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好想

曳曳作響的工作枱,充滿汗水的氣味,在略帶微光的房間中,我與她緊緊雙抱,享受著肌膚緊貼傳來的熱度,緩慢地進入我的身體。

女友電話響了,衝進滿是蒸氣的浴室,把電話遞給她,接過電話的一刻,透過白霧見到的,是她臉上背叛的紅暈。

順著那嫩滑的肌膚,輕輕剝去她身上僅餘的蕾絲胸罩。一股股蘋果香氣迎面而來。舌頭在她身上游移,先是耳垂、頸項、然後是鼻尖,那幽幽的果香,令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留下這段短暫瘋狂的痕跡。

每逢週五六,女友都會上我家過夜,一個人蝸居旺角唐樓,百多呎的小房成為了我兩的天堂。熟練地退去她的外衣,雙手在她圓滑的手臂輕撫,輕輕地把她靠過來,吻上她最敏感的耳垂,嗅著嗅著,為什麼女友平常愛用的蘋果味淋浴露換了味道。

輕撫著她不太突出的乳頭,每一絲的輕觸,每一絲身體的扭動,配著臉上的片片紅暈,心裏是一波又一波的觸電感覺,腦中傳來她的呻吟,不斷刺激著本已振奮不已的海綿體。臉上慢慢沁出細密汗珠,在這汗水與潤滑劑交融的辦公室裏,不斷迎接著我的動作。

那夜心血來潮,到中環買了碗夜粥心想慰勞一番連夜趕班的女友。到達辦公室後,卻不見女朋友的蹤影,只見她桌上的電腦開著,桌面上放著一隻她心愛的耳環,是左邊耳朵那隻。

她呼吸越來越快,我隨著她呼吸的節奏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汗水越滴越多,漸漸模糊了視線,我倆差不多同時突破臨界點。激情過後,她伏於我的胸膛上氣吁吁地遏息。不知何故,想到了我的女朋友。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