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敬熹

之前學生會選舉有人寫了匿名文章,並四處轉發,呼籲同學不要在中大學生會選舉中投票。剛落莊的幹事會內務副會長巢景峰被揭發有參與該文章的轉發,於是本報早前跟他進行了一個訪問,了解究竟巢景峰在整個事件中究竟擔當甚麼角色?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談文章內容

問:你曾經在Facebook 貼「不投票,不要獨裁中大學生會」的那篇文,篇文明顯有十分明顯失實的內容,我不明白,身為幹事會的內務副會長(當事還未落莊),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答:篇文有沒有失實的內容,你們應該去找代表會追查,究竟篇文是否失實。

問:篇文明顯失實。例如篇文講學生會會室失竊,無向學生議會(代表會)報告,但我是親眼見證你當天向代表會匯報的。
答:當然文章入面有部份東西是你和我都見到的,但我都相信文章入面有一些指控是我都唔知的,這個亦是事實來的。

問:例如呢?
答:我現在沒有那篇文在手,你現在要我答,是強人所難。

問:我明白。可是你都要明白,你不是一般身份,你是幹事會的內務副會長。
答:這篇文出來後確實有一些回應,我亦有share 篇文出去。可能是我唔同的理解,有些東西全部認同,有些東西部份認同。現在要等代表會開會決定當中甚麼是事實,甚麼不是,如果有一兩個同學話失實就當係,就唔太公正。應該等監察機構作出判定,才作出評論。

問:這一篇是針對幹事會內部情況的描述,以你的身份share 出去,其實某程度上代表了你同意這些觀點。這情況很嚴重。
答:我明白自己的身份,既然我選擇share 這篇文章,我有局部至全部的認同。這是我的主觀判斷。對於這件事的事實大可以請代表會作出合理的判斷。

問:你是否願意在下一期的學生報,講清楚關於這篇文,你認同甚麼,有甚麼是失實的。
答:上期你們訪問我之後,我覺得內容有扭曲我的意思。我只會簡單地對成篇文大致講下我的看法,僅止於此。因為在代表會未有全面判定前,我唔想評論太多。

問:如果我們將你篇文當做同學投稿,那你就不用擔心所謂曲解你的意思的問題,你在這一兩日是否可以寫到?因為趕住截稿。
答:你咁短時間叫我寫有些強人所難。因為要寫清楚,我自己又有schedule。這兩日又實在沒有時間……我可以試下,唔可以應承實你。

談匿名傳閱

問:星島日報對這件事有報導你都知啦!幹事會的同學就指篇文(匿名信)就係用幹事會會室入面的機fax 去各大傳媒的。
答:我唔知道這封信由誰發出,或者是如何發出的。總之這封信我看到,而我認同,所以我share。我亦無聽過係由幹事會入面部機send 去各大傳媒的。

問:可是幹事會入面部機一般同學不可以使用,而你又share 過篇文。所以其實你最大嫌疑,你是否肯定你當天不在會室?
答:我好肯定地回答你,這篇文章不是由我發出的、亦不是由我寫的,我是絕不知情。我只是好似其他同學一樣,看到這篇文章,有認同,所以share。在幹事會的機fax 唔代表係我,我無做過,你都唔會搵到證據話係我。

問:其實好清楚,只要你講清楚當天那個時間── 2 月11 日下午一點左右,你究竟是否在會室?你有證據你在其他地方,不就沒有嫌疑了。
答:嗱!我作為副會長,在會室出現是正常。但係我絕對沒有發給全部傳媒。我希望你們不要斷張取義。你條問題是錯的。我在會室出現是正常的,我唔記得我那時候是否在會室出現的,但即使我在,都唔代表我有發比各大傳媒。

問:好。你無發給傳媒。但你除了在facebook 之外,還有用甚麼方法去傳閱這篇文章?
答:我有在facebook 自己個group 入面,一班同學,分享過出去的。我還有用e-mail 的形式發了給幾個同學。除此以外,我沒有用其他
辦法廣傳過。

問:之前有兩個匿名account向好多同學send過。你是否知道誰是「Cu studentsSilent」和「Cusu Anti」。
答:我是收到「Cu studentsSilent」的e-mail 才知道這件事。而「Cusu Anti」我就無聽過了。

問:你是否知道誰是Ben Ng,讀Nursing 的。可否給他電話我們,因為有東西想向他查詢。
答:我知佢嘅。不過咩事呢?

