大學生都好似雨後春筍咁不斷標出黎,加上國際化以及企業「瘦身」(簡化結構喎)風潮興起,使得原本大學生填入嘅中高層位置供不應求,大學生出到嚟已經唔再係準統治階層,甚至話係連準中產都談不上。中大假假地都係排港大之後嘅第二級大學,畢業生起薪點都重高過香港人中位數幾千,不過出黎要養屋企人/伴侶等不突止,借咗grant loan重要還多十幾萬債,真係連中產都談不上。

大學生應有「道德」?

提到呢點,從民間或者所謂統治階級加諸大學生嘅「應有道德」似乎再站不住腳。咁樣我哋就要重新問自己:「甚麼是道德?」

不過,小弟覺得所謂嘅道德,簡而言之就係一個人點對自己同埋點對其他人等等。建基於呢個立場,我認為各位身為準基層/中產嘅大學生們,除咗要互相尊重同尋求一個平等嘅平台以溝通之外,亦更應該利用仍然身處大學呢個疑似社會之中嘅避風塘呢段時間,更加努力為呢個社會最應該受到關注,但係就經常受到誤解或歧視嘅一群,例如基層又或者性小眾等發聲。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