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笑嬉希

原先講校政,講「師生共治」的具體實踐,無理由唔係討論學生、教職員、職工等不同中大學園的參與者應該擁有幾大的決策權,甚至具體在學校的哪個行政機關有不同的代表,先可以參與到校內事務,談得上是師生共治。可是,有見於現在校方的施政愈加封閉,也許我們要退後一萬步,由最基本的諮詢談起。

諮詢本可達致雙贏
諮詢本意是讓決策者可以掌握全局的資訊(例如讓養專處優的高層明白夏天在中大步行有幾辛苦),而諮詢對象則可以透過諮詢的過程影響決策。成功的諮詢一方面可以避免決策者閉門造車,令決定更切合不同人士的需要,另一方面則可以更早、更公開地討論、處理具體矛盾,從而使整個決策更透明、更具代表性。

黑箱黑箱黑箱黑箱黑箱
可是校方沒有善用諮詢的機會。校長遴選本該是極需諮詢的一件校內大事,可是校方卻以所謂「私隱」為由,拒絕公開候選人身份。於是除了校董會成員外,整個中大的人都只會知道有人選,有遴選,有人選到。簡單如有幾多個候選人、有咩遴選的準則……對唔住,無人知。另一單大大獲,無人知的例子就係烽火台事件。作為中大的一份子,竟然要透過傳媒才得知中大要拆烽火台擴建大學圖書館,實在不無諷刺。

諮詢?資訊?
公關秀、假諮詢往往比零諮詢更令人氣憤。7月初,副校長馮通透過學生事務處約學生組織參加烽火台發展及校巴規劃諮詢會,並稱「是次討論的題目極受同學關注」「希望大家踴躍出席,積極表達意見,幫助校方了解同學的需要」。及後,學生報積極準備會議,多番向交通組及馮通要求校巴吉車數據、交通情況的預估等基本的數據,可是最終皆遭拒絕。最後在開會前一天才得到一份極其粗糙(1)的乘客人數統計,會議本身亦無任何有建設性的新資訊。由此可見,諮詢只是程序要求的產物,俗稱「假諮詢」。

無呀!問下架炸!
一個好的諮詢除了應該有資訊、意見的交流外,應該還可以對具體的決策做成影響。可是校方既然無意溝通,自然談不上會正視同學意見。03年教務會會議,在學生委員提出異議,教務長亦認為不宜開先例的情況下,備受爭議的<取消本學期課檢的動議>議案只經過不到十分鐘的倉促討論,便在校方委員的支持下通過,再一次見證「諮詢」的無力。

沈祖堯你忍心嗎?
近年中大校政愈加封閉,先有學院院長在零六年在一片反對聲下由教員互選變成委任制,令學院院長的角色由反映意見變為高級打手;再有教務會改組大幅減少教職員及學生代表,進一步鞏固高層對校內教務的影響力。中央集權的管冶方法令學生跟教職員(2)都屢屢表達不滿。新校長沈祖堯如果真心尊重學生、教職員、職工、校友的意見,當務之急是取消以上倒行逆施的政策,並恆常就校內的議題,舉行真正的諮詢會。

(1) 估算方法透過開出班次數量x50就 等於乘客數量,倒果為因。仲要得星期一、二、六、日。大哥呀!知唔知星期五又會好唔同星期一、二架?
(2) 一群教職員在校內流通處發匿名信,指責校方高層以高壓手段打壓異見聲音。詳見《中大學生報10年3月號》
************************************************

8招教你如何辨別假諮詢

1) 電郵由中大公關組而不是學生事務處,或相關行政機構發出。
2) 諮詢在室內而不是戶外公眾空間舉行。
3) 諮詢在上課時間舉行。
4) 諮詢會沒有具體議程或討論事項,只稱希望了解同學的意見。
5) 沒有足夠資訊討論,向校方索取時校方諸多藉口拒絕。
6) 諮詢會沒有足夠宣傳,只電郵通知學生組織了事。
7) 諮詢期間吞吞吐吐,一問搖頭三不知。
8) 諮詢完結前沒有回應同學的質詢,亦沒有答覆具體會如何跟進。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