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者:Javier、Vincent、Echo
整理:Javier

今年中大四院劇賽邀請了資深的劇場工作者,為各書院的同學提供值得參考的意見。評判團中,陳國慧小姐(Bernice)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簡稱IATC)的經理,統籌今年「藝評新世代——藝評寫作導領計劃 」計劃。本報特邀Bernice進行訪問以更深入了解藝術評論在本地的發展。

在地第十八個年頭

IATC香港分會於1992年成立,為亞洲第五個分會,致力推動藝評在本港的發展,舉辦各類型的活動,如劇評訓練、舞評訓練等,亦有出版刊物,記錄演藝界近年曾創作、演出過的劇目以及相關評論。近年IATC亦致力推行藝評教育,06年進行第一屆的「藝評寫作導領計劃」,今年第四屆的主題為「藝評新世代」,以新視野藝術節的演出項目作藝評寫導訓練。

藝評新世代—— 藝評寫作領導計劃

此計劃共分三部份:演前活動、演出欣賞及評論發表。演前活動包括藝術評論和評論書寫基礎講座,透過邀請文化界、藝評界的資深工作者,藉講座向參加者介紹藝評寫作的概論、方法等,以引起他們對於表演藝術及寫作的興趣及思考。今年邀請了林沛理先生(《瞄》雜誌主編)及林克歡先生(著名劇評家)擔任嘉賓,兩者對藝評的理解不盡相同,討論期間各參加者都踴躍發問。

除此之外,表演前活動亦包括針對性導賞、參觀綵排、與演出團體交流的環節。筆者參加了其中一個節目《後代》(導演:鄧樹榮)的導賞,與演員及導演討論關於劇目的種種,包括內容、創作意念,作品背景的分析等,使參加者能多理解將欣賞的劇目,更易掌握當中的細節。

Bernice表示參與這計劃的人數有持續上升的趨勢,以往只做大專生的藝評培訓,但由於需求關係,本年度亦增設了公開組,一方面吸納參加過的大專畢業生,另一方面亦吸引對藝術有與趣的普羅大眾,甚至連記者、藝術行政工作者亦對此深感興趣。

藝評本身與藝術作品之間有密切的關係,評論者的論述有助作品更趨完滿。而不同藝評者之間的評述往往帶著不同的思維結構,為藝術工作者、觀眾帶來不同層面的思考。除此之外,「藝評本身亦是各種藝術形式美學經驗與藝評者生活的經驗結合,是一種可以獨立自存的藝術體裁,一篇好的藝評,往往同時具有高的欣賞價值」。

但在香港,藝評一向不太受關注,而本地報刊有空間刊登藝評的媒介不多,只有信報、大公報、文匯報等報偶爾出現篇幅較長的藝評。Bernice試過因為版面問題,預留了的版位都要讓給廣告刊登。雖然網上平台可以發表的機會很多,但在坊間媒體刊登有著重要的作用。

創作與反思的分離及歷史的散佚

藝評作為一種批判思維的表現,本身是一種經驗的沉澱,作品演出與評論之間是一種不斷溝通的關係。導演、演員會透過評論得知社會對作品的反應,然後不斷調整劇目細節,以回應社會對此劇的看法。然而,香港的特殊藝術生態卻限制了藝評的出現。外國的劇目,多數一連上演三、四十場,藝評於大眾媒介上的發表對於入場人數有極大的影響力。但香港的劇場往往只演四至六場,藝評趕得及刊登,都差不多是尾場,甚至乎很多時候演出已經完結,想觀看的話就要等其再度上演。

香港目前雖有藝術資料庫(設於香港中央公共圖書館),但該中心有關香港戲劇發展的資料收藏較少,而圖書館亦不會主動搜集相關資料以擴充館藏,只會等待他人捐出相關的資料與文獻,普羅大眾並不太能從中了解香港的劇場狀況。在大眾媒介刊登藝評,能增加劇場資訊的曝光度外,能使巿民能相對方便地透過搜索本地媒介以了解更多本地劇場的資訊。除此之外,它亦為藝評提供了一個實體保存的地方,使藝評不至輕易散佚。

未來發展

不過說到底,Bernice認為藝評發展最大問題還是因為香港沒有文化局。藝術團體要資助,向藝發局就單一專題申請;要場地演出、則向康樂及文化事務處申請。康樂與文化是兩碼子的事,放在一起處理,顯示出在政府眼中文化藝術只不過是娛樂的一種,加上場地供求緊張問題,無法讓劇團可以專心發展,所以本地有能力涉及藝術教育的藝術團體並不多。香港的文化藝術發展只是不斷地就單一性的個人(團體)喜好出現或消失,而無法確切面對香港現今的文化需要。面對著資料甚為空白的戲劇界,IATC希望除了培訓新一代年青的藝評者外,還透過戲劇年鑑的出版,結集他們及其他藝評家的戲劇評論,慢慢建立一套較為追得上戲劇界發展的小資料 庫,以彌補這片空白。

後話:劇評寫給誰看?

很多人會問,沒有看過演出的人,劇評會否對他們沒有意義?Bernice解說道即便沒有看過演出,劇評本身都可以是一篇寫得好好,很值得觀賞的文章。而且一篇藝評,若果可以勾起你對該劇的興趣,本身已很有意思,香港戲目上演之多,很難觀賞所有演出。當一部戲目再度上演的時候,你便可以根據過往觀賞者的評論,選擇一些適合自己的劇目觀賞。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