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新生註冊日,當我報完大細O準備從蒙民偉樓離開時,有人突然塞了一本迎新特刊進我手中。原來是中大學生報出版的。回到家,翻了翻,覺得它有點意思,也說了很多似乎跟大學生活有關的事,就繼續讀下去。到了九月,我看到報社迎新夜和傾莊的廣告,又想起那本小書,就開始參與報社的傾莊活動。我和中大學生報的關係大概就是這樣開始的。

我是一名 IFA (保險、財務及精算學)學生。記得 JUPAS 選系時,我腦中基本上只有「三大」商學院的學系,因為它們的「錢途」和「出路」大概比較好吧。一年過去,GPA (平均學分積點)並沒有如之前想像般安全「過三」,不同的經歷倒得著不少。先是參與了反高鐵運動,第一次參加遊行,第一次留守政總,第一次包圍立法會。更重要的是,我從中體驗到制度的荒謬,以及覺察到我們對「美好生活」的想像是如此匱乏。我們在三月正式上莊。其後,在出版工作之餘,我們在不同程度參與了五一六公投、「新民女」事件和六二三政改投票等事件。我對資本壟斷和封閉政制所造成不平等多了一份厭惡,又對「什麼是民主」這個問題作了不少思考。一切似乎都衝著 IFA 這個身份而來——我開始對自己之前幻想的職業路向產生質疑,也發現,JUPAS 的派位未必一定局限了自己的出路。

也許這才是大學的可愛之處。儘管我們一進來大學已被派往某一個學系,但選擇和改變的空間是存在的。我們可以選擇某種生活模式,某種對學業的態度,參與某些活動,甚至選擇轉系(事實上我一位莊員剛轉了系)。當然,我不是說大學是獨立於社會的一個組織,而事實上,大學生也要面對沉重的 grant loan,以及未正式進入求職市場就已加在身上的競爭的壓力,也會受政府各項政策影響。但大學生始終擁有更多時間,手握更多資源,去進行選擇和改變。

事實上,只有你才能描繪未來幾年的大學生活,甚至是未來人生的圖像。這本書或者只能告訴你,一些我們所知並認同的生活。一切的改變,還待你自己去定奪吧。

總編輯
鄭智浩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