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匆匆

本土異鄉人──短片合集之一
製作:Information and Culture Exchange、TIWA、FADWU、關注綜援檢討聯盟、 小小鳥打工互助熱線、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女工開枝散葉種藝團婦女組、工人文學獎、居留權小學、半邊天公益、草媒行動、影行者等等|片長:110分鐘

每當我們提起外勞,就又有一批人就外傭應否得到居港權一事而吵得轟烈,形成一股排外浪潮。但是,外勞的事你又知道多少?這套短片合集則一一揭露外勞的由來及其面對的惡劣情況,這的確能加深我對他們的認識。

外勞的付出往往被忽視。例如在香港,每年的外籍家傭數目接近三十萬,她們離鄉別井漂洋過海打工,無非是想養活家人以至補給家鄉的經濟,她們的辛勤不值得被尊重嗎?

可是,她們卻受到難以忍受的待遇──大部分只能住在僱主的家裡,寄人籬下;進餐時,有不少更須先讓僱主一家吃完,才到她們的份兒,有時候更只得吃餘下的剩菜;工資低,月薪不足四千元,又沒有完善的福利制度保障;即使只是走在街上,也會被人用異樣的目光看待,明顯區分你與我的身份:本地人與異鄉人。

或許有人會說,若果他們不出國打工,那麼不就天下太平,就不會出現這些移民問題。這似乎將世界想得太簡單。本次短片合集中第一段短片「我們為何要移民」已道出全球移民是第三世界國家所面對的大勢。歸根究柢,這一切都是資本主義及其全球貿易體制造成的局面。

多數第三世界國家都會走上成為外勞輸出國的道路。由於這些國家在其歷史背景及現今的政治經濟環境之下,沒有能力發展高增值高收入的產業(如第三產業,即金融業等),使很多國家不得不負責原材料及半成品的初級產業,以及低收入或是低增值的產業( 如工廠)。農民及工人們生產後,由於他們在與跨國企業的貿易中,其議價能力有限,於是很多時他們都得不到與付出相對應的回報,只能「賤賣」其產物及服務。例如在農民方面,在二零零七年,根據菲律賓國家經濟發展署(NEDA),菲律賓農民的日均收入約1.1 美元,年均收入約406 美元,當中他們的收入有四成用於食物消費,生活緊絀的情況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加上,國家政府因為在經濟上會與跨國企業合作,以得到跨國企業的財力支援,故不敢站在農民的立場與企業談判,恐防企業會撤走資金,窒礙政府的管治,因此,這些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不能幫助國民提高國民收入。

然而,這惡劣的經濟環境會逼使國民出國打工,使他們成為外勞輸出國。當一個家庭的收入不足以應付其生活所需,如片中到台灣打工的菲律賓藉男子Boyet 和其妻子在家鄉本是個中學教師,但其薪金卻低過在台灣當個焊工,於是他決定做外勞,把所賺的工資送回家鄉,以支付家裡生活開支以及供養兒子讀書。另外,當一國的國民收入不足以維持其全球上的經濟實力,而且其國家又沒有足夠資金去發展其他產業以賺取更多薪金來支持本國經濟,在這情況下,外勞的收入在國家的角度上是十分重要的,例如零五年菲律賓的外勞收入佔其國民生產總值13.5%,代表其收入支撐全國超過一成的經濟,可見其重要性之大。

正如上述一樣,當人們無法支撐國家經濟以及應付個人的生活所需的時候,他們根本不得不選擇做外勞,逼不得已才走到異國他鄉──每當談及與外勞有關的爭議時,我們又能否易地而處設想外勞的處境,把矛頭指向制度的本身,而非這些外勞的身上呢?

唉,試問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呢?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