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卓陽、劉子僑、羅芳宏、曾昭偉、杜振豪、楊穎仁

原文載於一零年一月號《中大學生報》

12月10日的中大畢業禮,台上台下場外場內都有不同人示威,包括應屆畢業生、菜園村關注組、中大學生、校友及其他社會人士。事後中大發表聲明,指事件有四名保安受傷,另外兩名保安在典禮台後被示威人士「武力脅持」,已「報警處理」云云。我們正是從典禮台後走上台前的示威者,希望借本文申述行動理由,並解釋當時情況。

為何是唐英年
我們無法接受中大頒贈榮譽博士予唐英年。唐英年為官多年,毫無建樹,近日回應何秀蘭議員於立法會的提問,更嘻皮笑臉地直認政改方案是為了強化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此等庸官惡宦,本來不配任何大學頒贈榮譽博士。遺憾的是,由獨裁統治者李光耀,到禍港殃民的董建華,到今日藐視民意的唐英年,在在告訴我們:大學的榮譽博士頒授機制,已淪落為拉攏富商高官,酬答特權階級的政治工具。

唐英年以商人的家族背景,在港英年代進身立法會的功能組別,然後擔任政府高官,正是今天香港許多特權階級的真實寫照。這些富商高官壟斷了香港封閉的權力結構,令政改寸步難行,可說是推動社會改革的最大敵人。唐英年代表的不是任何成就,他僅僅代表了權勢。

為何在畢業禮
面對反對聲音,大學校方只會吹噓榮譽博士頒授機制有多客觀,將一切異議化約為「見仁見智」,卻永遠拿不出能令人信服的道理。這種情況,與香港社會的政治現實何其相似?無論反對的聲音多強烈,我們也無法改變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決定的政策,也無法依賴半數為功能組別的立法會來制衡政府。面對這種不平衡的權力結構,我們只依循在上位者設定的制度和程序,參與諮詢或表達意見,已被証明是徒勞無功。

校方每年皆借畢業禮,利用台下畢業生和家長為台上的權貴抬轎,以公器為特權階級塗脂抹粉。這種畢業禮根本既不神聖,也不莊嚴,只是權貴交換政治禮物的鬧劇。我們要尋求改變,便必須站出來,向那些在上位者宣告:我們不認可你的權力,不認可你的決定,不認可這種畢業禮!

校方說詞不實
事後,校長劉遵義指上台高舉標語抗議的人沒有中大學生,又有報導強調行動涉及社民連參與。我們希望在此澄清,參與行動的社會人士包括中大學生,而且無一是社民連會員。

另外,當晚中大發表聲明,宣稱有保安被示威者「武力脅持」,已報警處理,並有四名保安受傷。事實上,當時我們六名示威者,手上固然無任何武器,面對台後的兩名保安,也無發生激烈衝突,遑論任何威脅人身安全的舉措。「武力脅持」一說,全屬胡亂編造。而且,警方至今也沒有要求我們為事件落口供。我們從傳媒朋友口中得悉,中大校方拒絕讓所謂「受傷」的保安接受訪問。若中大校方堅持所言非虛,便請容許所謂「受傷」的保安與我們公開對質,以正視聽。

劉遵義領導下的中大,面對批評無法以理服人,反而以不實的公關說辭欺瞞傳媒,將示威者抹黑為非理性的暴民。一錯再錯,徒令中大師生校友蒙羞。我們為此深感惋惜,也期望新校長沈祖堯能以此為鑑,堅守大學的基本風骨。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