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向晴軒

要數中大最活躍嘅學生組織,點可以唔提最鍾意做社會服務嘅扶青呀、義工隊呀、團契果啲呢。所以邊個話大學生唔關心社會、「閂埋門做皇帝」呢,我就第一個出黎鬧佢超錯!你試下響藝墟兜一轉呀,係咪發現好多soc都有做社會服務呢?小弟都唔係做過好多資料搜集,叫做係咁意check返對上幾個月嘅mass mail,發現中大學生組織大概以下列幾種方式去「回饋社會」:

0.

義賣。例子有逸夫奧比斯賣慈善餅乾、或者逸夫扶青賣雲南民族特色紀念品、又或者黎緊崇基扶青情人節賣金莎花——話籌錢比斯里蘭卡啲小朋友喎。其實我都可以板起面孔咁話:佢地令同學捐咗錢就覺得自己好有愛心,唔洗再諗或者做其他野。不過我諗大家買果塊曲奇果陣,心裡面都未必係諗住啲小朋友;你買係因為係你個fd整嘅,佢氹你買係話個曲奇「好好食」,而唔係講下啲錢可以點幫到啲小朋友。咁睇落「義賣」都唔算社會服務姐,大家大可skip左呢段啦。

1.

探訪。主要都係去探訪下啲「弱勢群體」咁啦,譬如崇德青年社歲晚就去左同啲獨居老人傾計、聯合扶青又陪啲肌肉萎縮症患者去海濱公園呀、小扁擔又派下圖書俾啲山區小朋友,都幾好呀。不過我都幾懷疑呢啲做一次半次算數嘅探訪係咪真係幫到人囉。啲服務團體成日話,老人家同年青人傾下計就已經好開心,但開心得果個幾鐘有鬼用咩;又成日話探訪活動「好有意義」,但又講唔到有乜意義喎,可能係培養下自己悲天憫人嘅情操掛?

2.

服務。叫做真係做啲野,唔剩止去老人中心、特殊學校做下show、搞下氣氛就算。譬如逸夫扶青去幫老人家做家務呀、崇基扶青教南亞小朋友整問卷呀、或者三心社返貴州義教啦。佢地好認真架喎,例如小扁擔為咗善用黎自校友嘅捐款,同學係要經過嚴格嘅訓練先俾去架。但諗真啲,呢啲所謂「做實事」其實都唔係好過探訪好多——你幫得幾多姐,最多咪救下火,又唔係去防火喎。上網睇返參加者啲感想,咪又係好感動呀、個天藍過香港好多呀、同啲組員嘅合作好難忘呀之類,咁囉。小扁擔響mass mail話想「感動老師,促進當地政府,做好本分,改善學校」喎,我只可以說,你加油喇。

3.

探究。大部份soc都唔會做呢啲,但有少數組織如基關組,會搞貧窮工作坊,講下貧窮嘅成因呀、合作社係咩經濟模式呀,研究下點解會有社會問題;之後再結合行動如落區同工友訪談,從基層嘅狀況反思社會制度。中大社會服務隊個網頁,話佢地早期都會「研究社會現象」,而家就唔知啦。我諗要幫人,最起碼都要知道啲社會問題嘅成因啦,如果唔係點知會唔會愈幫愈忙呢?

唔係話0-2無用,但唔好剩係做完呢啲就覺得自己好幫到人囉。睇返好多中大活躍嘅社會服務團體如AIESEC、扶青、Golden Z(崇德)、YMCA,其實都係啲超巨型跨國組織嘅分部,唔係由啲所謂嘅社會賢達開創,就係有大企業積極捐助;佢地嘅宗旨始終都係培養明日領袖,所以會搞大量就業講座、聯誼活動之類,比如聯合扶青仲搞埋情人節舞會添。不過咁你做高官做CEO,好似點都要睇下第三世界啲人有幾慘,先可以曬下自己有見識嘛。

唔知你覺唔覺,如果唔理啲社會問題喺邊度黎,就愛心爆膨咁去「服務社群」,咁啲服務嘅對象,都只不過係工具,幫唔幫到佢地根本唔使理。做義工唔需要你知道啲窮人點解窮、弱勢點解會弱勢,只要你出賣自己嘅勞力時間金錢,就可以換取CV靚啲、自我感覺良好、提升宗教情懷、溝下仔溝下女、或者表現下自己幾有愛心咁。問心果句,除左令佢地開心一陣,你可以對佢地嘅生活狀況有咩影響?強調佢地「一開始幾慘」同埋「之後幾開心」,都只不過係想講到自己好似好有用咁。

如果你真係想幫人嘅話,最好都係諗清楚點樣做先幫到人先啦。

分享至:

9 Responses

  1. G

    The writer holds ridiculous scepticism which must have been developed from his/her lack of participation of service.

    All in all, what a total piece of unjustified article, which can be tossed to the bins without a second thought

    回覆
  2. jojoba

    I rather think, they are just young students who are not yet equppied of much expertise to serve the community,
    How can you expect them to “bring big changes” to the society overnight? Would love to challenge the proud author of this commentary: “Can you come up with better solutions if you are just an undergrad student who wants to contribute to the community?”

