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者》影評
文:Justin

大概無知的人是最幸福的。

那時候筆者唸政治學,一節導修課裏,導師說我們的社會上存在著無數看不見也捉不著的魔鬼,無時無刻加害我們,然而正正因為他們是無形的,我們天天的受害卻懵然不知。導師問,假若世界上有一副眼鏡,能看透事物,能看見週遭無所不在的魔鬼,但就算知道它們的存在,我們也無從防備,我們會否願意戴上?重要的是,這副照妖眼鏡,一旦戴上了,就永遠除不下。其時,我們就會分分秒秒看見魔鬼在侵害自己,但只能無奈的看,而無能為力,痛苦萬分。反之,無知天真的,卻可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

竊聽者在監聽事件裏是一個全知者。他知道行動的緣由,誰是無辜,誰是清白,誰是幕後黑手,誰是沉默羔羊,他都一清二楚。另一邊廂,一個看似才情橫溢的劇作家,他恃著自己是總書記夫人的朋友,關於監聽一事,由始至終一直給蒙在鼓裡,全無所知。

作家是一個知識份子,他編的話劇大受歡迎,政治正確,又能成為總書記夫人的朋友,理應通情練達。他卻出奇地對世事、對社會上錯綜複雜的利益瓜葛、權力分佈一無所知,甚至簡單得連政府高層對他的演員女友有好感亦一概不知。他相信明天會更好,他相信文章可以救國救社會,他相信公義,他相信人們會為社會的美好而努力。就憑他這份無知與勇氣,他努力地寫文章,千辛萬苦地把文章發出去。

竊聽者清楚知道事件裏的人物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他看得見利益瓜葛與權力網絡。跟作家一樣,竊聽者都是一個為著社會好而努力的人。縱然竊聽者工作於秘密警察,也曾經認同秘密警察的使命--消滅破壞分子、維繫社會安定--然而他發現那些美麗的政治口號,甚至是秘密警察,都不過是政客們達成個人目的之工具。他知道作家是無辜的,他知道作家被監察全因為一個女人,他不認同政府高層的所為,他想幫人。

這故事說,在世界裏,人與人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且多是隱藏的無形的,生活在這個錯綜複雜的人際網絡間,為了自己的好,可能不經意地損害了別人。就算全心全意幫助別人,畢竟個人力量很有限,無論誰也沒有能力掌控一切,花光了氣力到頭來也可能一事無成。

政府高層愛上了女演員--作家的女朋友,不顧一切運用自己的力量,務求奪得芳心。後來,到了一個地步,高層愛得發狂,縱使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奪取她的軀體。高層甚至利用演員對作家的愛慕,假意陷害作家,迫使演員愛他。其實,整個監聽事件,都只是為了女演員,不是麼?女演員意外喪生後,行動就完結了。儘管高層盡出辨法,都無法得到女演員,並間接把她害死了。

竊聽者一心一意要保護演員和作家。他把其他參與監聽行動的人員都送走,向上司謊報作家的消息,為作家杜撰了一幕又一幕不曾存在的劇目。及至演員被補後,他也盡力營救二人。他想出了一個破天荒的計劃,巧妙運用時間的差異,保住作家演員兩口子。他以為天衣無縫,豈知到最後一刻,天意弄人,只因為一個小小的誤會,女演員意外死亡。他一心以為做了好事,誰知道天意難違,從來也不由自己控制。

作家有位導演朋友,遭政府列入黑名單,十多年不能參與演出,每天只有躲在家裏鬱鬱不得志。作家為他向政客游說,政客給了些空洞的承諾。天真的作家相信導演還有機會重返舞台,但老練的導演明白那全是拖延時間的藉口,自知有生之年一定回不了舞台,於是自盡。

唯獨無知的作家最快樂。他到故事結尾才得悉原來自己一直被監視,才知道多年來他的一舉一動秘密警察都一清二楚,才知道自己家裏原來滿是監聽器,才知道自己的女人曾經背叛他,才知道他的守護天使並不是總書記夫人而是一位秘密警察。

如果當日作家知道自己一直被全天候監視,他會否活得如此輕鬆快樂?他會否有勇氣寫一篇反對政府的文章,然後投稿到敵方政權的媒體?他會否有勇氣在家裏招待朋友論政?他會否有勇氣把打字機偷藏於家裏?

只有天真的作家,滿心相信美麗的政治謊言,以為每個人都為著社會的美好而努力。人人都看得見魔鬼,人人都苦不堪言,就只有這位關心社會天資聰穎文質彬彬的劇作家沒有戴上那副見鬼的眼鏡。諷刺的,他就憑這份天真與無知,快快樂樂的生存下去。

那時候同學們(包括我)都毫不猶豫地說要戴上那副照妖鏡。但是,看得太清楚,如導演、竊聽者,都只能痛苦的殘存著。到頭來,最快樂,也是最無知的。那麼,我們還要那副眼鏡麼?

 

分享至:

迴響

  1. selina 說:

    謝謝你的影評。今天看了這電影後在網上查閱了好幾篇中文及英文影評,有一篇甚至說竊聽者是因愛上女演員才會出手相助。能說得出電影重心的評論著實寥寥無幾,這篇是中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