問:係咁既,之前這位同學用教務會師生諮詢委員會醫學院代表的名義向醫學院學生轉發那篇文章。有野想向佢查證。咁佢Facebook Friend 入面有你,想睇下你會唔會有佢電話。
答:我無佢電話。

與莊員的關係

問:你和你那莊的同學的關係是否不太好呢?
答:你先頭話有幹事會同學指我用會室的機fax 信去傳媒,這是一個好嚴重的指控,亦是一個大話。我不知是哪一個講的。可是我可以同你講,有人在我上莊果刻,已經非常不滿。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佢地究竟是用事實指控我,定係生安白造,我同佢都心知肚明。

問:佢?係指一個人,還是?
答:都係一個人。原本大家合作係相安無事的,但係唔知佢內心咩原因,佢可以搞到(我)上莊個刻都話想唔玩嘅。我同佢係絕對的兩種意見。

問:開唔開得名?
答:除非佢公開打壓我,否則我唔會指名道姓。第一,我唔知邊個同你講,唔想怪錯人。第二、亦都唔想落人口實,比佢話我誹謗。

問:但係這樣同學會好驚的。你頭先講一上莊就有分歧,你理解這些分歧是意見的分歧,還是個人關係的分歧。
答:意見大家是一樣的,只是大家唔認同大家的處事手法,令本來的分歧更擴大,這個莊員們大家都知的,大家一向就希望大事化小,做好件事佢就算啦!如果你講這件事,我承認在是否轉發篇文、是否應該更保持中立,我是有檢討空間的。可是我亦都唔排除是有同學利用這件事,自編、自導、自演,可能是一個陷阱,乘機打壓其他同學。整件是我覺得好無辜。

談未來

問:你現在選上了代表會,你是否對學生會有改革方向?
答:唔可以話係改革。我覺得下屆代表會運作,我要同其他的委員去查證封信的內容是否屬實。封信其實很多東西都是指向內務,即是我管轄範圍以內,我亦唔係話100% 同意,只是入面有些事情,我判斷是足夠嚴重,值得share 出去。所以現在同學有了迴響,代表會就有責任去核實件事,如果真係有,要睇下如何處理;如果無的,就會發表由代表會證實,絕無此事的聲明,還幹事會一個清白。

訪談後記:

「不投票,不要獨裁中大學生會」主要批評幹事會內政。巢同學身為幹事會內務副會長,竟然置身事外,甚至無視那些指控的嚴重失實,四處散播。即使他對現況有所不滿,作為內副,他曾否在任期內嘗試改善?學生會最近的聲明,指巢同學有超過六個月的時間,拒絕參與任何學生會舉辦的活動及日常會務,這是怎樣的一回事?最後,巢同學一味指該文章失實與否應由代表會決定,而他參與來年代表會,就正正打算查證該文章的內容是否屬實,讀Law 的巢同學難道不知道自己查自己,當中有明顯利益衝突嗎?

—————————————————-
巢景峰 回應壹周刊報導

1) 原文:「百通收到風,其實巢景峯對「民女」擺放問題好有保留,曾以「防風」為由想將「民女」放喺室內……」
巢同學指當時是擔心打風,民女像又未加固,在7-8 人的會議中,一致決定民女像暫放室內,條件是未來會擺返出來。不過小記打聽過下,這個決定其實違反了之前學生會的立場,屬重要決策,要十二個人一致同意(咁當然無啦)。另外,有幹事指Fergus 打去時,談不上有甚麼討論,直接就同你講有邊個邊個同意左,問你同唔同意。咁樣問誘導性問題,就算「一致決定」,又好似無咩說服力喎!

2) 原文:「……又私自用學生會嘅名義北上,去咗寧波諾丁咸大學「考察」。」
巢同學指當時已經講清楚是以個人名義考察。即使寧波諾丁咸大學誤會都有同返佢地解釋。不過小記就話就算有解釋都唔係好夠啦!依家上寧波諾丁咸大學的官方網頁,仲見到一篇名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訪問團與寧波諾丁咸學生會經驗文流會圓滿結束」的文章。最後果句仲要係「之後由雙方學生會的代表執「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赴寧波諾丁咸大學訪問團」橫幅進行合影。」呢!

——————————————————–
另一位關鍵人物——Ben Ng

Ben Ng, 在2 月14 日,以教務會師生諮詢委員會醫學院代表的身份向醫學院學生轉發「不投票,不要獨裁中大學生會」。同日,他亦在Nursing系會嘅Group 轉貼這篇文章,並加上「內幕人士提供」這個description。2 月16日,他發電郵:「本人於二月十四日向同學所發出的電子郵件純屬個人意見,與醫學院或教務會師生諮詢委員會無關。對事件引起的誤會,本人深感歉意。」為了了解吳同學對該篇文章有咩個人意見,或者該「內幕人士」是可許人?學生報幾經辛苦跟吳同學聯絡上(先e-mail、facebookmessage、最後終於打到電話),可是在自介完之後,問題都未問,吳同學就疑似電話無電/ cut 線。再過一會就傳來sms,指「不好意思,我不方便接受任何訪問。」疑團未解~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