    These students have done their best, at their level of capability, to contribute using their skills and caring hearts.

    I applaud them for their persistence in charity work, despite receiving unfair attacks like this.

    Bravo students!

    回覆
  3. 微不足道的小義工

    呢篇文章的確係探討緊做義工ge意義
    原本可以係一篇比義工好好反思ge文章
    可以比義工好好諗清楚自己做緊乜野
    亦反思一下自己ge定位

    可惜,作者輕佻同自以為看透世事ge態度,除左令人扯火之外,乜都做唔到
    再睇落去,「不過咁你做高官做CEO,好似點都要睇下第三世界啲人有幾慘,先可以曬下自己有見識嘛。」
    發現原來作者心目中ge義工就係咁樣,睇黎作者永遠唔會明白服務團體做每一個微不足道ge活動背後有乜動機有乜理念

    Anyway,我希望睇到呢篇文ge義工們
    除左扯火之外,都可以真係諗一下
    你賣金莎花,去陪孤兒玩幾個鐘,陪婆婆傾幾個鐘計,的確,如作者所講,微不足道
    咁你做呢件事ge意義又係乜,你ge動機又係乜
    希望每一個有心有火ge人,都可以借呢個反思ge機會,好好認清自己ge方向

    回覆
  4. 三點鐘的太陽

    固然這篇文章的作者有點輕佻,可是至少都點出了義工不是做就得,好似「微不足道的小義工」所講要反思一下自己做的東西是否幫到人,不應該自己做完,有滿足感就算。

    想分享一下近期一個最令我心痛的報導:全球最成功的社企–微貸(micro finance)被用作壞事,迫死印度數十個窮人。實在想像不到懷著滿腔熱誠,一手創立微貸,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看著變了味的「窮人銀行」心中是甚麼滋味。「將小額貸款變成高利潤、高增長的行業是在打開“潘多拉魔盒”,最終將會傷及窮人。」尤努斯這自白充滿憤怒、無奈、自責……正正就在警醒我們 好心唔係大曬,不論你係學生、還是和平獎得主,如果你不對自己的行為帶無比的自覺、批判,即使係善行都會好心做壞事。

    共勉之!

    回覆
  5. Gidion

    我同意人人都應該去了解呢d社會問題既成因
    但咁唔代表所有人都一定要了解個成因先可以做義工,又或者因為做義工既工作唔夠治本而唔做
    即使我明白左佢貧窮既原因係來自社會機會不均既問題,而要透過改變社會制度去解決,咁但係始終都要有人做一d最前線既福利工作架嘛,去探訪老人家始終要有人去,唔係代表我知道有一個一了百了既方法,就無人需要再探訪長者架嘛,所以你唔能夠係1,2就此否定佢地既工作
    再加上要解決一d根本性既問題,唔係一時三刻去上個街就搞得掂,你都要尊重有d人會好被動,認為呢d行為唔岩佢地,但咁係咪代表佢地無資格對基層表達佢地既關懷呢?唔通做佢地能力範圍內既義工都唔得?我同意佢地應該細心思考下做義工既原因,但佢只係想做下細範圍既義工令自己感覺良好,我覺得都要尊重
    最後,我承認係唔少人做義工係有目的,CV溝女點都好,總之從結果睇,有人付出左勞力時間去服務,最後有人得益,始終都係好事,你比大d自由度人地,然之後換取返受助人更大既得益,我覺得係好事,就係咁

    回覆
  6. G

    小弟是這專題另一文章〈服務學習作為某一種解答〉的作者,畢業以來算是在教育界混了兩三年。

    說實在的,從培養公民意識的角度看,現在的社會服務的而且確最缺乏的是對於整體社會問題的反思。或者說,現在我們對於社會服務的「反思」往往只是止於即時的感受,而十分缺乏對整個社會現況的分析。而對於現時社會狀況的切實批判(批判可不等於犬儒式的批評),卻正正是公民意識最重要的部分。有了批判和分析,公民參與才有具體的意義,否則所有參與和黃毓民式的民粹行為其實都沒有根本的分別。

    也明白一些同學可能覺得這篇文章對社會服務活動的批評有些太「串」,不過說實在的義工服務能協助的人永遠都只能佔極少數,不從根本出發問題不會消失。如果透過社會服務能夠提升參與者的社會意識當然最好,但現實卻似乎是大部分都滿足於眼前的小小成就。如此看來,社會服務就幾乎可說是把有意貢獻社會的人士「收編」了。

    單看這一篇可能你們會覺得受冒犯,但希望同學們也看看專題內的其餘文章,了解一下學生報的同學們對NGO的整體想法,也許便明白文章為何有這樣的批評。

    回覆
  7. 向晴軒

    @G
    其實你對我嘅義工經驗都幾ridiculously sceptical喎。老實講,我入U之後都無做過義工,但以前響中學呀、教會呀都做過唔少義工,假假地都叫做去過老人院做show、探訪過唔少獨居老人咁。

    篇文裡面有關啲人點睇「做義工」/將「做義工」講成啲點嘅野,一係黎自我自己經驗,一係上網睇到嘅,有根有據。請你響諗都唔諗就丟棄我篇文之前,都指出下我邊度講得唔岩,justify下你嘅見解啦。

    @jojoba
    我唔明你just young students係指邊個喎?大學生仲叫not yet equippied much expertise呀?

