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東郭先生

政府、政黨團體帶頭民粹
今次外傭居港權事件,政府一如既往地發放誇大的數字嚇倒市民,稱數十萬外傭及其家人可以來港居住,卻又隱瞞了政策上其實還有入境處把關這個事實,製造公眾恐慌。而至今帶頭反對外傭居港權的政黨及團體並沒有帶領公眾進行公共討論,沒有明確的政治經濟分析,但其中民建聯、自由黨、葉劉、謝偉俊、民主黨、「愛護香港力量」及「半山社區事務促進會」卻已急不及待要攻擊公民黨、社民連,務求吸納更多市民的排外情緒為自己沾光,繼續抽水、民粹。這不難理解,因為區議會選舉快將舉行,不擇手段攻擊對方是必要的,議會民主、政黨政治無可避免是選票主導,但同時,這種政治生態發展下去只會是更加無思的政治(thoughtless politics)。

筆者認為公眾應該認清一項事實,即使公民黨勝訴,也只是確認了這些外傭符合了申請居留權的第二個條件──「通常居港七年」,但其實第三個條件「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審批依舊由入境處嚴密把關,其審批範圍包括了家庭、社交網絡、地方歸屬感、工作能力等等,申請人須提供資料,證明「他是否有合理的收入,以維持他自己及家人的生活」。現時外來家庭傭工的公價是月薪$3740,試問要在香港維持生活的話,拿取這等薪酬哪會是「合理的收入」?因此今次司法覆核就算成功,其實對絕大部份外傭幾乎是沒有影響,但建制派議員卻就已經急不及待希望人大釋法,無謂要法庭開審了,其心可誅。

公民黨的階級意識
但這就代表筆者從此會認同公民黨嗎?
不。

在不改變其他政策的前提下,司法覆核的成功暫時來說對大部份的外傭實在影響不大。公民黨儘管在法律問題上有能力雄辯,但它對其他外傭的基本勞工權益卻絕口不提,甚至反對,例如過去它曾經反對留宿外傭納入全民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其用心當然是要維護選民的利益,始終公民黨的階級意識及選民基礎依然是以資產階級及專業人士為主吧。筆者再重申,今次的司法覆核是值得支持,在法律上為外傭打開先機固然是好事,但要解決外傭面對的各種問題,這樣的力度及視野還遠遠未夠推展其他外傭權益的討論。

關注外傭處境之必要
如果將焦點帶回現在的外傭處境來看,問題實在多不勝數。除了上文提及過的外傭薪酬問題,政府亦沒有妥善監管外傭中介公司,他們濫收介紹費,金額高達港幣$30,000, 比法定的標準高出80 倍!我們或許會覺得奇怪,為何外傭們會這麼富有可以交出$30,000 ?因為這筆錢是她們向貸款公司借的,誰不知這些貸款公司一早已經與中介公司互相勾結。

同時,外傭在兩年合約期間沒有回國的機會,唯有當僱主同意續約時,傭主才需要支付機票給外傭回國,但有些僱主不願意承擔機票的錢,提早與外傭終止合約, 並再與該外傭簽新的合約。另外,當合約完結,如果外傭在兩星期內未能找到新僱主,便得離開香港,而外傭很多時為了避免遣返後再來港要額外繳交介紹費,所以就算受到僱主虐打、非人對待亦只好啞忍,希望獲得續約。她們面對的問題當然不止這麼少,文字亦無法完全書寫出她們在港的鬱痛。

「愛」從何說起
當我們滿口道德說自己「善待外傭」、沒有歧視外傭,試問有幾多個人會認真想過這些外傭的處境及出力批評過政府、中介公司以及自己?我們的忽視及無思經已傷害著無數的人,口說「愛護香港」的人,何以有愛?

延伸閱讀:
K.T.〈最低工資立法政客現形記〉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8118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