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企撚

我城最近的政商界眾聲喧嘩,紛紛就香港的高樓價、貧富問題表態。有別於以往,政府跟商界終於不再口徑一致,儼然分作兩個陣營。商家們一致表示政府應該負起現在貧富懸殊嚴重的責任,甚至試圖迫使政府動用外匯存備扶貧,對商界如何造成現在的社會狀態則避而不談,胡定旭甚至敢在此風頭火勢提議減利得稅。政府則力指商界要就香港的貧富懸殊負起更大的責任、對扶貧擔當更大的角色,於是佢就可以繼續擔當「小政府」的角色。

在施政報告前的吹風階段,將扶貧這個波吹來吹去後。政商界明顯取得共識,擔起紓解民怨重責的關愛基金,短短兩日估計已落實了35億元捐款,絕非巧合。本來這個政府同商界的愛情故事結局應該係Happy Forever and Ever。但不知是否如坊間猜測般因特首位置的爭奪,陳啟宗高調質疑關愛基金,拒絕認捐。鬧劇至此,劇力又到了另一高峰。

政府應該在社會分配擔當一個甚麼的角色,中大學生報過往已經有不少文章討論。適逢晨興書院捐助人陳啟宗連續兩天在明報刊登文章,推廣「企業賺錢已盡基本社會責任」的想法。筆者只好借此機會,與陳啟宗商榷企業家有甚麼社會責任,以免他日晨興書院院訓由「博學、進德、濟民」變成「博學、賺錢、賺錢、賺錢、賺錢……」

看了陳啟宗的<企業家的社會責任>,驚喜交集。喜的是他好歹也把企業家最後的慈善面具脫下了,說出了所有富豪們的心底話:「我賺錢靠的是我的本事,捐錢是善舉,不捐錢是道理。」驚的是社會上的反彈之少反映一般市民都同意陳啟宗文中的邏輯。可是,富豪們賺的錢全都是他們應得的嗎?

第一個我們要引入的概念,就是富豪們賺多少錢,其實是跟制度息息相關的。最直接就是稅率,全球推行的累進制其中一個好根本的概念就是因為現在的制度是有利有錢人賺更多的錢的,所以就要向他們徵收更多的費用。所以富豪們賺多少錢除了建基於他們的天賦、努力、際遇外,更多的是制度本身。香港的稅率之低不用多講,在2005-2010年,政府更多次減低印花稅、物業稅、公司利得稅等所謂的富人稅,基本上比梁錦松加稅之前的水平更低,甚至連遺產稅都取消了。減稅,固然不是因為香港已經解決了結構性財赤,不過證明了富人對制度的影響力之巨。我們的社會制度有幾公平可見一斑!

第二個需要考慮的是富豪們的錢是如何賺到的?身為恒隆地產公司董事長的陳啟宗也許不會明白為什麼房地產業在全球各地都是較不受尊重的。這其實很容易解釋。因為全球的房地產業都離不開藉著佔有土地這資本來賺錢,如果你要在上面居住、做生意,你就要付費。容許一部份人掌握別人的生產資本,本身就不公平。如果將這情景置放入數百年前的社會,難道你還能要求農奴對地主感恩嗎?這個例子說明的是,錢不會由天跌下來,不會結在樹上,更多時都是取自市民的身上。

第三個需要考慮的是富豪們賺到多少錢與我們何干?在獅子山精神的光環下,香港一般會被理解為「機會相對平等的社會,人人都有營商及賺錢的自由」,所以不論結果如何,亦是公正的。這是真實情況嗎?上星期在電視上播的香港貧窮問題系列--世襲「教育」,十分清晰地展示了孩子不同的背景可以為他們帶來多大的影響。所以縱容貧富懸殊,其實只會為我們的子女帶來更不平等的社會。

陳啟宗一方面叫政府不要加稅,另一方面又叫人不要期望富豪們捐輸。面對日益貧富不均的社會,失去希望的香港人仇富,是仇得有道理的。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