    同埋我都無話要佢地一日之內帶到啲咩整個社會翻天覆地嘅變化,我只係批評一種有問題做義工態度——就算你唔係咁功利只為CV,未諗清楚就去做,仲要以為自己真係幫到人,其實都好有問題。

    有無better solution?我上面講嘅3已經係一個幾好嘅開始啦——再強調返呢啲服務本身唔係有問題喎,只係為做而做、眼前只有服務對象果下開心與否、而唔係問返呢啲問題響乜野政治經濟背景之下產生,咁先有問題喎。當然了解左啲問題嘅根源,我都好難即刻搞革命推翻晒成個社會制度,但起碼搞返清楚個方向先啦?

    同埋完全唔同意students have done their best, at their level of capability喎。唔洗數返歷史裡面學運響社會改革扮演一個點樣嘅角色,身為大學生,做完義工之後嘅反思仲係停留響「好感動呀」「同teammate一齊嘅經歷好難得呀」嘅小學雞層次,我就覺得同their best真係差好遠。

    @微不足道的小義工
    「高官CEO」果度唔係想一竹篙打一船人,果段主要係想抽下果堆做服務做得最誇張嘅跨國團體水;從佢地生成嘅脈絡同埋資金來源,講下佢地最關心嘅其實唔係係咪真係改變到個社會,反而係教你點樣響現有不公平嘅制度入面向上爬。

    @Gidion
    似乎以上兩位都有啲覺得:點解唔比人地用自己嘅方法去關懷社會姐?點解一定要人地跟你果套先得?

    其實,呢樣野正正係我最想指出嘅。即係好心唔係大晒,三點鐘的太陽都有提到唔小心的話好易會好心做壞事。抱著「個世界好難改變喎,做得幾多得幾多算啦」,其實就係拋低左了解社會根本問題的責任。因為太「難」所以唔做(係咪太難就可以唔做,都可以再講),結果就係完全放棄根治問題,只係響現有制度的框架下嘗試做「小小野」。其實做義工嘅人都明白呢啲「小小野」解決唔到服務對象的長遠問題/只係解決到小部分人的問題,如果唔係透過做義工了解現實中的受害者點樣受到制度的壓迫,咁我諗唔到佢做義工黎做乜——只可以想像是為自利,或者令自己良心過得去。

    gidion話要尊重下「做下細範圍既義工令自己感覺良好」嘅人,但我就覺得呢啲人需要被批判。因為佢地正正係消費緊班服務對象:唔需要諗清楚係咪真係幫到佢地,或者咁樣做可以幫到幾大忙,自己感覺良好就算。諗深一層,佢地而家係當班服務對象係工具,唔當佢地係人喎。我就好難尊重呢啲咁不負責任的行為了。

    回覆
  8. 雲頂高源

    本人是這專題「一隻看不見的手」內另一文〈明施慎選——搞慈善?還是消費!〉的作者。

    我想我們不必否定「做義工」有些時候對受訪者有某種程度的正面影響,而持續性的工作又比一次性的「服務」有更大幫助(但觀乎校內各組織的服務是以一次性服務為主)。但是,若我們只著眼於一些眼前的影響,而忽視背後的社會因素和結構,則那些服務不但可能刺不中重心,更可能會越幫越忙。

    以支教/義教為例,參與其中的義工,應該都有種幫助內地山區/落後地區學生的心,否則不會出錢又出力吧。但在短短的日子,那些學生又能學到多少?可能是一點技能、知識,或是一些啟發。

    但我們還應該問問自己,這些服務對他們有多大幫助?當我們跟他們說「要努力,才能出人頭地」時,其實我們覺得這有多大機會發生?要回答這些問題,就先要回答,那些地區的教育情況是什麼?人民的生活處境又如何?為什麼他們不能獲得「適切」的教育機會?當中牽涉什麼政策和資源分配問題?

    這些問題的確不易回答,但若我們真的關心那些孩子的「前途」,就不能迴避這些問題,並會作出心態和行動的改變。譬如,我們會爭取廢除或改變戶籍制度,關注農村土地私有化的影響,質問為何全國資源全都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地方官員的貪腐問題,甚至是共產黨走資的問題。也許我們會發現,盲目的支教/義教,除了不能改變山區學生的處境(他們甚至可能隨時要綴學!),甚至會成為遮瞞根本問題,讓現況持續下去的「幫兇」(其實支教是中央大力推動的項目之一)!

    換句話說,如果不理社會背景,也不理受助人景況,只求自己感覺良好,並想像受助人未來都會很好,這些「服務」只不過是消費了受助人的不幸,我猜這也是〈中大仁〉一文的意思吧。

    回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