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Czior

「這場商業革命是無法避免的,長久以來,買方總是受到賣方剝削;只因資本家承擔投資風險,就任由他們獨享利潤,這是不對的,更有意義的做法是,讓一般人有便宜的商品可買、有餘裕過更舒適的生活,以及讓受雇的人有更好的工作條件。任何人都可能做到這些,只要他們選擇這麼做……」
——華納梅克(John Wanamaker),百貨商店之父

從二十世紀中期,數個現今美國大型連鎖超市就在當時發跡,打著「最低價」、「薄利多銷」的口號,擊中了大眾消費者心理,並展開互相競逐最低的價格戰,這樣的一個折扣減價熱潮卻徹底地改變了美國當時零售業的面貌——「由於低成本變成美國工業的主角,人們對工匠主義本身便不再那麼重視了。只要這個物品符合它原始設計的標準化規格,我們就不會對成品準確性與精緻度有過多要求了。」伴隨工業化和科技發展下推陳出新的經營模式,正是(不再多花人手去講解推銷的)半自助銷售、方便物流調控貨物的條碼系統、平民大眾式的裝修格調……消費者就步入這樣包羅萬有的超級零售市場當中,隨意推著手推車,挑選著一件又一件「價廉物美」的貨品。

直到今時今日,我們不時聽到「通貨膨脹」、「壟斷」、「行銷騙局」……相對依然強烈追求低價的我們,重要的似乎只剩下更多更多的折扣和減價,其他的所有所有——工匠主義也好、背後的血汗工廠也好、消費的不再分得清是否必需品也好——已無關痛癢了。但,我們連貨物的「價格」本身是多少,都根本毫無了解,亦無從了解。

低價所能意味的
人似乎「天生」就有種希望用愈低的價格買到更好更多的貨品。折扣減價正是這種渴求低價的欲求的解藥,甚至還讓我們獲得某種勝利的感覺——在買賣關係上因為自己的精明而稍佔便宜。好比我們去不同的超市街市或士多格價,然後瞄準著最優惠的格價去作出屬於我們的明智選擇——我們總認為自己不是在用金錢交換生活所需品,而是主動地去選擇怎樣花費一分一亳——而這往往就跌入了低價的謊言之中。

原材料、提煉、製造、加工……這些老生常談的就是貨品的出生過程,然後經過供應商或經銷商交到零售商手上出售,零售商所能賺取的是負責銷售貨品的行政費、上架費,以及要求利潤上提成的部份。價格原來是考慮這個過程中原有的成本和利潤,由供應商提供建議價格,零售商再自行調整實際零售價之下訂立的。那調低售價的差額到底從何而來呢?

過往零售商百家爭嗚的時候,在價格上往往強硬的一方是供應商,但好比全球最大連鎖超市商沃爾瑪(Wal-Mark)在堅持天天低價的核心原則下,將零售部份的利潤下調,以微薄利潤的便宜價吸引眾多客戶的青睞,穩打穩紥地進行著薄利多銷。然而後來的事情卻是這樣發生的︰有龐大客源基礎後向供應商的價格施壓(例如要求供應商就一些基本消費品每年來貨價下降5%)、只能以接近最低工資的時薪去稍為抵銷減價的負擔、或以自家成立品牌的平價制式貨品取替供應商的產品(「有九成的美國人是從樣式有限的大量生產成衣中選購衣物。」[1])、抑制對手競爭、工序外移……如此維持著「薄利多銷」、「天天低價」。

或許正如工廠負責人雪莉‧福特(Sherrie Ford)所言︰「每次你看到沃爾瑪的笑臉,吹著口哨把價格往下砍時,同時間,就在某個角落,有個工廠工人的肚子上,被踢了一腳。」

正視低價
經常看到超市總是吹噓著「最低價」、「天天低價」的宣傳廣告,除了正視低價並非無償的「著數」,而是經過我們的手對工人和中小型供應商的壓搾之外,更需要反思的是折扣減價亦對我們製造著富裕的假象︰價廉物美的期望背後,與錙銖必較的格價心態所象徵的無他,只是因為我們(越來越)窮而物價又(越來越)貴,即使零售商提供「貌似」(越來越)便宜的價格,其實也未曾令我們真正富有。

我們不知(亦不會知道)自己何時會真正窮得連日常用品和三餐都買不起,這夢魘驅使我們要更懂得理財,需要學會量入為出,提醒我們通貨總會(以及隨時會)膨脹,其實只是一直在啞忍︰承受著轉嫁在消費者身上的價格調整和大商家所謂的「營運壓力」,最後躲在家裏排放著「甚麼都買不起」的怨氣。

說到底……在不知不覺壓搾他人的同時,自己也同樣正在被「搾乾搾淨」……(越來越地)……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