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暑假,超過三個半月,比一年的四分之一還要多。暑假剛開始的時候,覺得時間很多,但轉個眼,暑假又結束了。回望這個暑假,經常都會有種「Busy doing nothing」的感覺。勞勞碌碌,上過法文班,出版了《六四特刊》、《迎新特刊》和《九月號常刊》,又參與了籌辦善衡這所新書院的第一屆 O Camp。瑣碎的事接踵而來,令我應接不暇——主要不是體能上應付不來,而是心理上的負擔很沉重。我從沒想過大學的暑假會這麼繁忙。

由於那種「Busy doing nothing」的感覺,也因為我想做好 O Camp 組爸的角色,令我更想知道,大學究竟是什麼。為此,我特地借了金耀基的《大學之理念》來看。金耀基是中大前校長,在任時曾引起不少風波,如國際化事件、「肥上瘦下」的減薪事件和殺系事件等。但這本在他上任前差不多二十年出版的文集,卻完全看不到半點金校長的影子。「人係會變嘅」,唯有這樣解釋吧。

金氏在《大學之理念》其中一篇經常被引用的文章,是〈象牙塔與服務站〉。文章這樣形容「服務站」:「社會要什麼,大學就給什麼;政府要什麼,大學就給什麼;市場要什麼,大學就給什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學已非一獨立研究學問之地,而成為即用的知識的工廠,大學與社會間的一個保持清靜思維的距離也消失了。」香港的大學與社會之間,能否有一個清晰距離固然值得相榷;但大學漸有「服務站」、市場化的傾向,卻是不容置疑的。我們只要一看深圳分校的設計,只開兩大範疇的科目——理工科和商科(1),就能略知一二。

若論書中最深得我心的一句話,非懷海德 (Whitehead) 之言莫屬。他說:「大學之存在就是為結合老成與少壯以從事創造性之學習,而謀求知識與生命熱情的融合。」所謂「創造性學習」,我以為重點在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思想的沖擊,而此互動又必須建基於學生以熱情主動學習、探索、質疑。

看清現況,訂立了理想,就要在現實的限制內/外實踐理想。把這度尺放回我在暑假,甚至是在大學生活所做的一切,有幾個問題可以問自己:我所做的,是否純粹地在滿足其他人的喜好,本身毫無價值?所行的路徑又是否僅是前人的路徑,缺乏自己的思考?我是否熱衷追求不同的知識,並願意為此與其他人互相研習,甚至激辯?

又是新一個學年的開始。有時候,對自我身份的探索,會消耗人生的不少光陰,但這不能成為我們隨波逐流的藉口。不單是我們在大學的定位,我們在社會的角色、人生的意義,一切都值得我們省思。而思想之後就是行動,為貫徹自己所相信而作的必要的行動。是時候弄清自己身在何處,應往何處走。

「假如世上有正確的道路,最終它必然只能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迎新特刊2010》

總編輯 鄭智浩

(1) 校方在暑假為理學院和工程學院舉辦的簡報會中表示,在擬辦的深圳分校,兩個學院將合而為一,同歸一個學院管理。理學院並不同意此建議。有關兩次簡報會的內容,請參考 http://www.provost.cuhk.edu.hk/sz/zh-TW/campus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