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髀翼雙飛

「趣聞」1:書院制就像吃中國菜一樣?

據說深圳分校亦會實行「中大引以為傲」的書院制,成為全亞洲第二所實行書院制的學校。作為中大人,大家大概心知肚明,中大的書院制一早被批評為有名無實,書院不過是用以分配資源如宿位之類的行政架構,所謂的書院精神早就名存實亡。對此有人認為是收生太多,書院教育難以滲入學生的生活云云。於是近年新書院推出市面時,就算被狠批書院理念為空降之物,總之書院細細人少少就成為賣點。可是,當《南方都市報》問及中大協理副校長徐楊生關於深圳中大的書院制時,徐卻說:「書院制就像吃中國菜一樣,人越多越熱鬧越好」,還瞎說香港中大「有些書院強調中國文化,但是也有英國的風格」[1](邊間呢其實係?)。人少就「專注」,人多就「熱鬧」,就算跳過書院精神重要與否的爭論,徐的一席話可謂已暴露了書院制在今時今日已變成你想點得就點的賣點。

「趣聞」2:中文大學「以英語為主的雙語形式進行教學」?

「國際化」一詞自零五年由上任中大校長劉遵義提出以後已弄至滿城風雨。劉的「國際化」基本上是英語化,再加多收非本地生、交流生,與他的「茶餐廳論」[2]是同期產物。可是中大的辦學理念實以中文為本位,然後才能「融合中西學術,宏揚中國文化」,況且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條例》,中大的主要授課語言須是中文,於是不少學生或校友都對其言論作出過猛烈抨擊,校友關注組更特意為此編書一本(《令大學頭痛的中文》)立此存照。事隔數年,徐揚生竟毫無顧忌地揚言,中大深圳分校會「堅持國際化」,並「以英語為主的雙語形式進行教學」,實在令人咋舌。

「趣聞」3:六皮野一年,仲講教育公平?

徐揚生提到深圳分校「所收取的學費會比國內高校要貴,比起浸會大學在珠海的聯合學院收費也會稍貴,但與內地生到香港讀書的學費差不多」,而早前校方已表明學費不低於六萬元人民幣一年,家境冇番咁上下都唔駛諗。

沈校長雖在「學生會與大學主管人員會議」[3]時提到「希望有一些資助給予貧窮學生讀大學,製造教育公平」且「不會接受有錢就有得讀、送禮走後門」,但這學費已遠超「貧窮學生」所能負擔的水平,資助再多也有限制——最多俾你一年資助一百個好未,還不是只佔收生十分一(或更少)?深圳中大的目標顧客擺明係有錢人,仲點講「教育公平」呢?

「趣聞」4:變成學店就退出,咁咪即係退硬兼晒氣?

學生會幹事會與沈校長會面時,有同學問道「中大校方對於要堅持中大精神有幾堅定? 」,沈隨即回答:「如果真的做不到,我們會退出,不會讓分校變成學店」。今日的香港中文大學自上任劉校長提出「茶餐廳論」後,至今也未能洗脫學店的嫌疑。深圳分校將書院制當成販賣學院品牌的賣點,公開要「堅持國際化」,並「以英語為主的雙語形式進行教學」,加上學費之高昂,它怎樣能堅持中大精神,或不淪為學店呢?

到時,校長,你係咪真係可以退得咁易先?

[1] 徐揚生:用十年為深圳辦世界一流名校(《南方都市報》2010年9月3日)
[2] 劉遵義03年10月以候任校長身份公開會見師生時,以經營茶餐廳比喻治校理念,「廚師由我請,學生是顧客,客人不喜歡,可以不光顧,沒理由由顧客來選廚師」。
[3] 學生會與大學主管人員會議(http://www.cusu.hk/v2/meeting_with_VC)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