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善

檢討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NON-MEAN)的第二階段公眾諮詢已於二月二十九日告一段落。如無意外,如財政預算案所言,政府將於下學年(2012/2013學年)開始逐步落實改善計劃的建議。十項建議之詳情可以參考下表,大體來說,針對「如何減輕學生貸款人負擔」而作的相關建議,確能減輕學生的還款壓力,所以就算如專上學生聯會,對整個檢討的回應也僅是要求政府「取消風險利率」、「不應向信貸機構提供學生的個人資料」和「不應設入三十萬貸款上限」;對其他建議都表示支持。

借錢大軍

根據政府的數據,於2010/2011學年,共有約15,1000名修讀全日制公帑資助或自資經本地評審專上課程的學生。浩浩蕩蕩十五萬名學生大軍之中,約四成學生接受了政府的資助。四成之中,約46,000名(接近八成)學生只接受了須經入息及資產審查的助學金和貸款(GRANT-LOAN),約11,000名學生只接受了免入息審查貸款(NON-MEAN)。餘下的4,000名學生則同時接受了須經入息及資產審查的助學金和貸款以及免入息審查貸款。

如果嫌上述數字太過煩人,簡單來說,四成接受專上教育的人都要靠問政府借款或全額資助才應付得了學費。

而既然政府在財政預算案中已經赤裸裸地將教育定位為產業,那麼我們也不用客氣了,就當這是一盤生意,再說白一些好了:高等教育的消費者之中,有接近四成需要借錢才消費得起。或許這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驚訝的,畢竟我們現在的社會,正正就是靠大家都在消費一些大家消費不起的東西來維持!像樓,幾百萬一層,又有誰這麼本事,一個仙都不用向銀行借就買得起了?大家還不都一窩蜂的走去借、借完再買?

樓也還罷了,大家都相信樓既「保值」,又有「升值潛力」,借錢「投資」,只要有賺就行;一紙文憑,又是否可以用同樣的道理解釋?

貶值的沙紙

我們從小就知道:要過上好日子,需得找份好工,而要找份好工,則要讀好書。讀好書、考進大學,距離好日子也就只是一步之遙了,就算要借錢讀書,只要有回報的一日,也就很划得來了。然而,大家可有想過,一個社會可能沒有那麼多「好工作」、讓你可以過上那「好日子」?

政府近年猛推教育產業,說要令接受專上教育的人口達到六成;大學學位不夠達標,還有副學士、高級文憑等等,單計八大資助院校及其附屬機構,它們於2010/11學年,透過開辦自資課程所取得的學費已收入高達50億元,利潤回報由15.6%至23.94%不等,平均也接近20%。

負責提供文憑的大學已賺得盤滿砵滿,「投資者」的預期回報又如何?勞工及福利局最近發表了2018 年人力資源推算的初步結果,預算顯示,6 年後將出現中等學歷人力斷層,即「高中、技工、技術員及副學士」人手不足,而過剩的高學歷人士則會「向下流」,填補只需高中及技工資歷的工種——這,就意味著,千辛萬苦背上一身債之後,「高學歷人士」只會得到根本不用大學學歷的工作。

如果這是一場投資,那真是慘蝕收場。

結語

同齡青年中,只有17%大學生,這少數的身份常常讓大學生有飄飄然之感。這17%的大學生、及其他接受專上教育的學生,當中不乏家境清貧者,陷身於借錢讀書的噩夢之中,前路茫茫;政府促成的高等教育泡沫越吹越大,如果我們只在貸款計劃的細節上著墨,而不認清高等教育的本質,卻真是放錯焦點了。

——————————

減輕學生還款負擔方面的建議
一、 風險利率由1.5%降至零;實際免入息審查貸款利率由3.174%降至1.674%。
二、 標準還款期由十年延至十五年。
三、 獲批延期還款期內貸款免息,及可延長整個還款期最多兩年。
四、 由季度還款改為每月還款,並推行電子賬單及網上查詢服務。

避免學生過度借貸及加強合資格課程質素的建議
五、 統一計劃A、B及C*之貸款額為課程於學年須繳學費金額。
六、 計劃A及B下設立一個合併計算的300,000元個人總貸款限額;計劃C下設立一個額外的300,000元個人總貸款限額(兩個個人總貸款限額每年按綜合物價消費指數調整 )。
七、 撤銷計劃B的年齡上限(之前為廿五歲)。
八、 收緊計劃C下合資格申請政府貸款之課程。

打擊學生拖欠還款問題的建議
九、 向信貸資料機構提供拖欠還款者負面信貸資料。初步的構思是把較嚴重的拖欠個案的負面信貸資料提供予信貸資料機構,例如拖欠金額超過十萬元及拖欠超過一年以上而又屢追無效的貸款個案。
十、 要求年齡較大(例如30歲以上人士)而又首次借取超過一定金額(如100,000元)的貸款人,在申請時提供由信貸資料機構發出的信貸報告,在處理貸款申請時考慮有關的信貸記錄。

*計劃A -「全日制大專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為修讀公帑資助專上課程的全日制學生而設)
計劃B -「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為修讀自資經本地評審專上課程的25歲或以下全日制學生而設)
計劃C -「擴展的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為修讀兼讀課程及持續進修和專業教育課程的學生而設)

分享至: