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裡腐爛或,成功更腐爛
–古谷實《茂利飛車黨》

文︰阿邊個

人如何作為一個生物性腐爛的最佳演繹,古谷實的漫畫確是無法錯過。而這甚至不是其中一兩個個別角色在《茂利飛車黨》這樣的書上的個別演繹,不是搞gimmick的開場白,而是整個故事,所有角色的氣氛,他們由始至終面對的困境。

關口是沒有目標的大學生,見到大胸脯的電單車女騎士小翠便要加入爛到震的青山電單車隊。除了關口外,還有關口的電單車同學橫田、三十二歲冇野好搞的少爺首領、鹹到笑的理髮店長伊藤茂、小僂儸克勤。

他們是誰、性格如何都不緊要,但每個人都不是自己「主人」。首領最失敗,冇腦得驚人,常被人騙財騙色。克勤體型細小,焗住做契弟。伊藤太鹹濕,又偏偏要結婚,總愛出軌,出軌完又總被老婆芳惠追殺。橫田完全沒有自信,要借助外星人的靈氣她才能向關口表白。關口唔知自己想點,淨係記得自己怕麻煩,明顯連溝女都怕麻煩,連肚臍對落發左霉都幾乎唔想理。

如果你幻想《廢柴同盟》的年青流浪者真是少數的loser,那麼《茂利飛車黨》則可能令你產生新的幻覺︰關口是大學生,再冇耐性都有天份自學學識渣電單車;首領看起來和《廢柴》中的廢柴冇乜分別,但佢至少衣食無憂,而且已經唔係處男。他們不是loser了吧。但他們的痛苦、無聊、無奈、腐爛的切身體會不就是不幸嗎。當不幸是每個人命定的結局時,不幸便不再是不幸了。不幸是日常到震的爛,爛到震的日常。

結局是超級悲哀的。關口獨自散步,沉思如何可以冇咁「怕麻煩」,成為上等人。那是一個自毀的前哨吧。而自毀竟又是最平靜的。

不過,成個故仔總算有個缺口。就係外星人出現的一剎,橫田找到明白問題的清澈,或者進入生命的勇氣。外星人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吧,「一晚五鑊」。或者說,如果人類唯有見到外星人才能明白自己並進而破處,這將會是個多麼好的世界。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