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號《大學線》以「大學生率性而為」作題,報導校園內的宿舍性生活。相比過往的報導手法,今期實在相當有進步,比如特別採訪了同性戀人的宿友以及舍監等。但細讀報導,卻仍然觀察到寫報導的同學頗受傳統道德規範,以致客觀效果只好結論為「做愛=騷擾到同房=唔好做」;而報導一出,中大更隨即再次嚴厲打蛇。

編輯視點的誤落
《大學線》過去多次報導性/別議題,稍經整理,將近年的報導驢列如下:

87期 出租女友 現身說法
81期 隨「性」有罪
81期   性教育 老師開不了口
77期 香港自由風氣 印傭同性戀者站起來
73期  為矯身形穿內衣 苦果嘗盡仍堅持
66期  淫褻禁書唾手可得 女生沈溺男同志漫畫
60期 未婚媽媽的抉擇

雖然《大學線》編輯同學每期不同,但幾乎所有相關報導都以對性極為恐懼負面的視野處理。以60期「未婚媽媽的抉擇」中,結尾就引述社工說「無論是墮胎、領養或是自行撫養,都會帶來不少問題……真正的安全措施是不發生性行為,年輕人急甚麼呢﹖」。報導不去處理社會對未婚媽媽缺乏支援的現實,甚至不屑教導同學重視安全性行為知識,還引述社工說:「尤其大學生,以為自己有知識去避孕,就可以有安全性行為,但事實未必是這樣。」;第73期「為矯身形穿內衣 苦果嘗盡仍堅持」全篇文幾乎只是透過穿著矯形內衣的女子自述苦果,去責備她們愚不可及,而竟然完全不討論男性的凝視眼光,才是造成女性急著要滿足他人對女體美觀要求的主因。這種報導手法無一不是在強化現時社會上的性別定型,甚至責難在霸權之下的受害者是有苦自招,這實在是編輯視野的嚴重誤落。

反而今期一月號的《大學線》卻比之前更平衡開放。是次報導較多角度,訪問不少持份者意見,包括有在宿舍進行性行為的宿生、他們的同房、一般同學、舍監以至同性戀宿生都包括在內,非常豐富。

儘管如此,細閱下仍可發現,《大學線》編採同學仍然未能擺脫傳統傳媒報導的影響,報導依然籠罩著對性的恐懼和污名。

將性「非正常化」 性事始終不脫污穢
報導訪問的同學幾乎都已表明自己不太介意同房在宿舍做愛,重點是事前要溝通清楚。但報導仍然傾向結論同房不應帶伴侶回宿過夜,更不應該在宿舍內發生性行為,以免造成滋擾。

本篇報導嘗試將「食榴槤」置換原訪問中的性事字眼,效果變得荒謬好笑同時,是希望暴露《大學線》的處理實在是將性過份「非正常化」。將性變成異事,不斷強調性事的風險,以及放大討論它的騷擾性,無助於同學真正理解問題所在,反而鞏固了「做愛=滋擾」的前設。問題已經很明顯:問題不是反對同房做愛,而是需要溝通;問題甚至是,為什麼在性事的關口舍監會改口說「宿舍不是學生的家」。做愛何以一定具滋擾性?為什麼似乎同性戀的性事又比異性戀的更為騷擾?大學為什麼沒有正面回應同學的性需要?

宿舍的確不是純粹私人空間。但住宿學習的其一目標就是與人溝通。生活中還有種種擾人的事,例如:同房在房內進食、看電影時聲浪太大、煮食後不自行清潔廚房、溫習時燈光與打字聲擾人清夢……為什麼只要性事是做不得,甚至要特別報導?我們時時說食色性也,但特地放大報導性行為,客觀效果上只是更加強禁忌,以致引起誤解,令性事始終不脫污穢。

大學線的同學或者會認為,作為傳媒需負上道德責任,因此才會在報導性/別議題時採取保守角度。但真正的傳媒道德難道不是要正面面對性,糾正多年來媒體對身體和慾望的扭曲,為性洗脫污名?

其實…是校園民主問題
據知《東方日報》隨即報導事件,更將大學生的日常性生活誇大成「荒淫」,中大校內各大宿舍隨即加強打蛇。報導的明顯效果,只是提醒了宿舍管理者:「上左報紙!要做野喇!」最終受到更大滋擾的只是各位同學,目前即使通宵傾PRO、做莊務、甚至晚上聊天,男女同學都只能「非法」進行。

由此推展開去,問題不應再留守在「做愛是否騷擾同房」,而是宿舍生活民主化的議題:明明我們知道男女同學有需要深夜留在宿舍,也深明大學生大部份活動例如傾Project、開會都要晚上進行,或者需要在宿舍進行,為什麼宿舍仍硬性畫線十一點前要清場?這些宿規有沒有經過宿生的民主討論,研究是否切合同學的真正需要?目前仍保留這些規定是否合理?有否需要調整?值得問的其他問題實在太多。

