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菲雅
資料搜集|小弟

原文載於中大學生地零九年《迎新特刊》

不少的大學生都有住宿的經驗,為什麼要住宿?方便上課當然是一大原因,但也有不少同學是為了「嚮應」學校鼓勵同學多多融入集體生活之中,兼同時享受比家裡自由一點的獨立生活而入宿的。然而,所謂的快樂與自由背後,卻被一連串無理的規矩規訓著,雖然這些宿規對於大部分的宿生而言,猶如無牙老虎,但要是宿舍哪天發起神經認真執行起來,你又不幸被「打」中,罰則一點也不輕。

1)不准藏有或飲用含酒精飲品 (新亞﹑崇基)
有朋友試過在公用的冰箱上雪一支Vodka,結果被層導指「宿舍入面唔可以飲酒架!」,慘遭沒收
>>>如真有需要雪酒類,還是建議在房內自行添置一個迷型雪櫃/酒櫃。不介意離開宿舍的話,都可以去天人合人﹑湯草湯石﹑范記泳池邊等地方對酒當歌。

2)不准藏有賭具(特別是麻將) (四院)
如果打麻雀的話,其實很容易就會被發現,因為麻雀聲實在太大,只要工友巡樓的時候聽到了,大可以敲你房門沒收賭具。
另外一個可能的捉人方法,就是趁打蛇的時候打埋你!
>>>(不過有些書院早上會有工友入房打掃,不排除利用晨早清潔時間打賭具!)由於宿規上寫著「不准藏有一副或以上的麻雀」,有同學指咁不如兩個人分一副麻雀,一人半副,咁咪冇事lor。

3)超短的異性探訪時間 (聯合﹑崇基)
逸夫﹑新亞的異性探訪時間都尚算人性化,朝八晚十二的,然而聯合﹑崇基的時間卻極短,聯合午十二晚九,崇基更是短至中午二時才可以開始探訪。要是你在異性房間吃晚餐吃久了,又俾工友/Tutor/合監見到,那就會當你係蛇咁查辦啦。(新亞的學思樓特別奇怪,甚至有門禁,指定探訪時間都不讓男生上樓。)
>>>如果你是新亞女子監獄的宿生,要帶男生上樓(在探訪時間內),不妨假扮電腦小組上去整電腦。

4)宿生違例接待異性訪客非法留宿,宿舍主任將按情況交由書院輔導處及學生紀律委員會處理。 (四院)
一般來說,宿舍會不定期打蛇,打蛇即是出動tutor和部分宿生會成員,逐家逐戶敲門檢查,看看房內有沒有「非法蛇」(即沒有買留宿劵過了時間仍在房的朋友仔),如打到一男一女,即是俗稱的異性蛇那就大獲,因為後果可能是要你quit宿的。 打蛇通常有人會預先知道,例如tutor/工友/宿生會成員等,要避開打蛇時間就同相關人士打好關係吧。也可以嘗試尋找可避開閉路電視的秘道。

宿舍管理學
中大校園不禁酒,聯合的思源館是「酒吧」,百佳和女工合作社其實都有酒精飲品售賣,奇就奇在宿舍禁酒。同樣,大學也沒有明文不可以藏有賭具和大學生不准發生性行為,可是宿舍一一禁止,看來宿規比起校規甚至是家規都要嚴格得多。

而宿舍這種管理學生的方法,實實反映了一般的家長式管治──「咩都要管」。對於宿舍,校方可以管理宿舍的物資分配(如有幾多花灑爐頭),可以管理非宿生留宿的方法(如訂定蛇飛幾錢),可以管理小賣賣什麼幾點開,也可以管理樓下大堂的用途。可是,就連是學生的的私人生活(關在房裡飲賭搞只要不影響他人,其實也無不可),都假借和諧的集體生活和尊重其他宿生為名而被管理掉。

我們可以怎樣?
那些宿規是怎樣定下來的?是幾多年以前,不知道什麼人坐下來定下這些宿規來規訓我們的?過了這些年,這些宿規有沒有過時?有沒有更新?如有,又是誰去更新的?不知道。我們住在宿舍之內,卻不得參與宿規的訂立,只有乖乖遵守的份兒,這顯然是說不過去的。

作為宿舍的一份子,面對這些不合理的宿規時,當然你可以學懂走罅,避開這些限制,自顧自的過生活,但你有沒有想過,你也可以說不的。宿生會可以不只是電影會糖水會和層聚,更可以作為宿生與校方的橋樑,勇於挑戰那些無理,舉辦論壇,邀請宿舍代表以及同學進行辯論吧,把同學的聲音傳給校方吧,爭取學生加入討論和制定宿規的委員會吧,宿生會有資源有能力,有心的話就一定可以做的。

宿舍是大家共同生活的空間,避得一時避不了一世,無視那些宿規不過是掩耳盜鈴。向無理的宿規說不只是為了一時的歡愉玩樂,也是為了可以光明正大地使用本應屬於我們的空間,也是為了在宿舍生活中學習和實踐民主共治。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