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笑希嬉

中大之大,除了展現在轉堂的東奔西跑之外,亦在同學有無水飲方面反映到。因為中大現時有不少上課地點(ELB、TCW、CCS、UCA、MMW)都無水機,甚至連體育設施,例如嶺南場和逸夫體育館都無,實在是害苦了不少同學。同學要不是把握課堂之間的時間去有水機的大樓斟水飲;就是被迫在基本上無處不在的汽水機買野飲,但要每天額外花費十多元。

有價有市
更嚴重的是,因方便而在汽水機買飲料的代價,不單是在這三年時間內每天花多十數塊,而是當這個習慣養成,每每影響我們之後的幾十年選擇飲料的傾向。走筆至此,你可能會諗:「有無咁誇呀?」我不直接回答你,我用例子答你。可樂公司深明控制消費者習慣所帶來的商機,於是在美國和加拿大跟不同的大、中、小學,甚至公共場所都會簽訂「特定飲品協定」,以排拒其他的飲料,長遠控制學生/公眾的飲品口味同習慣。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中學,405間入面就有205間表示跟可口可樂及百事可樂廠簽了這協定。在美國,由這種協定所得的生意額則由1990年的10億大幅上升到2001年的25億。

我要飲水!
畢竟無水飲而迫住要買野飲,既浪費金錢,亦唔環保。我們當然要爭取在中大更多不同的上課地點設置更多的飲水機,方便自己和其他同學。根據物業管理處(EMO)的回覆,校園內個別建築、大樓內是否設置飲水機,乃由其管理單位或部門自行決定,如部門決定安裝飲水機,物業管理處就會提供技術支援。所以同學如果覺得自己經常上課的地方沒有飲水機十分不方便,其實可以向該處的管理單位或部門要求。另外,如果部份水機總是水質好麻麻,仲有異味的話,就打去EMO叫工友幫手跟跟啦。既然校內保健處sell 我地一日要飲八杯水,咁都要有水機先有得斟水飲架嘛。
*某處的管理單位或部門是甚麼,可以向學生事務處查詢(有關學生設施之查詢電話: 2609 7216)。
*李兆基樓、鄭裕彤樓及利黃瑤璧樓將各增設一部飲水機,預計於九月初投入服務。

吹.水

文︰膠樽怪

「飲水係一個潮流……
喺樽裝水出現之前果日,飲水……係唔駛錢架。各位。」
黃子華 《越大鑊越快樂》

全世界消費者每年花費1150億美元購買樽裝水,遠高於全球每年用於自來水供應和消毒的費用(150億美元)。可以將原本接近不費分亳的水高價出售,實在不得不佩服樽裝水公司建立「飲水消費文化」的本領。他們先會用看似科學的方法,強化對水喉水產生的恐懼,將樽裝水包裝得「安全、健康、乾淨」。即使在美國、加拿大這些較發達的地方,也有50%美國人擔心因為水源污染影響健康、有約25%加拿大人擔心水喉水會為健康帶來嚴重到中度的危機。

樽裝水比自來水安全可能是一個迷思。有40%的樽裝水就是自來水,不過被添加了一些「有益健康」的礦物質。但正因為這些礦物質,法國議會專門通過議案,呼籲消費者經常更換樽裝水品牌,以免微量元素中毒。而且在不少國家,自來水的安全標準比樽裝水要高得多。美國全國資源保護委員會更指出:「經過長達4 年的調查發現,美國境內銷售的瓶裝水不一定比自來水更乾淨或更安全。」

據地球政策研究所的報告,在發達國家,儘管樽裝水大多不比自來水安全,但是樽裝水消耗的資源卻比自來水高1萬倍,不必要地浪費珍貴的水資源。廢棄的膠樽亦帶來很多環保問題,據美國容器回收研究所調查,在美國有86%的膠樽被當作垃圾處理。如將這些垃圾燃燒,會釋放大量有毒氣體,如將這些空樽填埋在地 底,則要過1000年它們才能被生物降解。

使用樽裝水的壞處這麼明顯,在07年美國就掀起了「反樽裝水運動」:《紐約時報》刊登一系列報導,將樽裝水列為頭號「人民公敵」,號召美國人拋棄樽裝水,飲用自來水。政府部門亦身先士卒,三藩市市長紐瑟姆禁止政府官員使用財政資金購買樽裝水;紐約市政當局亦發起運動,說服市民飲用自來水。香港現時的食水供應極為優質,是全球少數可以直接使用自來水作醫療用途的地區之一,而且價錢廉宜,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已可獲得穩定、可靠而又衛生的食水供應,絕對是世界頂尖的水平,我們沒有需要因為廣告的宣傳或「潮流」就飲用樽裝水吧!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