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如今中大學生會並沒有專門關注同志社群的屬會。此篇專訪於五年前寫成,訪問中大學生會第一個關注同志屬會的首屆會長。九十年代末,一群同志頂住各方壓力,創立組織;今天,社會對同性戀的攻擊容或稍緩,但要等到同性戀人可以昂然走過百萬大道,卻大概仍須穿越眾多反對的人群。

文/訪問:阿嘉花

原載於《中大學生報2006年迎新特刊》

受訪者:Franco

今天越來越多人說「我不反對」,但中大校園女女拖手少見,男男拖手未見。
八年前,當多數人理直氣壯說「我反對」的時候,卻有一個名為中大同志文化小組的組織,未註冊成屬會已經大派小報《月事》,傳播有關同性戀的資訊與創作。中大同志文化小組與其他學會的分別在於,這不單是一種興趣,還是弱勢社群受壓於政治氣氛下團結起來的抗衡力量。

隨著九五年中大女研社的成立,探討性/別議題的社群漸漸活躍。在九六、九七年,一群活躍的同志開始聚在一起,舉辦了電影會、討論會等活動,並出版小報。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在九七年底成立,並在翌年註冊為中大學生會的屬會。
其中種種,且聽同志文化小組的首屆會長Franco娓娓道來。

問:在成立中大同志文化小組期間遇過甚麼困難?
F:要註冊成為屬會必須經代表會許可,當時上一個會是系會,不用一分鐘就通過了,到中大同志文化小組時,主席問有沒有人反對,過半數同學舉手反對,其中一人拿著《月事》說未註冊就已經寫這些不道德的東西,那麼註冊後還得了?然後我就解釋肛交知識等是想傳達性知識,至於男男性交場面,大家都已經成年,平日在電視電影上也不乏性愛的場面。結果辯論了將近一小時,才勉強獲得半數代表會的同學認可。我心裡想,其他學會一分鐘就過,我們卻要一小時,而且代表會的職責是審核工作計劃和預算等,但卻用個人道德標準去決定一個學會能否成立。幸好傳媒朋友都關心這件事,曾邀請我上一個叫「男男女女」的節目,總算表達了當時的不公。
問:為甚麼一定要註冊成屬會呢?私下自組社群不也可以嗎?
F:一年級的時候已有和其他大學的同志合辦定期活動,但不想範圍局限在同志圈內,乾脆在中大也自組學會,成為屬會後籌辦活動比較方便,能夠享用學校資源。
問:其實參與其他屬會都可以替同志發聲,為甚麼決定自組同志文化小組?
F:有傾過其他莊,但很難投入,例如聯合書院學生會,傾莊的時候大家提到燒烤諸如此類,我覺得未有共同抱負。反而待在同志文化小組裡,就算大家本來都不熟,但很明顯有共同抱負,例如平權和讓更多學生知道甚麼是同志。
問:同志文化小組籌辦過甚麼活動?
F:在烽火台舉辦過三次公開論壇,分別有關基督徒同志、女同志以及同志戲劇,邀請過不同學系,如宗教系和社會學系的教授擔任主講嘉賓,也有書展、讀書會和電影會等,還有出版刊物《月事》。同學的反應一般,參加者不多,除了公開論壇吸引到較多圍觀學生。
問:那麼小組裡有甚麼成員呢?往後的莊員又怎樣呢?
F:願意在宣傳品上公開姓名的只有我和另外兩個男生,其他主要是義工,一起開會和幫忙籌辦活動。下一屆的會長由叫Carmen的異性戀女生接手,她讀政政系,因為關注弱勢社群的權益而加入,當時我們都相當高興,因為帶出的訊息是不一定同性戀者才關心同志權益,打破了一般人認為同志團體不過是gays or lesbians的小圈子活動。再下一屆由小曹接捧,大概至零一年就結束了,因為大家很熱心籌辦活動,但沒怎麼花時間培養接班人,而且依然有很多學生抗拒被標籤或者不敢出櫃,於是那些熱心的人退下了就退下了,沒有人接捧,傳聞後來中大也沒再出現專門關注同志社群的屬會了。
問:你們當年出版的小報《月事》被大量扔掉,是怎麼一回事呢?
F:當年我們定期在范克廉擺放《月事》,有次我們放了一大疊《月事》,翌日一早全都不見了,反而有一大疊「捍衛道德大聯盟」的宣傳單張,內容大致是他們已經扔掉所有《月事》,並留下電郵希望其他學生支持!事後我們透過該電郵聯絡他們,但沒有回應,也出過大字報貼聲明,不久後我們所舉辦的公開論壇也順道邀請捍衛道德大聯盟作嘉賓之一,卻不見他們現身,就此消聲匿跡了。
問:校內其他團體,例如學生會或者學生報有沒有回應這件事呢?
F:沒有。
問:其他學生又如何看待同志文化小組?
F:派傳單的時候曾經有人接手後馬上遞給朋友,並露出一個賤的笑容,但亦有同學說「我支持你們的!」在藝墟擺檔時,對面科學院不知甚麼學系有兩個男學生褻笑著手拖手搭膊頭,走來我們的攤檔前拍照,然後再回到他們的攤檔拍照。之後我們因為要參與有關同志的講座而暫往崇基書院,回來時旁邊的學會已把他們的東西放到我們的攤檔去,還遮蔽了我們的橫額。又有一次,敝系有同學拿著我們的宣傳單張竊竊私語,我一走過去他們就走開了,留下那張宣傳單張,上面圈出了我的名字。
問:在你創辦同志文化小組期間,如何面對以上問題?
F:初時派傳單的時候都會不好意思,但漸漸不再介意他人的目光,因為只是其他人有問題,而不是自己有問題。參與這類組織最重要是持之以恆,亦要預早培養接班人,避免青黃不接。
問:從你九八年創會至今,同志的處境有何改變?
F:近幾年問題明顯改善了不少,譬如傳謀的報導開始正面,越來越多同志公開走在街上,雖然有些人只是口頭上接受,內裡卻反對,但至少不像從前那麼理所當然地說「我反對」,反對者開始思考自己為何反對和會給予一些理由。

後記
如今同志依然弱勢,中大學生組織中的同志聲音卻消失了。我們的訪問不只為尋覓已沒落的傳奇,也鼓勵同學自組關注弱勢社群的組織,畢竟,社會運動不是某某某團體為社會背負的職責,我們各人的自發性參與才是最重要的。

分享至:

迴響

  1. Kittypoon 說:

    你好,我是中五學生,正計劃以同性戀為我通識科專題研習的題目,不知訪問者會否給予我這個機會訪問一下,讓我在研習中可更客觀的分析題目,敬候早覆.

  2. Kittypoon 說:

    你好,我是中五學生,正計劃以同性戀為我通識科專題研習的題目,不知被訪問者會否給予我這個機會訪問一下,讓我在研習中可更客觀的分析題目,敬候早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