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夫社會二 陳烈春

現在的很多學生是教育制度的受害者,卻被批判成為一個頹人。有怎樣的教育制度及教育理念制度,便會培養出怎樣的學生。中四至中七的四年中,我們都在不停地主動,或很多時被迫要操大量的試題,以在公開考試中取得佳績。大學一年級,在書院通識的堂上,老師不停地批評同學欠缺國際視野,只是在我們過去的教育中,我們根本不需要什麼國際視野,我們今天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我們(至少是我)具有對考試及PASTPAPER的一份狂熱。如果我(們)很早就具有如那教授所得的什麼國際視野,我(們)還可以坐在這裡上課嗎?

香港是一個功利至上的社會,也是現代資本主義的典型社會,以商立港的社會一向講求效率至上,資源要用得其所,要PROFITMAXIMIZATION。這些都是要求在短時間內就可以立竿見影,不用長遠的思考和規劃,長久下去,使人鼠目寸光、短視、欠缺遠景的視野。

今之教育,無論中學大學,無一不受到這種思想的侵蝕。會考高考是就典型的短視功利例子,在短短的兩年之間就要把學生的成績催谷,一切為成績服務。不可否定,學生的成績一定可以大幅提升,但問題的關鍵是只有1/3的人可以升中六,只有1/2*的中七學生可以升大學(除不知所謂的呃錢副學士以外),那麼其餘的2/3及50%呢?他們成為教育之下的弱勢,中學的教育中,他們得不到好的成績,那麼他們還可以有其他的東西得到嗎?放榜了,成績不佳,被鼓勵入ASSO、IVE,學費不菲,出來工作,薪水比人低一截,負債可不比人輕。為了他們,我們是否可以減少催谷,而多點省思中學教育在社會中,在學生本身生命中的一個位置。而不是努力地比拼入U率,合格率,我們付出的努力豈是可以用數字來度量,教育本是以教改變人,如今,卻是本末倒置。

我們的中學教育,是否一定要照搬商業運作的思想價值。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又是否忍心把有血有肉的學生當成成批成批的貨物,都按一定的程序,流水式作業呢?會考高考放榜日作為中學教育界的業績發佈會,找來傳媒拍照,出新聞,掛出醒目的BANNER,「今年的成績,我校……」。某校以「光榮完成中學會考歷史使命」對中學會考作一總結,我才頓時明白,我才頓時明白,原來他們的任務及使命就是為了會考,而非培育學生。標題如此赤裸裸地反映了心中的想法,如這真是香港教育工作者的使命,這不亦是香港之悲哀乎。

教育是一個社會的支柱。如今,我們的教育丟失了靈魂,他朝,我們的香港也只會剩下軀殼。

*根據編輯查找的資料,只有約1/3的中七學生能升讀大學。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