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呀理士多德你唔少

清潔工人職工會理事游叔無故被領匯的外判公司根記(根記清潔服務有限公司)解僱,上月六日工會聯同多個團體到領匯於觀塘的辦事處外抗議,要求恢復游叔原有職位。領匯及根記沒有即時回應,只派代表接受信件。游叔遂向勞工處要求調解,結果根記雖肯請游叔,但不會恢復原有職位,他正在嘗試找另一份工作。

工作範圍 生活狀況

游叔現年七十三歲,零九年十一月成為根記的員工,本來他在領匯旗下的停車場當清潔工,負責沙田區內八個停車場,每天上班八小時,朝七晚四,年終無休,月薪都不過是五千多塊。平日的工作要打掃泊車地方、辦公室和車場出入口看更亭,眼見的每一寸都要弄得乾乾淨淨。就算是公眾假期,游叔也自願去加班,為的是掙多幾個錢,好讓生活得以維持,因此過去一年幾乎沒有休息過。

游叔三年前已經加入工會,游叔活躍在工會,工餘時間會幫手辦遊行,向資方提出工人的訴求,亦處理不少工人遭受欠薪、拖糧的個案。於領匯停車場工作之前,他曾在其他外判清潔公司上班。後來該公司不獲續約便遣散了他。當時游叔年紀也不少,但手停口停,沒有法子,要繼續工作。

外判制度 只諗縮數

身為工會理事,游叔對外判制度有著完整的一套看法,他說那些外判公司為求投得工作或者工程,在價低者得的原則下,外判公司就會想盡辦法將成本壓到最少,把視為「開支」的薪金壓到最低。在年尾炒人是專登的──省下那些在公眾假期高峰期的日子要支薪給正式員工的有薪假期。聘請新員工的首三個月不享有有薪假這項員工褔利,因此公司就能諗縮數,節省成本。游叔透露,他得悉另一位工友同遭根記解僱。雖不知道詳情,但相信都是與游叔的情況差不多,而且應該不只一人受到影響。

領匯外判的工作不只清潔,管理保安也是聘用其他公司代替。游叔對此憤慨不平,舉出保安人員三更轉兩更的例子,令到工人工時大大加長。他認為領匯實在做得太過份,覺得把公眾的資產私有化,應該要負上社會責任,停止剝削弱勢底層工人。

無故炒魷 箇中因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尾,游叔接到通知「放一星期大假」,在大假的第四天便收到上頭的電話通知以後不用上班。游叔知道這是「炒魷魚」,但上頭要他簽的竟是「辭職通知書」。辭職是由員工提出,相反,解僱則是由公司提出,離職的原因完全不同。游叔問上頭原因為何,對方支支吾吾,猶有苦衷。游叔心裡有數,但為了好讓直屬上頭「好做」,也就先簽那份不準確的通知書。

游叔過去一年未曾收過任何工作表現出問題的警告,解僱他著實沒有任何理據,所以向工會反映。工會懷疑領匯暗暗「下旨」要根記解僱游叔,推斷游叔曾在七至九月間受傳媒訪問,批評領匯對受僱人士待遇不合理,自此成為領匯眼中釘。工會收到游叔的投件後立即去信領匯,但過了二十日也沒有回覆。工會便聯同二十多個團體到領匯的辦事處門外抗議對方對無理解僱不作回應,並要求外判公司立即讓游叔復工,以及恢復原有年資及相應之福利。

在抗議行動的前一天(一月五日),領匯派人到游叔工作的地方詢問其他同事對游叔的表現評價,企圖「補飛」搜集炒魷理據。游叔又接到根記的電話「解釋」解僱的原因:沒有穿著合適制服。但事實上,游叔工作一直有穿所謂制服的T-shirt,又有穿上反光衣,只是天氣寒冷,要添上外褸保暖。根本不存在解僱理由。游叔一下子被無稽地解僱,生活頓成問題,又不敢找其他工作,只能過著「食穀種」的日子。

今後怎辦 欲言又止

游叔在工會協助下找勞工處尋求幫助,欲恢復原有的職位、年資和福利。根記曾經答應會聘用他,但是最後在一月二十四日得知的結果是,公司不肯恢復游叔原有職位,因此游叔決定更改條件,拿三個月的人工把事情了結。游叔只收下那筆錢,要怎樣走下去?游叔語氣無奈,跟領匯有過節,再做下去也很勉強了外判商根記和其他同事。問及以後的日子會怎樣過,他說沒法子,但總不能繼續「食穀種」,他要繼續去工作。

問題絲毫沒有解決,但已經有了裁決,事件「完」了。游叔是給解僱,還是被邀請辭職?根記公司的炒人理由實為捏造,勞工處又可有考慮?又幫上甚麼忙?領匯有否下旨施壓炒人?游叔究竟得罪了誰?這些對當事人游叔已經無大意義,他眼前只想找到自己的前路如何走。我們難道只能袖手期盼不再有與游叔同樣遭遇的個案出現?任由政府、資本家外判再外判?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