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珍叻

談及新書院的全宿共膳,可想像Franklin如何貴夾好食、住I-house助你keep fit;亦可想像I-house渡假屋式的舒適間隔、書院樂也融融的生活。但不能避過背後最不合理的,是要學生當下承諾讀大學期間一直住宿及每星期共膳三晚。然後,視退宿為特殊例子,因為怕不住宿的新書院人,若要轉書院,將挑釁書院制。

且聽新書院同學成襲怎樣說:「呀……當我第一次知道要住宿住三、四年的時候,其實我是拒絕的!因為我覺得……呀……你不能叫我住、馬上住,第一,我要試一下,我又不想說……住一個地方入宿以後加了很多規條,那生活,動L……很嚴!很悶!很煩!結果出來我可以罵誰,根本沒有這種生活!這證明上面那個是假的……我說先要給我試一下…的機會也沒有。」當其他人恨三年必宿不是他們的,成襲卻葡萄那試一下的機會。

偽成襲還說:「我唔鍾意承襲law,本身歡喜新書院冇傳統,點知佢共膳學人High Table Dinner!都唔知比起平時有咩唔同。」

還望偽同學來年新生活愉快,其他同學如有消息提供,我地有堅報料熱線,我靜靜雞話你知,26036404。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