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稀泥

要談醫療改革就必須先回答兩條關鍵問題:點解要改?應該點改?政府預計香港的工作年齡人口與長者的比例,會由現時的1:6變成20年後的1:3,到時政府將無法再負擔增加的醫療開支。姑勿論政府對二十年後的預計有否錯誤,讓我們先了解一下香港醫療體制的現況。香港現時的公共醫療開支佔GDP的比重(2.8%),不及其他發達國家的二份一(見表一),所以絕非如政府所言無上升的空間。當我們的政府可以在05年至今減去每年達十九億的富人稅(1),印花稅則維持在特低的0.1%水平時(英美為0.5%),其實政府大有可能在無需影響一般市民的情況下,應付新增的醫療開支,未必如政府所言那麼急於改革。

向最垃圾醫療改革手段學習

即使現時的醫療體制真的需要改革,又應該點改呢?在0 8年的首階段醫療改革諮詢提出的六個方案,其實一開始就否定了以上提到最簡單的加稅的可能,假定了一定要在其他渠道分擔醫療開銷。到剛出爐的第二階段諮詢,但政府選上了在首階段被政府評為「不能預計和不足夠的輔助融資」的自願醫療保險計劃(2)。此計劃在全球只有美國作為主要融資手段,亦成功地令總醫療開支佔GDP比例在發達國家之中居首位的美國,預期壽命驚人地低。不但令醫療開支騰飛,窮人無法負擔,亦無助減低公共醫療開支,錢白白送給保險公司。於是正常人都會問:點解好抄唔抄要抄美國?

醫療私營化的前菜

政府的諮詢文件給了答案我們。政府稱推行私人醫保的一大原因是改善醫療系統公私營失衡的問題。可是我們一般不會說消防、教育公私營失衡,那政府所謂的失衡究竟是甚麼回事? 其實如果只考慮基層治療(即一般的門診),私營市場佔近7成,比不足3成的醫管局門診多一大截(見表2)。可見,政府常常掛在口邊的失衡其實是指昂貴的手術等醫療服務。可是這些服務絕非一般家庭可以負擔,所以一般人才會在這些關乎生死的大事上苦候政府的服務。如果想解決現在輪候時間過長的問題,政府就應該全力提升公營服務,又何苦將大家一手推往大家無法負擔的私人醫療市場呢?

公營服務勢受影響
其實近年公營醫療意外頻生,其主要原因便是醫生的工時過長,龐大的工作量和壓力令很多醫護人員投向私人市場。大量富經驗的專科醫生流失,令大部份的專科面臨青黃不接的處境,淪為供醫生實習的場所。政府既然不能在短期內增加醫護人員的人數,更沒有理由用公帑補貼私人醫療的發展。雖然政府多次重申發展私人醫療市場,不會損害公營醫療質素。但觀乎我們政府多麼熱衷擔當它的「小」角色,再加上前車可鑑的美國經驗,實在難以讓我們一眾小市民安心。

藥費提升指日可待

即使長遠能解決醫療問題,公營醫療質素又無大跌Watt,亦不代表我們的惡夢完結。因為病人根本無法分辨藥物及手術的質素,而且你亦不會夠膽用健康去試下D產品。可以想像,私人醫院其實係?住支槍對住你個頭,問你:「要錢定要命!」你敢唔俾嗎?這就是為什麼政府一直都要求私人醫院要套餐式收費的主因。當然最近頻頻表態話做唔到套餐收費的私人醫院會否屈服尚係未知之數,不過,即使最後做到套餐收費,難保唔會每隔一段時間就跟九巴、西隧一樣加價。我地唔搭車都仲可以踩單車,唔食藥唔通真係食自己咩?

我只想身體健康

最後又回到最開初的問題:我們到底為何要推行醫療改革。從來都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生病,在這種意義下,根本從來都不存在甚麼濫用。可是如果我們依舊相信商業邏輯應該進佔關乎生死的醫療領域。同意我們應該受到甚麼治療,應該按我們有多少錢,而不是根據我們有甚麼需要。醫療私營化指日可期。領匯迫走小商戶後,是名牌中小學一窩蜂轉直資收天價學費。窮人吊命,全家當災的景況離我們還遠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