無論是《中大學生報》還是《大學線》,作為校內媒體之一,性/別的議題不但無可避免,亦是同學關心的議題之一,從最根本的方法改變校內對性/別議題徨恐的風氣,是要加強分析這種氣氛的形成原因、引介不同流派對於性/別議題的看法,承認性事的重要與不可迴避,而非再鞏固日趨保守的校園。

大學線報導連結:http://www.com.cuhk.edu.hk/ubeat/
同學亦可於大學線網上版的翻查過往的報導。

<回應《大學線》報導:宿生放肆食榴槤  難為了同房>
http://cusp.hk/?p=2058

<回應《大學線》報導:跟進報導 各地性別友善宿舍運動>
http://cusp.hk/?p=2060

分享至:

3 Responses

  1. WF48

    看你们狗屁不通的论点,真悲哀。

    究竟要民主自由,定性爱自由,定宿舍自主,都未搞清楚。

    讲自由的,就唔会讲支援未婚媽媽乜乜物物,自由大o西!!

    讲性爱,点解要纳税人津贴几宿舍做? 要唔要在图书馆画出几间炮房,以备温习时特发性欲高涨?

    台大,史丹福有‘性別友善宿舍‘,点解唔入?赖系中大唔系太屈就吗?

    回覆
  2. 子愚

    看了新聞所以前來看看, 常常有人指責中大學生荒淫, 真的不無道理,尚且不說以往,
    就以爭取性別友善混宿一事而言,實在笑死人,其實也不難理解,搏出位再繼而找出嘩眾
    取寵的話題,以致代代有這種狗屁不通的領導,何愁年年不出長篇的荒淫言論。

    當然對於爭取混宿一事,在其道並沒有問題,人人也可以爭取自己所想所要,
    但出發點就請閣下好好審視一番才大肆張揚,否則只會弄巧反拙,引為笑柄。

    宿舍的本義
    大學生宿位原來目的,是為學生能專心學習,能免卻山長水遠的交通路程而設,其目的
    離不開「專心學習」四字,宿舍並不是學生的家,所以並沒有預備學生可以在宿舍內發生性行為,
    例如你們要在公園打野戰,是你們自己選擇偷雞摸狗,並不能說公眾地方禁制你們做愛,因為這
    個地方根本不可以做愛。要是你們爆房做愛,返屋企做愛,或到一個沒有人的山頭做愛,你們可
    以猜猜校長會理嗎?公眾會理嗎?宿友會理嗎?
    如這個出發點是成立的話,又何以有「學校漠視學生性需要」之說?更沒有所謂公眾對性之避諱,
    對性之恐懼等等的指控。事實上,汝等之說未到這個層次前已崩壞,不能成立之論點,又何談甚麼
    性觀點。

    食榴槤=做愛? VS 食豬牛羊=食人?
    關於食榴槤的文章,同樣地這些人都理解宿舍成為自己的家,同以上道理一樣,無須多說,只可以
    用自私去形容。食榴槤的問題在於騷擾,做愛一事在於倫理道德, 「做愛騷擾他人」這個想法本來
    已經有問題,試問地點正確的性愛會騷擾他人嗎?正常聲浪會騷擾他人嗎?道德倫理正道下會煩得著
    別人去理會指罵嗎?本來在不正確的地點,並不正確的同理心發生性行為,本來已錯的事根本用不著
    討論,可惜投訴的同學用了騷擾一詞, 令到問題的重心扭曲了,引給予你們用食榴槤作借題發揮的機會。
    其實問題不在騷擾,在於性愛本來的道德問題,並以及將性愛隨意化所帶來的社會問題發責任,似乎學生
    哥你們還沒有充足準備在以上的問題,隨隨便便就發聲訓街要求開放做愛空間,胡亂指責人家性禁制性恐懼,
    似乎有欠公允?如你們真的堅持,又能否解釋一下你們將如何解決混宿所帶來的問題?恐怕就連保證不會
    發生未婚懷孕一事, 你們也不會寫包單,如此沒有承擔,還可以求甚麼?

    其實性開放是有討論空間,但帶來的風氣及社會問題,恐怕不是你們汝等可以解決和承擔,如過以體諒人有
    性慾而處處設立「做愛房」,有性慾就要人們正視, 咁大個人喇?並不是沒有其他方法解決?要做愛便瓜瓜
    嘈要人地批准你地向宿社做愛,有性慾便要人家正視,不是狗的行為是甚麼?我擔心要你同住的家人批准
    你在家明正言順地以「不騷擾」其他人做愛已經很荒誕,更何況在宿舍?好好檢討一下學生哥們。

    回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