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
仲差一年就大學畢業,揹住廿萬grant loan債,人工得 9k ,仲要交半成人工供強積金,輪公屋要等十年,買私樓又買唔起。

三十歲,
人工升到 18k ,失去公屋申請資格,排到半路俾政府踢出條隊。強醫金立咗法,加埋強積金冇咗一成人工。
為結婚死死地氣買間五百呎新樓,交完首期已經乾塘,仲要月供一皮。
餐餐捱飯盒,唔敢生仔,惟有日日咒新移民拎綜援就生仔冇屎忽
——雖然你明知自己交嘅稅連還足自己大中小學教育高成本都未必夠,根本擠唔到錢俾綜援其他人。

四十歲,
你同你老公/老婆人工加埋 50k ,不過柴米油鹽同廿年前比貴咗成倍,午餐肉一罐廿蚊,買菜十蚊得半斤,因為大陸沿海搞商業,內陸搞工業,冇人搞農業。
樓未供完,生咗個仔,奶粉錢尿片錢學費樣樣要儲,老竇老母一個糖尿病一個高血壓,又要俾錢送佢地入安老院。

五十歲,
卒之供完層樓,諗住舒舒服服,點知公司嫌你老,裁員。
你搵唔返本行做,走去做看更,人工由 30k 跌到 6k 。
個仔小學未讀完,仲有排未出身,你就日捱夜捱,兼且去讀再培訓。

六十歲,
風濕骨痛,巡七十層樓巡到膝頭打鼓,你知自己做看更做唔到幾耐,但一唔做就要執紙皮兼拎綜援。
搏命捱多五年就可以拎強積金,不過搣唔到幾耐。
層樓舊咗,成日有發展商話要拆樓搞重建,政府十年前已經修例,樓齡卅年以上就可以強制收樓,冇得say no,到時你都唔知可以住邊樹。

你惟有寄望個仔。
這一年,佢二十歲……
********************************************************************************

放下手上的小書,你回到的就是這樣的現實。
八九六四,中國人民為他們身處的現實而站起、呼喚、反抗。
你有屬於你的現實,
你也有屬於你的站起、呼喚、
反抗。
或者,
也可以閉上眼睛等死,
也可以跟境遇相同的人爭吃有限
的幸福。
放下手上的小書,
你回到你不能迴避的選擇。
現實是不能迴避的。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